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创新资本主义的魔法汤——斯坦福大学:硅谷的心脏(2)

2012-10-11 15:26 作者:苗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1期
如果说常春藤大学为整个美国培养精英,斯坦福就在为硅谷源源不断地输送人才。施密特说,他们寻找工程师的时候,总是从斯坦福开始,5%的Google员工是斯坦福的毕业生。

2011年10月22日,在斯坦福大学体育场进行的一场橄榄球赛

如其他精英大学一样,斯坦福也变得多元化。白种人学生变成了少数派,接近60%的本科生,和超过50%的研究生,是亚裔、黑人等少数族裔。半数本科生都能得到某种形式的资助,如果他们的家庭收入少于每年10万美元,学费免除。他们被称为“火车头孩子”,带动着整个家庭。斯坦福大学也开设远程教育,希望他们的工程、人工智能等课程能惠及更多人。轩尼诗校长说:“我们的挑战是,我们拥有的问题远比我们掌握的答案更多。我们知道远程教育会变得很重要,这是一种全新的教育形式,但我们还没有理解它应该怎么运行。”

曾经担任校长的贾斯珀先生(Gerhard Casper)认为,大学向来有两种,一种是传统的通识教育,学生们接触各种伟大的思想和理念;另一种更为功利,教育直接导向工作机会,好的学校应该让学生在头两年学习“引导性课程”,后两年学习“专业化课程”,学生最终要服务于公众,能够“多学科的解决实际问题”,不过他担心他的学生们太注重“结果”了。他说:“有很多学校的很多本科生,并不想接受教育,而只是为了得到一个好工作而掌握足够的技能。”轩尼诗校长说:“大批学生都潜藏着一个发财的梦想,哪里都一样,不光是我们这里。”

或许的确如此,但是,与别的地方不同,斯坦福的企业家文化给教师和学生们灌输了一种“淘金心态”,他们想要发明创造,要赚钱,1/4的本科生和半数以上的研究生都在学工程师专业。在哈佛,这一比例是4%和10%,在耶鲁,这一比例是5%和8%。斯坦福经常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在商业和学习间找到平衡?如何在技能与智识上找到平衡?大卫·肯尼迪,普利策奖获得者、历史学家,在斯坦福教书超过40年,他说,斯坦福的确帮助学生们在工程和商业上取得好成绩,但没有多少学生认真完成了“通识教育”。“这个地方的空气就是发明、创造、企业、传奇性的成功,这是我们每天都呼吸的空气,对于那些把大学当成一个避难所或冥想之地的人来说,这儿的空气是有毒的。”对此,贾斯珀先生并不否认,他说:“在很多大学,人文学科都觉得自己是后娘养的。”他强调:我们要求学生不只是成功,而是拥有丰盛的人生;不只是有用,而是富有创造性和责任感。

2011年2月,12位商业领袖和奥巴马总统共进晚餐,出席者包括乔布斯、扎克伯格,他们都是硅谷的企业家,唯一的例外是斯坦福大学校长轩尼诗,不过他的出现也很正常,马克·安德森说,约翰·轩尼诗是硅谷的教父。这位网景公司的创始人如今也算半个斯坦福人,他的妻子在斯坦福教书,他的岳父是斯坦福大学的一位重要捐资者。

校长轩尼诗59岁,6英尺高,语速快,声音洪亮,1977年加入斯坦福担任电子工程系的助理教授。1984年离职创办了MIPS电脑系统公司,这家公司致力于电子元件的微信息处理,1992年以3亿美元的价格售出。马克·安德森说,MIPS干的事是信息产业中最重要的五六件事中的一个。1986年轩尼诗回校任教,1996年担任工学院院长,不过他没多少时间授课,他在90年代中期观摩了杨致远创业中的“yahoo”,称之为“神奇时刻”。1998年拉里·佩奇向轩尼诗演示他们的搜索引擎,这位校长于是成为Google的股东,他在2002年加入思科董事会,2004年加入Google董事会。尽管他面临批评,却始终宣称,在这些企业的经验能帮助他成为一个更好的校长。“Google和思科公司面临的问题,与一个大学面临的问题是一样的,那就是如何保持创新的敏锐,如何保持做新事情的愿望。”斯坦福是第一个同意Google将图书馆藏书进行数字化的大学,批评者说,这是商业利益让大学做出了妥协,是轩尼诗的股东身份让他这样做的。斯坦福人文与艺术学院的德伯拉·萨兹(Debra Satz)说,校长戴上商人的领结,学校就戴上了镣铐。这样的讨论在教职员工中经常进行,2007年,《华尔街日报》一文章说,校长大人5年间挣了4300万美元,大多来自他的投资。校长大人反驳说,他在各种创业和投资行为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合伙人。

每年有3万多高中生申请斯坦福大学,最终2400人会被录取,比例是7%。“对我来说,斯坦福就是四年露营,我们有许多的顾问和咨询师,你永远不会感到迷失。”一位斯坦福毕业生这样说。斯坦福校报的主编则说:“我的建议是,尽可能去尝试新事物,发现自身的潜力,特别是那些你从来不知道自己具有的潜力。”这里的学生感觉到,周围总是乐观向上的气氛。2010年,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先生表示,纽约要复制硅谷的成功,斯坦福大学响应布隆伯格的号召,要成立斯坦福纽约分校,帮助纽约培养工程技术人才。事实上,斯坦福和北京大学合作,也有一座“北京分校”,他们想成为一所“环球大学”。不过,也有人对轩尼诗校长的热情泼冷水,他们认为,像纽约分校这样不包括人文课程的“分校”算不上一个好大学,在斯坦福,一切都是科技、工程、生物来驱动,人文学科虽然像后娘养的,可毕竟还存在。然而,人们更深的疑惑是,离开了硅谷,这所大学能复制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