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秀场后台 > 正文

郎昆:大型综艺节目要学会呼吸

2012-10-11 15:23 作者:孟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大型综艺节目是要学会呼吸的,我们现在太饱满了,这种饱满会带来受众的厌烦。

“央视”举办了20多年的各类比赛,他们自己归类为十大艺术赛事——我们最熟知的青歌赛,以及不那么熟知的舞蹈、小品、相声、钢琴小提琴、民乐、少儿京剧、少儿戏曲、全国戏迷票友大赛。作为戏曲音乐频道的总监,基本上这些比赛郎昆都要参与,现在他就一边处理着相声大赛的细节,一边筹备2012民族器乐大赛。

对于来自各地卫视收视率攀升带给央视的压力,就连民乐比赛中也有体现。这次比赛引进了四位国家级乐团的评委,有点像“中国好声音”的四大导师。获得金奖的选手可以得到他们当场许诺进入乐团,而不是像过去,比赛完了就失业,或者只能去音乐学院当老师。这些乐团拿出的奖励很实在:艺术实践、房子、职称甚至入党……可能比不上那些“梦想的舞台”,但都是眼下能握在手心里的。上一届比赛时,这些团长还没有现场招人的权力,文化体制改革之后,权力下放。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过五年歌剧的郎昆向记者保证说:他正在策划的四个综艺节目里,会有两个轰动全国。

郎昆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可能会把音乐和综艺分得不太清楚,像唱歌比赛,大家都不会把它划分到音乐节目,而是综艺节目。

郎昆:按道理讲,都应该在综艺范畴。在发达国家,甚至电视剧和体育节目都在综艺范畴里,都叫Variety Show。它在这个Variety里面又分了Entertainment、娱乐搞笑、歌唱、竞技、体育、电视剧,是这么一个构架。在中国这些年的电视发展当中,把它稍微打开了,分成了综艺、音乐、体育、电视剧。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国电视文艺体系,跟发达国家还不太一样,有它独特的特征。

三联生活周刊:所谓独特特征主要是什么?

郎昆:中国电视文艺特征实际上是在走一个自主研发创新到外来引进这么一个过程,这也是我担忧的一个过程。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以春节联欢晚会为代表的中国电视文艺的发展,经历10多年其实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体系。尤其到了90年代初期进入到中期的时候,以“正大综艺”和“曲苑杂坛”为代表的两大综艺栏目,其实已经形成了中国电视文艺特征。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到了新世纪之后引起了轰轰烈烈的引进风,当下火爆的综艺节目全是引进的,无一例外,通通都是引进的,中国原创的文艺节目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了。你看,“综艺大观”早就没有了,“曲苑杂坛”也关掉了,这是很令人担忧的一种现象。全民进入了选秀阶段,就是给每一个平民都提供了一种可能。这是好的,但是我们也在内心一直追问,代表国家主流文化特征的、自主独创的综艺节目现在很少了。央视这十几年来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央视3频道马上要推的“综艺盛典”,它就是打造专业文艺工作者的平台。平民选秀需不需要?需要,但全是就是不对的。全国一共有10个比较重要的卫视,实际上它们都是冠以省名的国家级的电视频道,比如湖南、浙江、江苏、上海、安徽等等,这些频道最红的节目通通都是引进的。包括央视也是一样,包括“谢天谢地你来啦”,马上要推的好几档节目都是引进的。这种引进风愈演愈烈,已经刮了10年了,在中国电视人当中要引起一个深思,怎么能保持住我们的原创,而后怎么能输出中国创造和中国创意?大量的综艺节目都诞生在欧洲,流行于欧美,而后传到日韩和港台地区,最后进入中国大陆。它有非常典型的两大特征:第一就是个人主义,崇尚个人成功,不管以团体还是家庭的形式出现,他们推崇的都是平民英雄,主张个人成功;第二大特征是拜金。

三联生活周刊:刚才像你提到的“春晚”这样大型的文艺晚会,这种晚会最重要的就是以赵本山为代表的小品,还有就是中国特色的穿着大裙子的民族唱法,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节目的呢?你有印象吗?

郎昆:有印象啊,我经历了中国电视文艺发展的30年,从80年代初期开始,以春节联欢晚会为代表的中国自主创新的电视文艺形态那个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到了90年代,那个时候“综艺大观”、“曲苑杂坛”和“正大综艺”三个综艺节目平分秋色,在每个周末的五、六、日播出。但至少我们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综艺大观”和“曲苑杂坛”都是中国自主原创的。到了新千年以后陆陆续续开始了引进风,像你说的以赵本山为代表的喜剧节目,它一直没有衰落,一直处于很受欢迎的一种形态里,一直没有变。这是从80年代初期就开始了,从陈佩斯和朱时茂开始的《吃面条》、王景愚的《吃鸡》、马季的《宇宙牌香烟》、姜昆和唐杰忠的《虎口畅想》,形成了中国电视文艺的喜剧构架,这个构架至今都维持着这样的状态。

三联生活周刊:“综艺大观”的舞台还是比较朴素的,后来各种晚会的舞台不管是格局还是花费都越来越大了,这跟什么有关呢?

郎昆:“综艺大观”在当时其实并不小,只是你现在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你觉得它土了、简陋了。在90年代初期观众觉得它很炫,还能用灯管搭一个舞台的架子,还能够有背景,还能放一个电视墙。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知道了美国是这样的,英国是那样的,韩国搞演唱会是这样的,我们对节目的包装形态越来越大,反倒是节目的内核越来越小了,这是很遗憾的。比如说舞蹈,最好看的就是一两个人的舞蹈,发展到500人就是团体操了。这也是全民视听界面的改善,这不能说谁对谁错,只是时代发展到这儿,就是这样子的。

三联生活周刊:你刚才提到了内核越来越小,那么你尝试过回到内容重于形式这个形态上来吗?

郎昆:我个人觉得回不去了,只能是在现在这样一个视听界面里重新呼吁提高节目的内涵,提高节目的核心理念。你拿30年春节联欢晚会作为一个画卷就能看出来,80年代、90年代和新千年的这30年对比你就知道了,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后退。往前走,在视听界面下怎么推出它的核心,是当下电视文艺从业人员应该思考的。

三联生活周刊:这几年“春晚”大家讨论得相对比以前少了,我个人感觉它的色彩、灯光、人数都特别满,没有留白,我不知道是不是创作人员也有苦衷,不能把它做得相对静态和单纯一点?

郎昆:缺少一种魄力,或者说缺少一种掌控。其实大型综艺节目是要学会呼吸的,我们现在太饱满了,这种饱满会带来受众的厌烦。在镜头前是没有人多人少的判断的,一个人可以很饱满,1000个人一样可以很松散,镜头前是没有这种人多人少的概念的,导演要学会使用镜头,在新的视听界面下有核心价值的提升。我们现在特别害怕人少,人少的时候就会特别心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