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迷惘青春:出租屋命案的疑问

2012-10-08 16:32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0期
从火车站偶遇到出租屋借宿,旋楚琦与杨金元的人生拐点,并没有第三方见证。杨金元死亡当晚,出租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物证无法还原的情节,只剩下旋楚琦的口供。正当防卫还是故意杀人?一审判决的定罪量刑,并不能解答所有疑问。

插图老牛

杨金元之死

广州火车站常年熙攘的人群里,总有些固定的身影,他们用手推车帮人拉行李、拉货或者帮忙带人上火车,以此为业,挣个糊口钱。57岁的杨金元就是这样的散工,他从湖北随州老家来广州已经五六年了,一直在做这行,几乎每天都出现在火车站广场。

杨金元在广州的住处,搬来搬去都还是出租屋。2011年6月1日,他的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也是一间出租屋,位于越秀区向阳大街一栋城中村居民楼的五楼。这屋子是杨金元2010年底租下的,房屋中介李东莲记得,当时来租房的有两个人,自称是舅舅和外甥,年纪大的就是杨金元。这栋楼是蔡先生叔叔的物业,因为叔叔全家已经移民美国,就交由蔡先生放租和管理。蔡先生也记得,最后签合同用的是年轻人的身份证,两个人一次交了6个月的租金。

这屋子杨金元的妻子也住过。2011年元宵节(2月17日)杨金元回老家住了十几天,回广州之后没几天,妻子也跟了过来,不过只住了十几天又回去了。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十来天里,除了给丈夫洗被子洗衣服,还跟丈夫一起去火车站拉过活。杨金元娶妻生子早,孩子们已经长大,像他一样离家在外打工,自食其力。只有妻子驻守在随州老家,管着地里的农活和家里的杂事,偶尔才会过来广州一次,替他洗刷拾掇。

从2011年5月29日开始,连着4天,杨金元都没有在火车站广场出现,或许有人注意到了,不过没有谁在意,没有谁跟他关系好得非得找到他。最后发现他的,是负责放租和管理的蔡先生。2011年6月1日20点多钟,他接到矿泉街房管的电话,说五楼的屋子里有臭味,就立刻赶了过来。打电话的房管是他的堂兄,在旁边的那栋楼修水龙头,突然闻到对面房子的恶臭,就赶紧给堂弟打电话。这些“握手楼”彼此紧邻,气味飘散很容易定位,就是杨金元租的那间房。蔡先生赶到的时候,房门锁着,房里亮着灯。他没有钥匙,就用一根棍子打开房门上面的采光窗,从气窗空隙里看进去,发现房里面比较乱,床上躺着一个人,浓重的尸臭味道从气窗里蹿了出来。

警察赶到,找开锁匠才打开了两道房门,外面的铁栅防盗门和里面的木门,两道门和门锁都“未见异常”。这是个一厨一卫一阳台的小房间,房间里除了电视柜、茶几,就只剩靠南墙的一张大床。杨金元全身赤裸,有多处伤口,呈仰卧状躺在床上,腹部盖有一条黑色短裤,双脚卷曲,头部紧靠南墙,身上爬满蛆虫……房间里血迹斑斑,门口、地面、墙壁和床上各处都有。警察发现了残缺的血掌印、足印,和沾血的衣物。在厕所蹲便池上的一个塑料水桶里,还发现了一把沾血单刃尖刀,刀刃长约20.50厘米,刀柄长约12厘米。

大楼里四层的一名租户提供了一点信息,他说记得前几天晚上,不知道是楼上还是楼下,发生过男女争吵,还听见一个女人的啼哭声跟摔东西的声音。最有价值的信息来自街区一家私人诊所,医生李五根说,2011年5月28日22时30分,他接诊过一名有刀伤的年轻女性。他记得,女孩当晚是被一位六旬老人扶进来的,女孩很面生,“印象中从未见过”,老人看着眼熟,应该是附近的居民,老人扶她进来之后就自己走了。

女孩的左腿小腿位置被钝器致伤,伤口长约6~7厘米,深约1.5厘米,正在流血。李五根给她进行了一系列治疗处理,清洗伤口、缝了9针、打吊针和吃消炎药。打吊针的时候,女孩提出要洗头,护士就扶着她去了对面的发廊,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才回来。5月29日凌晨30分左右打完吊针,李五根亲自扶着女孩离开,送到对面巷子的一栋楼上,女孩不让他送进门,他就走了。那栋楼刚好就是杨金元住的楼。女孩在诊所的处方笺上留下的信息,只有名字和年龄:旋楚琦,18岁。

被告旋楚琦

处方笺上的信息是真的。1993年2月底出生的旋楚琦,当时18岁生日刚过3个月。她是广东惠州龙门县人,家中还有两个弟妹。她初二辍学,在老家做了几个月散工,就到广州的美容院打工,算起来已经两年。父母说她懂事,每月收入才1000元,还经常寄钱回来。

回想起来,李五根也觉得女孩有些奇怪:“当晚诊所收了她258元,第二天打破伤风针又收她30元,收钱时发现她给的两张100元的钱上都沾有血迹,第二天给的30元全都是零散的一元纸币和一元硬币。”“问她是怎么伤的,她说是在家切菜时割伤的,问她住在什么地方,她讲不出来,也不知道诊所附近这一带地方叫什么名称。”“她对诊所周围的环境、街道都不熟悉,当晚送她回对面住处时她还指错地方。”“问她是哪里人,她自称是惠州博罗人。”

警方2011年6月10日在龙门找到了旋楚琦。此时,她刚刚完成了一趟厦门之旅。她乘坐5月29日19点13分的火车,从广州到了厦门。5月29日早上9点,她去诊所换药打针复诊的时候,拿出这张车票给李五根看过,问医生去广州东站怎么走。打完针后,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坐地铁去了火车东站。到达厦门是5月30日上午9点左右,来接她的是一个男网友。旋楚琦暂住在网友的出租屋里,请他帮忙买了从厦门回惠州的火车票,6月6日下午坐火车回到惠州,然后换汽车回了龙门老家。

厦门之旅是旋楚琦跟这个网友早就约好的,原本定的是5月28日就坐火车过去,此前3天,5月25日旋楚琦已经辞掉了美容院的工作。5月28日旋楚琦没有走成,原因是她到火车站的时间太晚,赶不上当天的火车,只好买了第二天的车票。这一天的时间差,刚好成为旋楚琦和杨金元相遇、并一起回到杨金元家的契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