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哆啦A梦的“负100岁”

2012-10-09 17:40 作者:陆晴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7期
在哆啦A梦所在的那个奇妙的四次元世界,现在距离它从22世纪的流水线上走下来还要100年。而在我们的世界,这只来自未来的猫型机器人已经陪伴孩子们40多年,藤子·F.不二雄直到临终前仍然不打算将《哆啦A梦》系列完结,在他的设想中,哆啦A梦不会离开大雄,也不会离开我们。

 

动画电影《哆啦A梦大雄与绿巨人传》剧照

1995年公映的“哆啦A梦”电影《2112年哆啦A梦的诞生》解释了这只来自未来的好心肠的蓝色猫形机器人怎样从22世纪穿越到了20世纪。2112年9月3日,东京松芝机械工厂批量生产了一批用于照顾小孩的猫形机器人1293号,它们的身高体重胸围功率和遇见老鼠时的逃跑速度都是数字129.3——据说这个数字是“哆啦A梦”系列故事连载开始时日本小学四年级学生的平均身高。

2112年9月3日这天,时空巡逻队正在追逐一名罪犯,穿过时空隧道时打掉了正在被生产即将出厂的哆啦A梦的一颗螺丝,这让哆啦A梦具有了与其他猫形机器人不同的性格。在机器人养成学校,哆啦A梦在当初与它一起出厂的机器人当中是个后进分子,它性格古怪,并且貌似存在智能,被当做不合格的机器人转入了放牛班,在那里它的成绩依然很糟糕。结业后哆啦A梦去参加电视台的非全新机器人的领养节目,被误按了“OK键”的婴儿野比世修选中,成为世修的保姆机器人。哆啦A梦和野比世修的感情亲密无间,它看到野比世修家境不好的原因是他的高祖父野比大雄软弱无力没出息,于是受主人之托,哆啦A梦乘坐时光机从22世纪返回了20世纪70年代的日本,前来改变大雄的悲剧人生,从此无怨无悔,开始了后面我们熟悉的故事。

哆啦A梦住在一个典型日式风格的街道中,它的主人和最好的朋友大雄是个架着眼镜的小学四年级男孩,成绩差又性格软弱,被同学欺负被老师和家长骂,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最典型的“衰人”,出门被水溅,走路不长眼,运动神经欠发达。但他仍然被孩子们羡慕不已,只因为他有哆啦A梦,陪着他写作业打棒球,保护他不受欺负,甚至帮他追求女同学。每个孩子都想拥有哆啦A梦这样的朋友,能向它寻求任何帮助,还能跟着它翱翔天际,探访未知的世界,在《哆啦A梦》中,这些梦想都被一一实现。

自《哆啦A梦》1969年诞生以来,其作为日本国民漫画偶像的地位就无人能够动摇,在40多年的时间里,哆啦A梦超越时空界限,生活在两代人所共有的如孩童般的梦想里。人们太喜欢哆啦A梦,实际上,它的蓝色身影和灿烂笑容在我们生活的空间里无处不在,与它相关的出版物和商品无数,“诞生前100年的生日”也自然成为庆祝的理由,哆啦A梦诞生前百年展在多个城市举办,而在2012年9月3日它负100岁生日当天,川崎市政府在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为哆啦A梦发放了特别居民户籍证书,它正式注册成为川崎市的特别市民。

《哆啦A梦》展现的是日本中产阶级的生活和梦想,在作品诞生前的20世纪60年代,日本用7年时间实现了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经济年均增速10%。那时90%以上的国民认为自身经济和社会地位处于中间阶层,不仅相信自己的生活还不错,而且心中充满希望,觉得未来一定更美好。他们有着惊人的忍耐和镇定,经常自愿加班到深夜,据说周末开车外出郊游时在路上从中午一直堵到晚上也全无抱怨。日本艺术家村上隆曾说,哆啦A梦将日本的“愿望、满足、需求”之心性明确地表示与分析出来,也展现了代表着70年代的特色,“那个年代的日本由于电子技术的发达,预测利用机械来解决问题,这也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象征”。

