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糯康团伙庭审侧记

2012-10-09 15:38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其实,昔日的大毒枭糯康也很怕死,庭审前他就向自己的律师详细询问过所面临的量刑。

9月20日,主犯糯康在接受庭审

湄公河惨案的特殊性,从法庭内的布置就可见一斑。据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人士介绍,为了迎接对糯康的审判,单是中心审判大厅的重新布置就耗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不仅新安装了两个高清摄像头和两块大屏幕,还在隔壁专门布置了一间同声传译室,为6个被告席配备了同声传译系统,并且在现场设立了翻译坐席,分别聘请了泰语、傣语、拉祜语和老挝语翻译。当庭审用中文进行时,被告戴着耳麦从同传系统里收听,在他们回答问题后,现场的翻译则当即翻成中文。

除了公诉人和辩护人坐席外,还在公诉人一侧专门设立了一个区域,为被害人、原告代理人和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设置了18个坐席。这中间坐了16位律师和两位特殊的人物,一个是“4·2案”的受害人——“渝西3号”的船长冉曙光,另一个是“10·5”案的受害家属代表——死者何熙行的弟弟何熙伦。据公诉人员介绍,这在过往的庭审历史中也很罕见,庭审过程中,他们也可以向被告人和证人发问。

9月20日早上8点半,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搭载糯康等被告的警车,在两辆全副武装的防爆装甲车引领下,快速驶入法院。中心法庭一共有380个旁听席,除了邀请受害者家属、公检法部门代表和媒体记者外,还邀请了涉案各国的领事人员。经过三层严格的安检,上交所有电子产品和随身物品后方可进入法庭。

9点半,庭审正式开始。糯康亮相,他穿一件浅色的运动衫,神情很轻松,甚至面带一丝微笑。也许是刮了胡子的原因,看上去比今年5月份向中国移交的时候还要白胖了一些。据专案组成员介绍,糯康在看守所里曾表示,现在的吃穿要比被捕前东躲西藏的时候好了很多。糯康一直吸毒,而且毒瘾很大,但奇怪的是,在过去的4个多月里却一次毒瘾也没发作。

二号人物桑康,是6名被告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今年已经61岁。他走起路来摇头晃脑,神情中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略带傲慢。据专案组人员介绍,6名被告中,桑康的文化水平最高,也是审讯中最难攻克的一位,一直拒不交代自己的罪行。三号人物依莱,两鬓已经斑白,说起话来语速很慢,据说他的佛学造诣很高,还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相比这三位团伙领导,扎西卡、扎波和扎拖波则木讷得多,茫然的眼神,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势。

法庭调查一开始,糯康就矢口否认了自己的所有罪行。针对公诉人和辩护人的发问,一口咬定对去年的“4·2”案和“10·5”案事前都不知情,都是手下人自己决定去干的。他的理由是:“我一般在寨子里,他们几个在水上具体做事,2009年以来就开始不听我的命令。”他淡定地说,去年的湄公河惨案,是在案发后的10月7日、8日才从电视里看到,“第一反应还以为是泰国人干的”。

糯康的表现并没有出乎专案组成员所料:“从一开始审讯,他的供述就反复无常,有时候还通过装病、尿裤子等小手段来耍赖。”虽然旁听席上一阵小小的骚动,不过,公诉人似乎胸有成竹。果然,此后对其他5名被告的法庭调查显示,他们全部指向糯康,指其参与并指挥了湄公河惨案的策划和实施。第二天进入举证质证阶段后,糯康的态度又来了个大转弯,他没有继续为自己做无罪开脱,反而很顺利地就承认了所有指控的罪行,对每一组证据都没有提出异议。

相比糯康的狡猾,扎西卡、扎波和扎拖波三个马仔则表现的老实得多。这三个人都没上过一天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确认讯问笔录的时候只能按手印。其中,扎西卡和扎波除了参与“10·5”案外,还参与了“4·2”案对中国船员的绑架和看押,不过,追溯起这些案件,他们表述时间的方式不是几月几日,而是“河水还不大的时候”、“谷子快要熟的时候”。或许对他们来说,日子就是以这些基本的生活经验展开的,与其说他们是穷凶极恶的犯罪团伙成员,还不如说是糯康手下愚昧的仆人。尤其是扎拖波,他是集团中拉祜族首领波涛罕恩的手下,平日里主要的工作就是为波涛罕恩养猪和盖房子,更像是个家仆。专案组成员介绍,三人被捕后,交代得相当顺利,扎西卡被捕当天就一五一十地全说了,说完还一脸疑惑地问审讯人员:“我可以回家了吗?”

35岁的扎波,黑、瘦、矮小,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得多。审讯时候一直不敢抬头目视前方,法官让他站起来比画一下当天开枪时的姿势,也是低着头不敢看人,很难想象他就是那天将AK-47的枪口对准中国船员的人。辩护人问他可否愿意当庭向受害者家属道歉,他却双手合十说道:“我没有能力赔偿他们,只能为他们祈祷、祝福。”

这三个人都吸毒,都来自缅甸的大其力,自报的身份地址显示他们都是寨子里的农民,但缅甸的户籍管理相当松散,官方甚至都未能核实他们的真实身份。他们参加此次行动的报酬,不过是区区1万泰铢和5颗亚麻毒品。回想起去年到缅甸大其力采访时的情景,破破烂烂的村寨埋在原始森林里,房屋大部分还是草棚子,连柏油马路都很少见。基本看不到像样的学校、医院,更别说成熟的社会管理系统了。枪支泛滥,毒品横行,杀手价格极其低廉,平时的治安一般由民兵维持,警察腐败已是公开的秘密,作了案抓起来关几天就放回家,估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最终会站在审判席上接受法律的惩罚。

接受中国审判的6名被告人,并非湄公河惨案的全部参与者。除了一些下层马仔之外,还有两个核心人物值得关注。一个是仍然在逃的泰国人弄罗,是他促成了与泰国军人的勾结;另一个则是具体负责当天行动的翁蔑,此人虽然已经向缅甸军方投降自首,但却未能移交给中方。如果他不能得到应有的惩罚,是否会成为下一个糯康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