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思想的颤动

2012-09-26 15:50 作者:王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9期

命名为“思想·广场”的三联生活周刊·UCCA文化节刚刚举行完毕。粗疏地观察这一文化节,就能发现与目前流行的媒体主办的文化活动迥然有别:所选取的对象,大多不是在大众传媒上的熟悉面孔,多是在自己领域有建树的学者、作家和艺术家,为何做这种选择?完全两种类型的人被组合在一起做论坛,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组织者反复强调“广场”的概念和“思想汇集”的方式,也许可以通过这些渠道,去接触思想与这种方式的传播。

一种别出心裁的传播

很多听众以为三联生活周刊的文化节就是一场场的表演或者讲座,尤其是讲座嘉宾中包括刘索拉、朱哲琴、范竞马等音乐界人士的时候,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音乐家不是按照常规去讲艺术欣赏,或者简单地做小型表演,他们的题目都是自己钻研了多年的领域产生出的结果,比如刘索拉讲《对声音的反省》,而范竞马的主题是《中国的雅歌——如何用西式唱法唱中国歌》,朱哲琴讲《音乐与土地》。别的艺术领域也是如此,比如吴秀波是演员,他却不展现自己的表演技艺,而是和艺术史学者鲍栋一起讨论“表情”。组织者认为,进入艺术的途径特别多,光听一场常规的讲座,只是最简单的路径。这些领域的实践者可以带领大家从各个门道进入艺术生活,所以首先在题目的设定上勇于打破常规。

在“思想·广场”的三联生活周刊·UCCA文化节上,雷吉斯·德布雷与赵汀阳讲座专场《传承的困难:历史观与现在时》

不仅讲座的方式打破常规,人选上也颇为不寻常,许多场讲座的学者、艺术家和实践者并非通俗意义上的热点人物,并不是被报道的对象和被追逐的人物,但是他们都是在自己领域扎实做研究做工作的人。组织方虽然也是媒体,但是他们认识到,大众传媒在传播时,囿于传播规律,往往更多传播热点新闻,或者热门人物,这些思想家或者艺术家们如果不被选中“热播”,他们的思想究竟有多少能传播到读者中,很可怀疑。

即使有些学者和艺术家也被选中“热播”,例如张永和、崔卫平等人也是媒体的常客,可是,有几重障碍使他们的很具体细致的思想在传播中有所损失。组织者觉得,思想有很多层次,媒体选中热播的,往往只是在某一阶段适合社会心理,或者和社会问题契合的那一层次的思想,可是,这样就造成一种问题,更丰富、更多层次的思想就被简化了。比如拿“城管”这么一个通俗例子来说,媒体所讨论的一定是“政府权力”问题,可是还有多重原因和多重解决问题的方式都被忽略了。思想的传播有多重途径,这次组织者选择了“广场”方式,让人在不依赖电视和报刊的传播方式,直接与思想者面对面,这样,我们的感知方式和热度都会不一样,能够直接感受思想者的热度,思想传播的艰难和不那么清晰的问题,都可以通过“广场”方式而有所缓解。

另外,在邀请这些嘉宾的时候,还注意到了他们之间的差异性。把相同的人和类似观点的学者汇集在一起,那样构成不了交流,不是“广场”,而是“集体”,这不是广场的特征。但是不同类型的学者和艺术家汇集在一起的时候,则更易显示出思想的多层次。还是以艺术为例,尹吉男从文官制度的变迁角度谈中国美术史,从贵族、文官和平民的中国宏观的社会背景的变化谈中国美术;而杨宏伟则发动所有听众一起,刻一张属于自己的版画;鲍栋则和吴秀波一起,从表情中看出了艺术的质地。这些问题本身构成了巨大的差异性。

除了注重差异性,讲演的题目也首先从问题出发。有些讲演者在播种程度上已经被符号空泛化了,比如张永和,大家都强调他的设计师身份,可是很多时候听众并不关心他真正的想法,所以这次他讲的是《设一个计》,去探讨设计的本源问题;刘索拉谈的是她对现代音乐符号化的反省。组织者对这些学者和艺术家的工作充满了敬意,所以才希望他们能摆脱被符号化的刻板结果,而从他们的各自工作方式出发,在广场上呈现出思想的多层次来。“思想并不应该停留在纸上,而应该是生长和传播的。”

远道而来的德布雷,身为法国哲学家,他的题目本来是《欧洲会衰落吗?》但是对于中国听众,考察欧洲哲学的思想传统,反思欧洲思想,可能缺少紧迫感,毕竟文化背景不同,需要情感上的倾向性,所以最后题目商定为《传承的困难:历史观与现在时》。如何对应今天世界的共同问题——这些题目本身都能催生新的思想,更契合在场的观众。

崔卫平和老安(左)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在广场的“设定”,所有的参加者不是被动的倾听者,而是主动的参与者,他们的倾听和反映都能为文化建设增加能量。这也是广场的生长性。至于所有的讲座题目和思想者的讲述方式,并没有过多地去屈就听众,要求听众人人都能听懂。组织者明确提出,思想有尊严,一个思想家的讲述,肯定是希望能把被遮蔽的问题提出来。

在单独的讲座之外,还有几场搭配式的文化论坛。比如德布雷和赵汀阳,两人身份截然不同。德布雷是实践者,他早年曾经是格瓦拉的战友,后来以墨西哥记者的身份进入了玻利维亚,被该国军队抓获,进行了半年多的审讯,再之后他回到法国研究哲学,可是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实践活动;而赵汀阳习惯坐在书斋里进行研究。两人的工作方法大不一样,政治态度也不相同,但是组织者觉得,把这样两位放在一起,可以打破哲学家的沉思状态,让两种气质交融。事实上,德布雷自己也有很好的阐述:同志和朋友不是同样的事情,法文里两者完全不是同义。比起同志他更器重朋友,因为党派性和军事性的伦理能够把同志关系变成仪式性的,差不多成为必须之事情,而不是个人之间的联结。“老战友并不就是朋友,但是朋友就是朋友,越过时间的变迁和政治上的分手,朋友还是朋友。”所以,他很愉快地和朋友赵汀阳共同讨论问题。“在寻求正义的时候,我们遇见同志;在寻求真理的时候,我们遇见朋友。”这也和组织者所要求的差异性观念不谋而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