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中国导盲犬的希望和困境(2)

2012-09-26 16:40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9期
“视力残疾人”可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了,可导盲犬训练培养却有问题。

文世鹏工作的时候,导盲犬沙沙安静地陪伴着

在大连基地的档案里,“沙沙”到大连的时间是2006年5月25日。2007年,在错过蔡长贵后,“沙沙”遇到了现在的主人文世鹏。文世鹏3岁时被查出青光眼,父母带着他辗转求医多年,2004年他的视力开始急剧下降,2008年他彻底失明。拥有“沙沙”的那一年,文世鹏在离大连软件园不远的一个中高档小区开了家盲人按摩店,这是他事业的起步。

刚开始跟着“沙沙”单独外出,文世鹏对“沙沙”的能力有些将信将疑。“后来有一次,她领着我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我用脚往前探了探,是平地,就往前又走了两步。‘沙沙’再次停了下来,转过身挡住了我。我确定,应该是有特殊情况。这时,来了个路人,对我说:‘这是导盲犬吗?太厉害了!前面是残道,有一个1米深的大台阶,栏杆还没弄好呢。’那个人领着我绕了过去,经过台阶时还让我摸了摸,确实有1米多高。”文世鹏说,从那以后,他对“沙沙”百分之百信任了。

“盲人的世界很孤单。如果没有‘沙沙’,没事的时候我可能就待在屋子里不会出门,但现在,我特别喜欢和她一起散步,一起锻炼身体。我们每年都参加大连的马拉松跑步。每年8月13日‘沙沙’过生日的时候,我们会去海边玩。”文世鹏说,因为有了“沙沙”,他的内心世界不再封闭,他像视力正常的人一样工作、交朋友,跟朋友出去看电影,休息时外出游玩,他甚至还憧憬将来买个车,这样去远一点的地方就不用担心被出租车拒载。“我不能开车,可以让我女朋友开。”文世鹏说。

在知道“沙沙”的来历后,文世鹏就下了决心,要找个机会带“沙沙”回长沙,感谢刘珊和夏军。2008年3月30日是刘珊和夏军结婚的日子。3月29日,“沙沙”和文世鹏坐飞机回到了长沙。“我还记得是晚上19点40分的飞机,我们18点就到机场了。20点多接到了‘沙沙’和文世鹏。我老婆叫了一声‘沙沙’,她愣了两三秒的时间,激动地扑了过来,差点把刘珊扑倒在地。然后就跟在我们身边,不愿意离开了。”夏军说,分开了两年,“沙沙”还能记得主人,这让他们既意外又感动。

按照婚庆公司的设计,“沙沙”将在交换戒指环节作为“伴娘”出现。“原来是打算让她拖着婴儿车出现,将公仔玩具和戒指放在车里。因为没有彩排,怕‘沙沙’临时发挥不好,就改成让她背着一个背包,背包两侧各放一个公仔,中间是钻戒。”夏军说,当司仪卖完关子宣布特殊嘉宾出现时,所有来宾都在寻找打扮特殊的小孩,没想到红地毯上走来一只“金毛”,气氛一下子就热闹起来,有起哄的,有哈哈大笑的。“‘沙沙’一点都没匡瓢(出意外),很淡定地直接从红地毯上走过来。我们交换戒指的时候,她安静地蹲在旁边,直到仪式结束。”

夏军和刘珊第二次见到“沙沙”是在2009年,应湖南卫视的邀请,“沙沙”和文世鹏回长沙做节目。这个时候,夏军和刘珊有了自己的孩子,七八个月大的男孩米米。“米米趴在沙发上,‘沙沙’蹲坐在沙发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米米会突然打一下‘沙沙’的头,然后迅速收回小手,‘沙沙’每被打一下,就皱一下眉头。”夏军说,米米现在3岁了,每次看到小区里的金毛狗,就会说,这个大狗狗我家也有。

导盲犬正常的工作年限在8到10年,按照基地的规定,退役后的导盲犬可以回到原来的寄养家庭生活。夏军原本打算等“沙沙”退役的时候,将她接回长沙。不过,现在他改变了主意:“她跟着文世鹏这么多年,一人一狗已经融为一体了,文世鹏也不愿意让‘沙沙’离开他,所以,‘沙沙’会留在文世鹏身边。”

“爱心捐赠、基地种犬繁殖和有偿购买是导盲犬的三个主要来源。”王燕说,目前主要以基地种犬繁殖为主,犬种偏好黄金猎犬和拉布拉多犬。

这些幼犬在两个月大的时候,要送到寄养家庭进行一年左右的社会化、家庭化培育,在此过程中,基地不提供资金支持,费用由寄养家庭承担。正如同一个人的童年教育对他的人生有决定性影响一样,一只幼犬的早期教育也非常重要。它要求以截然不同于一般宠物犬的方式进行早期教育,如:不能以人类的食物喂养,每天有足够的散步或运动时间,不得让幼犬爬到家具上睡觉……

当幼犬在寄养家庭生活了一年之后,在它12个月或者14个月大的时候,回到导盲犬基地接受正规的专业化训练;到它2岁的时候,如果没有任何不可克服的毛病,就能够上岗。但是,没有毛病的狗很少,所以很多狗在训练过程中会被淘汰。

王燕说,并不是所有家庭都适合做寄养家庭,基地要对申请做寄养家庭的人家进行严格审核,合格后,还要给予适当培训。在幼犬寄养过程中,基地人员每个月都要回访,以保证狗狗健康有序地成长。而因为要定期回访,目前寄养家庭主要在大连市民中选择。

张平的导盲犬鲁尼带领她去上班

“2006年基地刚成立的时候,申请当寄养家庭的人很多。新鲜感过去后,出现很多问题。”王燕说,有中途弃养的,也有养了一年舍不得送回基地的。“中途弃养的,我们只能重新找寄养家庭。那些舍不得的,最后还是兑现了承诺。不过,他们会经常来基地看狗狗,当狗狗完成培训准备上岗前,他们会来参加狗狗的毕业典礼。”

在那么多寄养家庭中,早期乳腺癌患者高燕红给王燕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很多寄养家庭因为难以忍受那种离别,不会选择再养第二只,唯有高燕红,从2008年至今,先后养了3只导盲犬,其中‘乔乔’已经‘毕业’,成功走上工作岗位,种犬‘阿甘’在她家生下11只小狗,而‘乔尼’是另外一只寄养在她家的导盲犬,即将返回基地受训。”

困境

大连医科大学校园的东部,两栋环形相连的灰楼里,偶尔会传来犬吠声。一群穿红色T恤、运动鞋,戴着棒球帽的年轻人,不时牵出一条拉布拉多犬或金毛犬,并发出“坐下、卧倒”等指令。这里就是大连导盲犬基地。

今年48岁的王靖宇是大连导盲犬基地的主任。他在2004年雅典残奥会上,看见一批导盲犬带着运动员训练和比赛,便决定要培养自己的导盲犬,以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展示风姿。王靖宇自掏腰包,到鞍山、沈阳等地挑选购买了近百只拉布拉多犬和金毛犬,带回大连。在互联网上,他自学导盲犬训练知识,摸索着进行培训。

2006年初,王靖宇征得大连市残疾人联合会支持,申请挂靠其名下,成立大连导盲犬基地。他说,他要“为中国盲人寻一双眼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