野比大雄一家也是这一庞大的中产阶级群体中的一员,父亲是公文包不离手的上班族,母亲是全职主妇,一家人租住在东京郊区,经济不算宽裕,常常为房租和物价苦恼,庸庸碌碌心里却怀揣着上东京的小梦想。当时的大部分日本小学生也和野比大雄一样,家庭条件一般,各方面资质平庸,羡慕能买新玩具的同学,零花钱少到不得不经常去漫画店蹭新书看。藤子·F.不二雄在交不出稿的苦思冥想之际,每天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屋里的抽屉上,终于在截稿前幻想出了一个从抽屉里出来的万能机器人,能帮助这样一个孩子获得物质和精神上的满足。他自己也说过,哆啦A梦登场的街道和空地,以及人际关系,全部都是孩子们自身的体验,而他所描绘的漫画人物,既有他自己的影子,也有读者的。

《哆啦A梦》系列动画片90年代初被引进中国内地,第一批观众正好是现在25岁到35岁的这些人,他们在自己的童年时期也或多或少地经历着野比大雄的童年,理解那种孩子对物质的渴望和需求,幻想与无所不能的英雄同在,无限向往未来,于是这些人最先成为哆啦A梦的“粉丝”。随着之后原著漫画的热销和不断推出的电影和产品,更年轻的人对哆啦A梦的热情也始终不减,在2012年新浪微博关于卡通形象支持率的调查中,哆啦A梦占到了遥遥领先的41%。

为什么哆啦A梦在今天仍被喜爱?在2002年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的25位最能代表亚洲形象的“亚洲英雄”中,哆啦A梦是唯一的非人类,在它的上榜评语中写道,哆啦A梦也许是日本最受欢迎的出口商品,它无尽的乐观态度鼓舞着整个亚洲,“它把就算现在失落也一定能幸福的信息传递给全亚洲”。“孤独星球”的全球旅行编辑唐纳德把哆啦A梦的价值观和旅行的感受相提并论,说哆啦A梦代表的是天真和想象的完美结合,让人时常找回孩子般的心,认为没什么是不能实现的,而这是他只有在旅行时才有的感觉。

位于日本川崎市多摩区的“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于2011年9月22日开馆

哆啦A梦的原形就是藤子·F.不二家门口一只系着铃铛的野猫,和其他被熟知的来自日本的卡通人物不同,哆啦A梦结合了梦想实现者的神通广大和普通人的性格特点,它神奇的四次元口袋让它似乎无所不能,其实它又是只俗猫,贪吃、爱偷懒、会撒谎、偶尔胆小甚至好色——它帮助大雄偷窥心上人静香洗澡共计13次,甚至它在机器人学校里的处境也和大雄是一样的。但是它心地善良,待人真诚,乐观而重情义,遇到挫折永不言弃。它还是一只有原则的机器猫,尽管它能提供1900种超越时空的高科技道具,但对大雄却始终坚持不能过于依赖和不当使用未来科技的原则,鼓励他自己勇敢面对失败和挫折。

哆啦A梦在输出日本文化的同时,其相互扶持、不惧困难和尊重生命这些世界观也在对孩子们产生潜移默化的持续影响。从1980年开始,在日本每年都会发行一部“哆啦A梦”电影,至今已有32部,哆啦A梦与朋友的冒险故事也因此一直延续,它所在的那个奇妙的四次元世界让孩子们始终保有对未来世界的好奇。虽然我们无法阻止自己童年的终结,哆啦A梦却可能帮助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以另一种方式实现着童年的延续,《哆啦A梦》的漫画连载至今,虽然藤子·F.不二雄曾创作过一个貌似结局的故事,但直到临终前,他仍然不打算将“哆啦A梦”系列完结,在他的设想中,哆啦A梦不会离开大雄,也不会离开我们。

许多漫画迷和漫画作者却兴致勃勃地为哆啦A梦自创大结局,它离开或是不离开都会让人忍不住伤感,一个流行的版本是:哆啦A梦的电池耗尽进入沉睡状态,而重换电池会将它的记忆清除,为了留住哆啦A梦的记忆,大雄努力学习成为一名科学家,在若干年后,大雄终于研制出了既能保存哆啦A梦的记忆又能让它重新运转的方法,大雄紧张地按下按钮,沉睡多年的哆啦A梦醒过来,对大雄说的第一句话是:“大雄,作业做完了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