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崔人予:坚持小众(3)

2012-10-10 14:12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9期
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上学只是学习和考试,音乐给我带来了感动和成长,我觉得人生丰富了,眼界也开阔了,所以就特别想和大家一起来分享。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后来又想做音乐节?

崔人予:因为其他音乐节不带我们玩,而且这个市场很大。

三联生活周刊:你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崔人予:我们涉猎的还是很全面的,做演出、出唱片、做音乐节,做的不光是一个经纪人做的事,经纪人不管出唱片这些事。我想做的是一条龙服务,刚也说过了,我还希望有一些副产品,T恤、本子还有其他的一些设计产品,能对艺人有一些金钱上的补助。前两天看到张小盒的创意品牌,它本身的漫画不赚钱,但漫画的衍生产品是很赚钱的。我们有唱片、有演出,如果再有衍生产品,对艺人来说会是一个特别好的补充。

三联生活周刊:你现在的公司如果往下再发展,愿景是什么?

崔人予:三四年之后,可能每年做60个音乐节,然后出版几百张唱片。我希望到那时,中国可以和世界同步,国外的唱片和中国可以同步发行。然后还希望做一些实体店卖一些东西,还有就是想做连锁Live House。音乐节、商店、出唱片、Live House,给一些电影和广告提供音乐。

三联生活周刊:不管你将来做什么,核心是做一个小众的,而不是大众的东西?

崔人予:是的,因为我觉得小众有真情实感,更有价值。也许未来或许喜欢的人会更多,有几千万甚至1亿人,但我觉得最基本的就是要坚持小众精神。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现在中国的文化消费市场不是累积式的,而是断层的。

崔人予:国外的市场是累积的,国内的不是。听“老鹰”的人可能已经有我这么大了,可能已经有了家庭,不听音乐了。即使他们知道了演出信息,也不会来买票。新的歌迷都是听新的乐手,这些他们更容易接受,小清新或者民谣给大家的是另外一种感觉。我去过法国,当时在他们的小镇上看Iggy Pop的演出,有上万人,全是一些上了年纪、四五十岁的人来看。在中国,可能没有这样的消费习惯让大家去坚持一些东西,整体上无论是媒体宣传还是价值观,都没有形成一个一贯的有延续性的东西,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我觉得音乐、电影和图书应该是我们正常生活的一部分,但在中国就不是这样的,在中国可能工作、家庭占据了人们几乎全部的时间和精力。大家的收入不高,生活压力也大,很多人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东西。教育也是灌输式的,它并没有教你要真正地去喜欢一些东西,我觉得造成中国文化消费断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而且中国人好像没有习惯去看现场音乐,演唱会就像一个巨型的卡拉OK,唱国语歌的那些人就是冲着唱卡拉OK去的。但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和社会接轨了,中国未来的市场会很大,在北京和上海我们经常都是连开两三场;在“愚公移山”、MAO,以前很少有爆满的情况,现在也是经常爆满了;“逃跑计划”乐队虽然只出过一张唱片,但也是连续两场爆满。像这样受欢迎的乐手越来越多,以前只有几个,现在至少有十几个。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的年轻人听音乐的方式跟你上大学那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崔人予:我那时候听的话可能真是在精神上被摇滚感动和撼动了。现在听音乐就是喜欢听谁就听谁,无所谓摇滚或是流行,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没有想更多其他的什么。我已经把这些东西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就像看电影、上网、购物一样,没有更多的精神上的意义,上学的时候听摇滚有很多意义。现在的听众可能更直接一些。因为我一直在做这个市场,我知道“五月天”2004年来北京,只有几十个人看,8年之后就会有数十万人看。包括陈绮贞,2007年我也做过她的单曲代理,杂志有她的专访,就是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但现在已经非常火了。我从这些现象里知道,这个市场会越来越大,毕竟人多,经济在发展,人们的素质在提高。

(实习生宋诗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