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节专题 > 全程报道 > 正文

将要来到的艺术将如何被引领,嘉宾:陆兴华/汪建伟/赵千帆

2012-09-29 16:17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本雅明说过,当今处在复制的时代,艺术品处的位置不一样,艺术作品要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格局去设想共同体。你说的共同体应该不是交流的意思。这种共同完全是新的格局。在技术上可复制的时候,艺术品的位置已经发生漂移,复制品不可能让它呆在原地,艺术品跟大众的关系也改变了,跟最初那种沉思式的,个体面对一个本真性的作品的关系完全不一样,这点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这种遭遇和康德时代的遭遇不一样。

赵千帆

讲座现场(右一:赵千帆,右二:陆兴华,右三:汪建伟)

主持人:非常感谢大家今天来参加三联生活周刊和尤伦斯文化艺术节,这是第六场论坛,题目是将要到来的艺术交流和艺术的引领,给大家介绍一下三位嘉宾:汪建伟老师是著名的艺术家,陆兴华同济大学哲学系的副教授,他的同事赵千帆,大家如果看微博的话对几位是非常熟悉的。今天主要是三位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时间一个小时,剩下半个小时给大家提问。

陆兴华:这个题目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将要到来的艺术,另一个是引领。我解释一下这个将要到来的艺术。当代艺术界有一个很麻烦的事情,讨论手头的工作和讨论艺术,是经常混在一起。为什么两个要分开呢?这个事情要点出来,当代艺术或者在当代社会里面做艺术这个事情它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事情,我要从哲学和社会学两个层面讲一下。

 社学会方面是卢曼的看法,哲学方面,是法国的巴迪欧的看法。他们两个看法是一致的,一个当代主体如果有命运,在这个全球体系之下?在这个社会里面,必须进入主体命运的管道。卢曼和巴迪欧都认为有四个管道,一个是政治,如果你去抗议可能会被关起来,你成就了一个命运;比如爱情,如果女同学私奔或结婚了,或者一个男孩子结婚了,或跟老婆吵架把被赶出来,一拎包离开这个家,你就有命运了,爱情是一个通道。

我的学生很多是学工科的,我跟他们说,平时你们是做技术,全是技术训练,但是有一天你跟导师,跟周围的同事有重大的冲突,闹翻,这时候才冒出来科学。剩下的就是艺术。如果你搞艺术,毕业了,要做艺术,却要交房租,几个月下来,就走投无路,父母说你还搞,再搞对你不客气,这个时候你就有命运了。好像说一个当代主体要很当真的投入到命运里面去,你必须有这么几个基本的管道。 

我举几个著名的艺术家作为例子。比如在上海听到这样的说法,王光义非常喜欢赵本山的《乡村爱情》。著名艺术家喜欢看乡村爱情,是不是不好呢?我觉得很好。我觉得王光义看这个,表示他做了很多的艺术,卖了很多钱,他还不满意,他还有另外的东西没做。我们必须去知道对他更重要的任务,是什么艺术,肯定是没有上手这一重要事业,所以他才在那里看乡村爱情。比如杨福东,听说他在看《甄嬛传》,道理也差不多。

将要到来的艺术不在你们手上,不在王光义手里面,甚至也不在美术学院的手里面,也不在著名艺术家手里。将要到来的艺术,让王光义也觉得很来劲的,包括要做工程师的学生,也很来劲的,这样的艺术,将要到来。

然后讲一下“引领“,这不是说我知道怎么引领,我把引领这个话题抛给了大家。举一个例子,哲学家朗西埃最近写到,伦敦的弗里兹艺术博览会,这么一个庸俗不堪的地方,到底有没有艺术在发生。他认为有。而且,他认为,也许只有那样的地方,才会有艺术发生了:很热闹,什么买卖都有,很多人莫名其妙就过来打酱油,你们搞当代艺术,我却到这边打酱油,一百个人来打酱油,还没发生什么,但第101个打酱油的人的到来,却突然像油锅一样炸开了,触发了艺术。

在我们当代艺术这个生态里,很多东西一汇聚,没有几个有名有权有钱的艺术家带领我们,艺术也将发生。这个引领具体是怎么发生的,我不知道,我们今天下午讨论后,希望大家会有自己的看法。这是我当时跟舒老师讨论题目的时候想到的内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孙娜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