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审判糯康:湄公河惨案全程还原

2012-10-08 14:10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0期
9月20~21日,“10·5”湄公河惨案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一审公开审理。去年案发后不久,我们曾赶赴现场调查,分别走访了案发地泰国清盛、糯康的老家缅甸大其力和富有争议的老挝金木棉集团。在过去的一年里,虽然泰国9名不法军人归案、糯康被捕并移送中国,但一系列谜团仍旧困扰着我们。现在,终于可以一一解开,湄公河惨案的全程得以还原。

预谋,勾结与分工

2011年9月27日,依莱接到了糯康打来的电话,让他去一趟散布岛。9月下旬的湄公河,大水渐渐退去,来往的货船比夏天稀疏了些,又到了谷子成熟的季节。今年55岁的依莱个子不高,长得很敦实,以前在金三角大毒枭坤沙手下干过,2009年加入糯康团伙后,主要负责运输毒品、管理船只,以及在湄公河沿岸布置眼线搜集情报。他平时一般住在湄塞,一个与糯康的老家缅甸大其力仅一河之隔的泰国边境小城,因此对泰国一侧的湄公河水域很熟悉,只有“老大”糯康招呼时才去散布岛。

散布岛位于湄公河缅甸一侧,由金三角向北30公里左右,岛上的树林里有十几个草棚子,这就是糯康团伙的大本营。5天前的那个下午,这里刚刚发生了两场激烈的交火,对方是老挝军警和缅甸军警,但拉着他们前来攻击大本营的,却是一艘名为“载鑫号”的中国商船,上面还挂着中国国旗。

据当时的“载鑫号”船长罗建春事后回忆,当天16点,当他们刚驶过散布岛时,远远看到前面江面上炸起了水花,以为是老挝渔民在炸鱼,没在意继续前行。突然,3艘长尾快艇从老挝一侧开来,上面站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人,示意“载鑫号”掉头。4个拿着冲锋枪和1个扛着火箭弹的人登船,押着船开向散布岛,快艇则行驶在“载鑫号”的右侧以躲避岛上的火力攻击。零星的枪战持续了大概1小时,来来回回跑了3趟,没分出胜负,船上的人跳上快艇就开走了,“载鑫号”被放行。可是,傍晚时分,“载鑫号”刚刚停靠缅甸万崩码头,岸上又开来一辆大卡车,载着30多名全副武装的人员。他们没有解释,直接登船,命令罗建春驾船回到刚刚交火的地方。又是一阵激烈的交火,22点多,他们还登上了散布岛搜查,发现草棚子里没有人,只有散落在地上的火箭弹和大量子弹。当时的罗建春并不清楚,实际上强行登船的这两拨人是老挝和缅甸的军警,他们去清剿的,正是糯康团伙大本营。

泰国北部边境线上的缉毒检查站一般由军队负责,主要封堵从缅甸来的走私毒品

这次清剿给糯康团伙造成了不小的打击,由于缅甸一侧的医疗条件差,几个受伤的手下不得不送去泰国清盛的医院救治。这一天,依莱赶到散布岛的时候,桑康也已经到了。糯康很生气,他说中国商船不仅不交保护费,还拉军队来攻打他们。他让依莱先安排眼线盯着一艘“中国油船”(即“玉兴8号”),因为他怀疑这艘船有可能运输毒品。

这次的计划并不像以前的劫船劫财那么简单,这次糯康想做一个更大的局。他让依莱问问弄罗能否联系一下泰国军人,看他们愿不愿意帮忙。如果愿意,就把6月份翁蔑刚刚抢来的100万粒毒品放到被劫持的中国商船上,让泰国军人来缉毒,造成双方交火的假象。当然,买卖也不是白做的,泰国军人要回报两点:一是在清盛划出一块地方来作为糯康团伙进出泰国的码头,二是给团伙提供些武器弹药。这样,泰国军人既能立功受奖,升官晋爵,糯康团伙又能找到靠山,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运输毒品自由进出泰国,这对于一个毒枭来说当然物超所值。此外,还可以借此报复中国船员,警示其他中国商船,可谓一剑三雕。

