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中国导盲犬的希望和困境(3)

2012-09-26 16:40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9期
“视力残疾人”可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了,可导盲犬训练培养却有问题。

2007年9月,经历十多轮的淘汰式训练后,第一只导盲犬顺利培训上岗。2008年,残奥会火炬手平亚丽牵着大连导盲犬基地训练出来的Lucky入场。从2007年至今,基地已成功培训上岗32只导盲犬,目前在驯的导盲犬有70多只。

但Lucky在2008年残奥会的亮相,并没改变基地的生存困境。基地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经费问题。王燕说,每只导盲犬的培养成本在12万到15万元,这包括基地21名工作人员的工资、狗粮、药品,加上办公、差旅费用等。每年基地的支出均在130万元以上。

然而,由于是公益组织,基地的收入非常有限,主要依靠每年几十万到百万元不等的捐款,以及政府补贴。去年大连市首次对基地进行财政一次性补贴,共96万元,并承诺“训练成功一只导盲犬,补贴6万元”,除此之外,基地仅有的收入来源是网店销售钥匙扣、T恤衫等基地纪念品,一年收益仅数千元。

查阅基地2007年6月到2008年5月的收支报告发现,基地捐赠收入为35万元,其他收入仅为1.2万元,亏损40万元;2009年底,尽管有捐款近130万元,仍亏损近10万元;2010、2011年基地都亏损了几十万元。“他已经卖了一套房,并花光了存款。”王燕说,王靖宇还在四处募捐,北京一家公益组织刚捐了疫苗,解决了今年犬只的防疫问题。

“‘毛毛’,今天妈妈给你去买毛绒玩具。”在发出“直行”的指令后,驯导员王林一边引导金毛犬“毛毛”行走,一边跟“毛毛”说话。这是周六的上午——大连医科大学例行的跳蚤市场日。在跳蚤市场,王林看中了一只黄色的绒布熊,对方开价10元,被王林还到8元成交。另外一只棕色小猴子和彩色的海绵海星被王林以10元的价钱拿下。记者问王林:“你说买玩具不是开玩笑的?”王林说:“不是啊!不能骗导盲犬的。”回到基地时,正遇到另一个训导员在炫耀刚低价买来的战利品——一堆毛绒玩具。

每天下午16点,训练员会把导盲犬放出来大小便,顺便进行集体活动

“我们不会给它们买球,因为如果养成了习惯,工作的时候遇到孩子们玩球,会让它们分心。有了毛绒玩具,当盲人工作的时候,它们可以自己玩玩具,不至于太无聊。”

“向前!”“左转!”“停!”相同指令,王林每天要重复数百遍;不论刮风下雨,王林每天要带导盲犬在闹市区行走。导盲犬每天至少要走一小时,以适应车流、红绿灯、鸣笛声,并学会躲避车辆、上下台阶、绕过障碍物。

在导盲犬上岗前,这样的训练要持续一年,而成功概率不足30%。因为有些狗性格过于活泼,或过于胆小,或有咬人的行为,它们都会被淘汰。

王林从辽宁医学院兽医专业毕业后分配到大连医科大学动物实验中心实验室工作,现在是导盲犬基地的驯导员。她一人管5条狗,每条狗都单独训练。一天下来,她要带着狗走5小时,步行超过40公里。而与此相对应,大连导盲犬基地属民间公益组织,工作人员的薪水低,驯导员的基本工资为1900元,只有大连市人均工资的一半。

3年来,王林身边的同事换了一拨儿又一拨儿,但王林说,每当看到自己训练出的导盲犬上岗,“就如同我帮盲人找到一双眼睛,那种成就感,无可比拟”。

按照规定,导盲犬申领者完成共同训练并通过考试后,可拿到盖有大连市残联、市公安局、大连导盲犬基地公章的导盲犬上岗工作证、导盲犬使用证和导盲犬培训毕业证。

大连市公安局的这枚公章来之不易。2007年底,导盲犬Lucky在大连闹市区训练时,被辖区公安局“养犬办”作为无养犬证大犬查处带走,关了一夜,准备罚没。大连市残疾人就业管理中心主任王荔,为此邀请市公安局和“养犬办”到基地观摩导盲犬表演,最后不仅要回了Lucky,市公安局还承诺在基地的犬证上盖章认可。这保证了导盲犬不被公安罚没,但它们依然不能搭乘公共交通工具。

2008年4月,《残疾人保障法》修订通过,规定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相关规定,这是中国法律首次提及“导盲犬”。王靖宇将这一内容印成小卡片,配着“三证”一起发放。

但“三证一法”的作用并不大。“不管你有啥证,公共设施就不让你进门,公交出租车也不让你上。”文世鹏说。大连自2007年开始建设无障碍通行城市,可他带着“沙沙”出行还是四处碰壁。

平亚丽带Lucky在北京坐公交车时,司机不认外省的证。还有一次,Lucky刚把前爪搭上公交车前门的台阶,司机为阻止它上车,强行关车门,夹伤了Lucky的前爪。

“建议中央有关部门早日出台导盲犬的行业准则、认定标准,归哪个部门管,由哪个部门认证。不然,即使基地认定为合格的导盲犬,别人不认也没办法。”王荔说。

2008年,平亚丽得知将担任北京奥运会火炬手时,多次向北京奥组委提出,希望能牵着Lucky从天安门广场跑过,好让更多人了解导盲犬。但她的要求被拒绝:“这么大一只狗,到处乱跑成何体统,咬了人咋办?”

一个月后,平亚丽又被确定担任残奥会火炬手,她再次提出申请,要求带着Lucky跑完60米传递火炬之路。这一次,奥组委考察了Lucky的导盲技能后,同意平亚丽的要求。

2008年9月6日,平亚丽在Lucky的引导下传递火炬的画面被直播,那一刻,体育场里的平亚丽和电视机前的王靖宇都热泪盈眶,他们觉得导盲犬的“春天来了”。

然而,“春天”并未到来。奥运会结束,Lucky的特殊临时养犬证到期,作为大型犬,Lucky再也不允许出现在北京各个公共场所。

大连导盲犬基地已经吸引近10万视力障碍者的申请。以国际导盲犬普及率的1%计算,需要量为1000只导盲犬。王燕说,以现在的年均出产速度,想领到一只导盲犬排队已到了10年后。王燕说,截至7月底,基地自成立以来已经向全国无偿捐献31只导盲犬,其中北京7只、大连10只、浙江3只等。“我们争取在每个省、每个特大城市都有我们的导盲犬上岗,这也有利于推广和宣传导盲犬事业。”

目前,其他地方也陆续成立导盲犬训练基地。上海市残联与公安部南京警犬训练基地合作培训导盲犬,并安排18只导盲犬上岗;山东东营一家民营机构也到大连基地来“拜师取经”学习培训导盲犬;广州导盲犬基地正在筹划中。今年8月1日,《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正式施行,该条例规定“视力残疾人”“可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但王荔认为,条例的规定过于宽泛,要真正保证导盲犬出行和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的权利,还有赖于各地和相关部门的管理细则的出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