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崔人予:坚持小众(2)

2012-10-10 14:12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9期
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上学只是学习和考试,音乐给我带来了感动和成长,我觉得人生丰富了,眼界也开阔了,所以就特别想和大家一起来分享。

三联生活周刊:演出中经常遇到哪些问题?

崔人予:就是很多演出场地没有演出资格。“愚公移山”和“星光现场”现在可以了,以前连报批的资格都没有。其他的很多演出场地,包括MAO,成都小酒馆这些成立很久很知名的演出场所都没有报批的资格,就是说不具备国家批准的演出资格。通常这样的演出不会被查,除非有人举报。其实这个市场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但一直没有相对应的法规和政策出台。政府虽然一直说支持文化产业,但是限制还是很多的。所以我们演出就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你从一开始一直面对的是一个小众的市场,相对于大众市场,它有什么不一样?

崔人予:“苹果”开始也是小众的,记得有本书说过:小众就是未来的大众。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上学只是学习和考试,音乐给我带来了感动和成长。欧美的一些摇滚乐真的是开启了我的头脑,摇滚乐给人的真实与爱,艺术与美感,很多都让我觉得人生丰富了,眼界也开阔了,所以就特别想和大家一起来分享。我1996年在西安上大学,大学的时候把这些东西介绍给同学,他们都接受不了,一切都是慢慢来的。我们卖唱片也是,李志、Tamas Wells、Maximilian Hecker都卖到1万张,现在李志也非常火。更重要的是,还有欧美可以作为对照,中国的音乐市场和欧美相比要落后三四十年,但是追的话会很快,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未来会很广阔。

三联生活周刊:你是怎么与外国的这些乐队联系上的?

崔人予:这些歌手和乐队大多都没有经纪人,都是自己在处理自己的事情,经纪人很麻烦,费用也高。Maximilian Hecker是通过台湾一个厂牌给我介绍的,演出做完之后觉得效果很好,我就开始自己联系。现在我们做音乐节,还有很多歌迷不相信我们可以请来这些乐手,他们觉得很大腕。事实上,这些音乐人很独立,只要写信谈好条件、签好合同,他们都会来,之前的巡演基本上都没有签过合同,都是彼此信任就来了。音乐节为了报批,我们都签了合同。

三联生活周刊:看来国外很多音乐人也不是按照很正规的流程去处理这些事的?

崔人予:对。外国的乐手信任和真诚是很普遍的。

三联生活周刊:在请国外音乐人来演出的过程中会不会遇到一些麻烦?

崔人予:有。我发出的信可能有一半没有回复,回复的那些信件里大概有2/3都会来。还有一些出场费比较贵的,因为资金的限制没办法请来。我们请来的都是喜欢中国文化,想来中国看看,演出价格又比较合理的音乐人。做国外音乐人的演出还有两点原因,国外的唱片品牌都比较丰富,中国确实没有人在做唱片代理,我甚至想过把世界上所有好的唱片都代理过来,我想成为那“四大”之外的“第五大”。我想把很多像4AD这样的好唱片公司的艺人在中国代理了,这也是我的一个梦想吧,现在也在做这件事;第二就是,因为中国乐手很难合作,素质有高有低,想和大家混熟的话就要在一起吃喝玩乐,我又不喜欢混圈子。中国的乐手,聪明的,像李志这样的,就自己全干了。还有一些就是哪里给钱多就去哪儿,像谢天笑这样的。国内的乐手和中国的国民素质是一样的,我开始做的时候也是以国内为主,后来觉得这样行不通,现在就以国外为主。国内的一些不知名,但音乐很好,不想找大公司做又很需要帮助的乐手就会和我们合作。我想音乐节之后,就做一个延续品牌,还是以国外乐手为主,因为他们真的很容易谈成合作。因为在中国还没有这样一个有版权的音乐品牌,做一些和音乐、乐手相关的T恤,我觉得中国的服装市场也是很有潜力的。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Live Life——现场生活。早期就是乐队授权,接下来可以做一些中国文化的,像日本有优衣库还有无印良品,中国还没有一个有自己文化的服装品牌。现在国内的品牌很多都是有钱就可以做,事实上没有什么文化内涵的东西。

三联生活周刊:在代理国外唱片方面现在有什么成果?

崔人予:我谈过的其实不多,在这70张唱片后,我引进了很多艺人的唱片,但80%的艺人是不好卖的,造成了一部分唱片的积压。所以音乐节是一个机会,音乐节唱片会卖得很好。很多歌迷在听现场之前,不喜欢买唱片,即使你便宜10元钱他们也不会买。但演出之后,歌迷很兴奋,会喜欢去买一张唱片当作纪念或礼品,现场和音乐节会卖很多唱片,传统渠道已经卖得很少了。所以我希望把音乐节这个渠道做好之后,再引进更多的唱片。

三联生活周刊:考虑过更好的销售渠道吗?

崔人予:销售这方面主要靠巡演和音乐节。唱片店选址很重要。在北京南锣鼓巷有一家唱片店叫MF,我们的很多唱片卖50元1张,那里可以卖到80元1张,还卖得特别好。一是它的位置特别好,人流量大;二是,他们播放音乐的设备也很好,还有调音台,所以唱片卖得特别好,我们有一张唱片这家店就已经卖了1000多张。所以10月份之后我也想开一些小店,每个城市一家,它除了卖唱片也卖周边产品,还会卖门票。选址也要选在人多的地方,这个和书店一样,像“诚品”就卖得很好。当年的“光合作用”也不错,它选的位置都挺好,经营得也还不错,只不过后期经营不善,突然消失了。

三联生活周刊:你应该经常接触一些非常年轻的消费者,他们现在基本上都在听MP3,是不是对CD认知的概念都已经很差了?

崔人予:也没有。他们通过MP3,接触到某个歌手,特喜欢的话就会买唱片支持。我平时很少带巡演,去年12月份我在上海带了一次巡演。来了800人,门票收入大概就是8万元,唱片卖了1万块钱。唱片就是50元1张,大概卖了200张,有很多初中生也会来买。这几年,我觉得中国人的版权意识和品牌意识提高了,已经慢慢地建立了整体的品牌意识,开始尊重人的创造力。而且,这两年我虽然没卖像“万能青年旅店”或张玮玮的唱片,但和以前相比,唱片在中国的销量确实是在提高的。张玮玮的唱片50元1张,他做300张,很快就卖完了。如果是以前自己卖的话可能也就是一两千张。现在的情况是,国外的唱片销量一直在下降,Tamas Wells、Maximilian Hecker都不如以前卖得好了,但是像李志、“万能青年旅店”这些人的唱片销量一直在提高,周云蓬、李志这些人,他们的歌迷越来越多了,愿意买唱片的人的比例也在增加。因为毕竟人数在增多,如果其中有10%愿意买唱片的话,基数增加了,买唱片的人自然也增加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