今年61岁的桑康是团伙中年龄最大、资历最老的一位,早年也是坤沙的部下,并且地位比糯康还要高许多。他做到坤沙部队副营级军官的时候,糯康还只是个负责征兵的小角色。2008年,已经退出江湖多年的桑康加入了糯康团伙,虽然身为“老大”,但糯康对这位元老级人物很是敬重,让他负责团伙的人员管理、后勤工作和军事训练,大大小小的决策也都会征求桑康的意见。这么大的行动,自然少不了他的参谋。这次,糯康想让桑康来选定中国商船的停靠地点,但桑康借口自己对湄公河下游情况不熟悉推脱了。“还是让依莱去吧,他对那边更熟悉。”他向糯康建议。糯康同意了,把这个任务也交给了依莱,并且嘱咐依莱:“最好选择在泰国和老挝交界的泰国一侧水域,这样便于岸上的泰国军人登船。”

由于劫船是团伙的家常便饭,糯康没有急着对具体怎么劫持船只做出特别的安排。对于这次行动来说,关键的环节在于取得泰国军人的支持。

依莱迅速行动起来。10月3日,在泰国的一间咖啡馆里,弄罗带着依莱与泰国军人碰面。由于依莱平日说傣语,他说自己不懂泰语,不知道弄罗和他们具体谈了什么。但谈判显然很顺利,40分钟后,弄罗告诉依莱:“搞定了,他们愿意帮忙。”弄罗又马上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糯康。

弄罗,泰国人,50多岁,胖胖的脸,留一撮小胡子。弄罗与泰国军人和黑社会都保持着密切联系,加入糯康团伙后主要负责打点对外关系,江湖人称“阿叔”,在“金三角”一代有些名气,充当糯康的对外联络人。只是,案发后“老江湖”弄罗感觉形势不妙,很快就消失了,虽然泰国发出了通缉令,但直到现在也没有落网。

当天和弄罗一起谈判的就是来自泰国帕莽军营的军人。他们是泰国最老牌的缉毒部队,主要负责泰国北部的边境安全和缉毒工作。泰国的禁毒组织系统相当复杂,涉及警察、水警、缉毒警、部队等多支力量,相互之间也在暗暗较劲,缴获毒品的数量将直接关系到下层军官的升迁。显然,他们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取得了泰国方面的支持,糯康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10月4日,湄公河沿岸的眼线上报消息,“中国油船”第二天上午到,糯康马上告诉桑康,让他通知翁蔑准备第二天行动。

翁蔑,缅甸人,40多岁,是糯康手下的一员得力干将,平时主要负责带人在湄公河上劫船、收保护费,是糯康集团的行动队长。翁蔑心狠手辣,犯罪智商很高,平时一般由二号人物桑康直接指挥。但这次事关重大,所以当天晚上,糯康又亲自把翁蔑叫到自己的草棚里当面布置。他特意嘱咐翁蔑:“先劫船,把船员控制住,再放毒,最后杀人。为了保险起见,不要在散布岛附近劫船,向上游走远一点。” 

2012年5月10日,在老挝万象机场,中方警务人员将糯康押解上机

这一天,泰国军人给驻扎在清盛湄公河畔的水上部队打了电话,告诉他们第二天将有一艘运输毒品的中国商船到达,做好行动准备。也是在这一天,依莱带着两个人在湄公河边进行了踩点。从泰国的金三角大佛继续往下游两三公里处,岸边有一棵鸡素果树,成为依莱最后选定的停船地点,这很符合糯康的要求——“远离码头、人口稀少、方便停船、利于作案。”

回想去年现场采访的情景,对这棵鸡素果树仍然印象深刻。湄公河金三角水域,老挝一侧都是密林,泰国一侧则遍布矮草,建筑物很少,孤零零的一棵小树在空旷的岸边格外显眼。更重要的是,湄公河流到这里,拐了一个弧度很小的弯,形成了一段小小的视觉盲区,前面距离金三角旅游码头还有两三公里,后面距清盛码头也要四五公里,岸上就是清盛至湄塞的公路,便于泰国军人抵达接应。

10月4日中午,装了7车水果和4车大蒜的“华平号”从西双版纳的关累码头起航了。前一天装完船已经夜里1点多,本想第二天早晨跟另两艘船一起走,但船上的轮机长邱家海中午才赶到码头。船长黄勇给妻子徐芳打电话说要走了,徐芳还嘱咐他,把钱和身份证都放到保险柜里。因为中途要加油,黄勇带了七八千元块人民币和20万泰铢,以备不时之需。出了边境手机就没了信号,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第二天早上9点钟他就能给妻子打电话报平安了。“玉兴8号”是从缅甸的梭累码头起航的,目的地也是下游的泰国清盛码头,只是两艘船上的13名船员,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踏上了不归的航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