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节专题 > 全程报道 > 正文

用西式唱法唱中国歌,嘉宾:范竞马/欧阳江河

2012-09-29 15:42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德国有Lieder,在意大利有被称为Belcanto的美声唱法,而中国在这之前只有所谓民族唱法。范竞马先生在唱遍歌剧、艺术歌曲、民歌、流行歌曲、音乐剧,唱遍世界上所有这些歌唱样式后,又回到演唱中国自己各种不同类型的歌曲。按照传统的理解,所有这些中国歌曲,应该怎么唱,似乎已经被歌曲本身预先设定好了。中国歌曲究竟该怎么唱,可以怎么唱,范竞马在最近六七年来的艺术实践中,打破了原先的古板划界。

范竞马对谈

范竞马与欧阳江河对谈

主持人:我们现在开始,听到音乐就是范竞马先生准备的,我们知道歌唱家范竞马和诗人欧阳江河经常有聚会,今天也是大规模的聚会,现在开始吧。 

欧阳江河:欢迎大家和我们一起谈谈中国的艺术歌曲,范竞马先生把它命名为“雅歌”。我们大家都知道,在德国有Lieder,在意大利有被称为Belcanto的美声唱法,而中国在这之前只有所谓民族唱法。范竞马先生唱过歌剧,唱过艺术歌曲,唱过民歌,也唱过流行歌曲、音乐剧,他几乎把世界上所有的音乐样式都唱遍了,那么他现在要回到演唱我们中国自己的各种不同类型的歌曲。按照我们传统的理解,好像怎么唱是预先被歌曲设定好的,有着声学上的假定性,范竞马先生在最近几年的艺术实践中,他是打破这个划界,采用跨界的方法把这些歌曲统一在他自己认为应该如何演唱的领域里面,并且取得了开创性的成功。今天,我们一方面要探讨他所提出的中国雅歌的现状、来龙去脉以及历史根源、美学根底,还包括声学上的一些依据;另一方面,范竞马先生肯定会当场演唱。我写过一本书中提到“人只能听到他早已听到过的声音”。是说这个声音如果你没有听到过,就算这个声音再大,你的耳朵也在那,但是这个声音到了你的耳朵里面你还是听不见,这是第一个定义。其实范竞马的嗓子已经在那了,中国这些歌也早就写好了,被很多人唱过,不同的唱法也在那了,但是,用雅歌的方法,用范竞马的方法来唱这些歌,这是我们还没有听到过的,今天我们将依次领略。诗人艾略特说过:“很深的声音是听不见的。但只要我们在听,我们就是这个声音。”他并没有说,如果我们在唱,我们就是这个声音。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听比唱更重要,唱在更深的意义上也比怎么写一首歌更有意思。我认为范竞马在近几年的深度探索中,他在考虑通过怎么去唱中国已有的各种类型的歌来表达他对声音艺术的看法,而且这种看法里面把历史的、文化的,还有现状的因素都考虑进去,他在这一领域极大地拓宽了我们的文化想象力以及未来的可能性。在这一意义上讲,我觉得这一历史使命非范竞马莫属!

 

范竞马:所谓雅歌,“雅”是高雅、优雅的雅(欧阳江河:也是《诗经》中风雅颂的雅,所以它有历史根据)。我和欧阳江河认识30多年了,我认识他是因为他给我看了一首他写的诗,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得把它读出来,我和我的同学看到他的诗以后激动到脸红耳赤、心跳血脉加快,所以当时借了两个砖头录音机,即兴找到布里顿的《安魂曲》作为背景,一个录音机放音乐,另一个录音,我趴在四川音乐学院的琴房里一口气把诗朗诵完。

 

欧阳江河:《悬棺》这首诗非常难懂,没有分行,更不要说押韵了。在范竞马读之前,我一直认为这首诗只有文字意象,只有视觉的东西,没有声音。结果他把这首诗里内在的声音给找出来,其实是把它发明出来。

 

范竞马:这其实是一种冲动,我在欧阳江河的文字里面听到了声音,这些文字让我激动,让我不得不以声音的表达方式把它朗诵出来。我从来没有学过朗诵,但是我的确是受过语音台词的训练,这首诗在当时很多大学的中文系、哲学系都在流传,大家都在copy。我们的内心是有声音的,不管是文字,还是绘画、雕塑,还是我们闭上眼睛的想象,一定是有一种声音的。这种声音我们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不一样,但是作为一名演唱者,我认为就是要找到一种能与大家相通的、内在的声音。歌剧演唱是表达形式上更重要的一种演唱,但是在艺术歌曲方面,我觉得它是诗歌和我们生命的一种结合。所以我就想:雅歌和诗一样,是一种理想,演唱之前一定有一种追求,可能很远也可能很贴近,无法用语言形容。相反,文字很具象,什么都说得很清楚,但好的文字后面会有很多的延伸,这种延伸就要靠我们的想象力和我们的歌声来完成。

 

范竞马:我是学美声的,从小受意大利美声的熏陶。我的爸爸很热爱收藏意大利古典黑胶老唱片,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我的耳边就一直是这样一些声音:谢里亚宾、卡鲁索、吉利等等。这样的声音最早在我的内心奠定了我对声乐的一种审美,对声乐的美学追求。我觉得这样的声音美极了,当时虽然还很小,却感到很激动,觉得这样的声音就像我们中国古老的吟诵一样,让我的心很颤动,奠定了我一辈子要唱歌的基础。

我为什么要唱雅歌?提出“雅歌”的概念?在演唱了20多年西方歌剧之后,我总感觉缺点什么,我觉得我演唱西方歌剧以及我们国家现在培养演唱西方歌剧的人才很多,在国际上也很有影响,但是,演唱我们中国自己的艺术歌曲,真正能够代表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文情怀的、高格调的艺术歌曲,这方面还存在空白,我觉得有责任做点什么。我从小听西方歌剧,并且演唱了20多年,难道当真别人的就是阳春白雪,我们就是下里巴人、天生认定我们就“土”吗?我不这样认为。我们有“洋”的东西,有很高雅、很优雅的东西。我读到唐诗宋词,心里会非常有感触:这些东西是无与伦比的,是人类诗歌的最高境界。那个时代虽然已经过去,但是我们可以演唱。演唱需要一个载体,需要我们人来唱。谁来唱,怎么唱,在什么样的理念和基础上唱,这里面有些技术含量。经过进一步探索发现,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就有很多有名的知识分子已经开始这项工作,我认为是一项中西合璧的工程:就是把中国的诗词与西方的演唱方式和创作曲式结合起来。后来,我又发现,在我小时候听的意大利演唱中已经有中国现在极其需要的、又理性又浪漫的演唱方式,这就是我认为值得追求的、高境界的演唱方式。现在为了让大家有一个听觉和视觉上的概念,我给大家放一段录音。虽然效果不太好,但一直是我珍藏的录音之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孙娜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