首页 > 文化节专题 > 全程报道 > 正文

音乐与土地,嘉宾:朱哲琴(2)

2012-10-12 15:58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这个旅程是从2009年,朱哲琴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一起发起的叫“世界看见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亲善行动开始,做多元音乐的文化保护、传承和发展,还有多元手工艺的文化传承和发展。中国现在对自己文化的了解、关注不够,希望借由这样的旅程,让大家对我们的珍宝有一手的感受,而不是间接的感受。

    第二个,很重要的一点,我们强调采集的真实性,基本上尽量还原这些音乐的来源,比如音乐在劳动中唱的,在田野里面唱的,我们尽量还原到生活的场景,非常避免去到录音棚。(当然刚才看到格萨尔王,因为他的传人在拉萨,所以他是一个非常例外的例子,带到录音室去,因为他本身就住在城市里面。),原则是我们采这样音乐的同时,不要跟它的生态割裂,他们吹芦笙不是为了在台上表演,而是过节的时候,他们吹着(芦笙)穿街过巷,我们也是穿街过巷的采,但是这个给录音带来很大的难度,所以我们才有十人的专业团队保证录音质量,基本上可以还原,还包括很多例如降噪这样技术层面的工作。

    这个是田野间,这一段大家听一下。卡拉村的一群姑娘,她们唱的苗族歌曲,我要重点讲的,那是我到贵州第二天,我到了这个村子。第一天总是遇到这种情况,当地人把你拉到旅游点,然后我说我不要这样的东西,这是虚伪的东西,第二天,他们真的理解我们,我说你们真的在哪里唱的,我就在哪里录,然后真的来到田间来了这些姑娘们。苗族人唱歌是每个村子后面有一个山坡,他们没有语言求爱,求爱就是在歌里面,所以那几个姑娘开始唱。这首歌叫《稻花魂》,苗族人认为稻子有自己独立的灵魂,它成熟的时候就像17岁少女,但是她不安,她要游走,然后全村人就要给它唱歌,歌声很好听,麦子听的入迷了,就不走了,留在麦田里,今年就会丰收。是这样一个民歌的传承,我第一次听她们唱的时候,我非常的惊讶,因为她们第一句非常非常高亢,非常非常有穿透力。这一段是我今年准备出的专辑借鉴的元素,我们围绕这个创作,没有修改它,非常非常的打动人。

    侗族的老人都在他们的古楼火塘旁边,老远就可以看见一个寨子,可以知道它的兴衰,如果古楼越多,就证明经济条件越好,一般七八户人家只要有经济许可,就可以修一个古楼,一大家子游乐、迎客、交流的场所。他们习惯男男女女在古楼里面歌唱、玩耍。侗族大歌是世界闻名的,而且是非常精湛的艺术,打破了西方人原来认为中国东方人没有复调音乐的偏见。

    侗族的人,他们怎么唱歌的呢?我到侗寨观察了很长时间。人多的时候他们可以几百个人唱不同的声部,强弱转换,但是他们没有指挥,这个我觉得太奇怪了。我看了一下,大概三天以后我就明白了,你看他们唱歌的时候都是手牵手或者搭肩膀,实际上他们用身体和耳朵传递这个音乐的秘密,所以我觉得非常奇特。侗族的音乐教育是从孩子开始的,每个孩子在妈妈肚子里或者生出来,妈妈就把孩子抱到土楼跟大家跳舞唱歌,侗族孩子从三五岁就开始接触侗族音乐。

    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个地方叫贵州黄岗村,黄岗现在要开发了,在没有修很好路的情况下,我们进入黄岗,连当地文化局都说,他们到黄岗这么多年,第二次进去。这地方人非常传统,人还绑腿,妇女绑着头巾,鸟可以在头巾上安窝。我们去了以后,我们也成为他们全村人观赏的部分,他们非常奇怪,有人为了听歌远道而来。我们采集也有原则,我们给每个唱歌的人付费,而且我们给他们授权,我说我们非常欣赏你们的音乐,我们在电视里面听到的不是真正的贵州民歌,当然现在有人请原生态的人到电视台唱,但是以前我们听到的黄岗民歌不是这样的,我喜欢这样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也是传递我们对他们价值的认可和欣赏。第二个,这个是有价格的、有价值的,是被尊重的,我们在采集出发之前,联合国专家和我们法务做了专门的建议,所有的音像和声音都做了授权,最终发行也是受到许可的,就是尊重他们的权益。

    这是在一个儿童合唱团,他们几岁孩子唱的什么样,现在贵州小黄村,后来我把他们带到国家大剧院演出,那个掌声太多了。他们贵族的孩子,他们的乐感是从三岁开始,我觉得是从胎教起来的。这个小黄村其实是我去的让我非常欣慰的地方,因为当地有一个梁先生,他非常喜欢侗族的音乐,就撰写了侗族音乐的教材和文章。他有个女儿,现在成了小黄村文化局的局长,因为她对这个音乐的认知,所以实际上小黄已经把儿童音乐的教育带到了学校,每个学校都有教侗歌的课程。因为当地有真的纯正的音乐歌师,确保这些孩子得到了真的侗族音乐的真传,让我非常的欣喜。我们在拍广告片的时候,几百个,那个村一百个儿童可以唱的非常好,刚才听到的所有儿歌都是模仿大自然的动物,猫头鹰之歌,他们还有表演,学习猫头鹰叫,还有老鼠歌,劳动的歌曲。你看到这些的时候,你才知道音乐的起源多重要,因为是自然真的东西,不是思想的结果,而是自然的结果,你的环境的结果。你看黑人的音乐,很多都是这样的,也是跟生活有互动性,这样的旅程真的给我们的创作有非常深的启发。

    这是板凳芦笙,来人的时候把坐的板凳拿起来敲着欢迎人。所以他有他的打击乐,其实黑人很多打击乐都是他们手上玩儿的东西,家里玩的东西,桶等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能成为打击乐。

    这一段是苗族的情歌,苗族人每个村都有一个叫马郎坡,他们游芳就是在马郎坡,(在)寨子后面的树林里面唱情歌结交异性,是一首当地非常有名,而且非常动听的一首情歌,其实这首歌在我们新的音乐里面有所体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夏夏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