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实 > 人物 > 正文

米歇尔·奥巴马:第一夫人进化史

2012-09-26 16:50 作者:俞力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4年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成绩如何?

最佳演讲

9月4日,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发表演讲,为丈夫竞选助阵。

蓬松而夹带着几缕波浪卷的波波头,干净的妆容,一袭深粉色的丝质印花无袖礼服。礼服背后的潜台词很快就被扒出来了:裙子来自翠西·瑞斯,一位白手起家的女商人,罕见的黑人服装设计师。相似款式的同品牌裙装价格在395至450美元。奥巴马夫人对美式中产阶级品牌和年轻设计师的推崇早就为人所知,但有了参照对象后,个中深意尤为明晰:罗姆尼夫人在共和党大会上穿着的名贵红色裙装,价格1990美元。

经典的“铆工露斯”(“二战”时美国女工的代名词)姿势也没有被错过。“米歇尔·奥巴马露出她的手臂,举起美国之手,时不时亮出胳膊肘。”《时代》周刊网站的报道开篇就是这么一句。在上届大选中,关于米歇尔是否应该停止在正式场合穿着无袖连衣裙,奥巴马团队有过一次激烈的讨论。有些人认为,米歇尔的肌肉,加上她强势的个性,让她“令人畏惧”。事过境迁,就像女人们跟风购买她青睐的品牌服饰,“拥有一对像第一夫人那样的手臂”也逐渐成为美国健身业的最佳广告词。米歇尔自言,她至今仍保持着每天4点30分起床,然后去健身房运动的习惯。“结实饱满的手臂”被她赋予了“自律与成就”的内涵。《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莫琳·道称赞她“雕塑般的肱二头肌”是“现在唯一一个能令人振奋的‘美国力量’的象征符号”。“她的丈夫敦促(美国人民)采取大胆行动,但是,看上去能够轻易解决拉什·林堡(美国极端保守派广播脱口秀主持人)、伯纳德·麦道夫(前纳斯达克主席,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诈骗案制造者)和所有敲美国竹杠的不法企业的人,是米歇尔。”

2010年5月25日,米歇尔在白宫举行“让我们行动起来”健康活动

当然,最精彩的是演说本身。米歇尔又一次展现了她将演讲变成闲话家常、令人感同身受的能力,将奥巴马总统对公平的政策诉求佐之以夫妇俩乃至其父辈、祖父辈的奋斗经历。“所以归根结底,这些并非政治问题——而是个人问题。而且他认为,当你努力工作,获得成功,并且跨越了那扇机遇的大门之后,你不应‘砰’的一声关上身后的大门,你应伸出援助之手,将成功的机会同样给予后来之人……”话音未落,“再来4年”的欢呼声已响彻会场。相比之下,一直养尊处优的罗姆尼夫人“作为一个妻子、母亲和祖母”的故事尽管不失温情,却欠奉力度。

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的政治学教授詹姆斯·坎贝尔(James E. Campbell)认为米歇尔“既能干又令人愉快”。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的法学教授安·麦金利(Ann C. McGinley)更直言:“当我听到她的演说时,我的念头是:‘哇,她将来可以成为极好的总统候选人。’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米歇尔·奥巴马表现得如此具有说服力。虽然只是在谈论她丈夫的特点,但米歇尔看起来非常强大、有头脑。”在以《“新奥巴马”:米歇尔让希望之树常青》为题的文章中,《纽约客》专栏作家约翰·卡西迪写道:“她扔掉了过去三年半里一直披在身上的家庭主妇的外衣,凭自身之力成为一个大人物。”著名新闻网站The Daily Beast(每日野兽)还用“铁拳与天鹅绒手套”作比,形容奥巴马夫人的演说外柔内刚,连对手的名字都没提到,就已将其打得无还手之力。

很难说奥巴马夫人能为丈夫拉来多少选票,毕竟如坎贝尔教授所言:“最重要的还是政策及其结果。”但至少在这场“谁够格当第一夫人”的演讲比赛中,米歇尔赢得够漂亮。在她结束演说的同时,Twitter用户的刷屏速度也达到了顶峰——一分钟内新增2.8万条相关评论,而且充斥着关于她将来是否会竞选总统的猜测。第三方在线视频分析公司Visible Measures(可视化对策)提供的数据显示,3天之内,她的演说视频被观看了260万次。而在相同时长的周期内,受欢迎程度排名前十的共和党人演说加在一起只吸引了210万人次的关注量。

罗宾逊家的米歇尔

米歇尔说自己的丈夫“懂得什么是美国梦”,而比奥巴马总统更懂得什么是美国梦的人,就是她自己。

奥巴马是不折不扣的“奥利奥”,黑皮白心:父亲是从肯尼亚来美国求学的留学生,曾在哈佛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他从小由白人母亲及外祖父母抚养长大。米歇尔身上有更多美国黑人的典型烙印:她的先辈从非洲被贩卖到美国为奴;父母都没上过大学,父亲一辈子是个市政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她从小在黑人社区中长大。在《米歇尔传》中,《华盛顿邮报》撰稿人莉莎·芒迪指出:“当人们质疑美国是否准备接受一位黑人总统时,这个问题更多的是指人们对米歇尔的态度。巴拉克·奥巴马有可能成为一位后种族主义的总统,但是米歇尔则不属于后种族主义的范畴。有人认为,她入住白宫这件事情比巴拉克成为总统更有意义。”

2012年9月4日,米歇尔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演讲

“在我生命历程中没有什么曾预示我会站在这里,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我不是用财富和资源养大的,也谈不上有什么社会地位。我是在芝加哥的南边长大的。那儿有着芝加哥真实的一面。”这段话出自2009年4月3日米歇尔在英国伊丽莎白·安德森女校的演讲,当时她第一次以美国第一夫人的身份进行外事访问,这场演讲正是她的个人首秀。这所女校只有约1000名11至17岁的学生。她们当中,有2/3的人母语并非英语,90%的人属于非白人族裔。学校的名字来自英国第一位女医生,三栋主建筑则以另外三名杰出女性的名字命名:墨西哥艺术家福丽达·卡萝、被称为“黑人南丁格尔”的牙买加护士玛丽·希珂,以及英国作家艾米丽·勃朗特。当米歇尔称赞她们“与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和无知做斗争,追求她们热衷的事业以充实自己的灵魂”时,她一定也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那时候她还叫做米歇尔·罗宾逊。1914年“一战”爆发后,来自欧洲的移民人数锐减,迅猛发展的美国工业对劳动力的需求却大大增加,由此引发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次黑人大迁徙。50多年里,约有700万黑人从南部农业带迁入北部及中西部工业城市。1934年,米歇尔的祖父弗雷泽二世·罗宾逊离开东南部的南卡罗来纳州,跟随着大迁徙的洪流抵达芝加哥,并和他的黑人同伴们一起,沿着市中心南侧的一个狭长地带定居下来。此后,芝加哥南区逐渐发展为美国最大的黑人聚居区之一,白人则陆续移居到城市北部。到1964年米歇尔出生的时候,芝加哥还几乎算得上是整个美国种族分化最为严重的地区。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芒种》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立夏》 《清明》 《春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