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日本将迎来石原时代吗?(2)

2012-09-26 14:50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9期
石原慎太郎的儿子石原伸晃,会成为下一届日本首相吗?

“顽固老头子的帮助”

2008年石原伸晃第一次参选总裁时,他曾访问东京都议会。在这次访问中,他半开玩笑地说:“实不相瞒,告诉在座的各位前辈,我这次是得到了家里那个顽固老头子的帮助。”但他又说:“新宿(东京都政府所在地)那个顽固老头子,他肯定让我支持森喜朗。”森喜朗是日本前首相和自民党元老,和石原慎太郎私交甚好。石原伸晃一直辅佐现任党魁谷垣祯一,此次他的参选使谷垣最终退选。石原伸晃称:“他(谷垣)是站在顾全大局的立场做出判断,我会肩负这份沉重责任,把实现谷垣总裁的路线当成我的使命。”一些日本媒体称,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石原伸晃得到森喜朗的支持。

虽然石原父子的政治风格迥异,从政道路也完全不同,但石原慎太郎对儿子的助推力却不容小视。

在政界,原首相佐藤荣作、中曾根康弘非常器重石原。自民党内外重要的鹰派人物龟井静香、平沼赳夫、西村真悟都是石原的亲密朋友。石原经常为《产经新闻》撰稿,与《读卖新闻》社长兼总编辑渡边恒雄也十分熟悉。

从1999年到现在,石原慎太郎更是坐稳了东京都知事的位子。东京都知事历来被认为是日本地方自治体中最重要的职位。它的辖区涵盖首都东京,是日本政治、经济、文化等多领域的中心。包括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丸红株式会社、三菱商事株式会社、住友商事株式会社和三井物产株式会社在内的日本五大综合商会的总部均设在东京都。石原慎太郎曾笑言自己在自民党时期没有太多政绩,但是在东京都还是很有干劲的。“我认为东京都知事可能比日本首相更有干头,因为有的首相一年都干不满就要辞职。东京都的预算和加拿大一个国家的预算是差不多的。”

2011年4月10日,日本东京的选民正参与东京都知事的投票。当日,石原慎太郎再次当选,这是他连续第4次当选东京都知事

在日本选民心中,石原慎太郎以“决断力”著称。他是一位宣传家,但也是实干派。在第一个任期内,石原就提出了“从东京改变日本”的口号,大刀阔斧推行各方面政策。他反对首都功能转移,限制柴油车进入都内,要求美军归还横田基地,推进城市再生计划,扩大羽田机场,构筑亚洲大城市间信息网络,制定大公司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设定保育所的达标制度,创设了一年365天24小时救急医疗设施。

石原能够准确把握民意的需求。知事的每月公款消费项目比如交际费等都在网站上公开。当东京都的财政面临困难时,他带头给自己减少了10%的工资。他还曾计划削减接近1/3的政府工资,甚至提议政府出租知事的官邸。在东京都的网页上的显著位置有“知事的房间”这个栏目,从这里可以了解知事的工作情形。每月,人们都能看到石原慎太郎与市民亲切恳谈的形象。每周,他都举行新闻发布会。他还经常做客NHK的几档访谈节目讨论各种问题。

虽然石原慎太郎的反对者批评他“总是从复杂的社会问题中抓住一个方面,攻其一点、不计其余,属于典型的政治煽动手法”,但却有日本民众评价他“对日本国民尽心尽力”。

“在很大程度上,石原慎太郎的声名是石原伸晃的财富。”皮卡南说。这种亲眷效应在日本选举中屡见不鲜。当初石原慎太郎参选议员时,开口便称:“我是石原裕次郎的哥哥,请多多关照。”石原裕次郎与美空云雀一起被视为日本战后最具代表性的演艺家。石原慎太郎还曾在一次街头演说中“望雨生情”,说道:“弟弟一来就下雨,他一定就在附近。”

这种民意基础在自民党内部竞争中的作用正在日益明显。从前,来自财界的巨额政治资金是自民党的财政支柱,大量资金通过私人渠道捐献给自民党内各派阀及政治家个人。这成为派阀领袖扩充势力的重要资源。派阀最重要的任务是争得总裁一职。在自民党一党独大的时代,总裁就意味着首相,握有任命国务大臣的权力。因此,党内总裁的竞争是各派阀之间合纵连横的结果,竞争结果往往并不体现民意。

“在过去,只有派阀领袖能够竞选总裁。但现在,许多派阀已经发生了分裂,在这次竞选中,我们甚至看到两个候选人出自同一个派阀的情况。派阀已经不再能像从前那样运作。”美国加州大学教授艾利斯·克劳斯说。

从1994年开始,日本实行了选举制度改革和政治资金制度改革。选举制度改革加剧了中选区下同党候选人之间的竞争。《政党助成法》规定在国会选举中获得2%以上选票或者拥有5名以上国会议员的政党,可以使用从国库拨出的一定款项,作为政党活动经费,以减少政党对政治献金的依赖。自1995年开始,政党补助金在政党收入中所占比重逐步增大,原来几乎完全依靠政治献金的自民党现在也以政党补助金为其最稳定的收入来源。这些做法实际上都削弱了派阀对党内成员的控制力。

2009年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败,自民党各派阀的人数达到结党以来的最低潮,山崎拓、中川昭一、丹羽雄哉等派阀领袖和骨干纷纷落选,近1/3的自民党议员成为无所属议员。企业团体献金的减少和《政治资金规止法》的严厉限制,使派阀收集政治资金的能力逐年减弱。有学者评论说,目前日本政坛的少壮派已不再像老一代政治家那样拥有强硬的地盘优势和资金支撑,这导致他们更愿意去迎合民意,以期获得选民支持。而在目前日本两党竞争的局面下,党派内部对党首的推选也势必需要考虑民意,以期在大选占得优势。

“即使石原伸晃这一次无法稳坐自民党党首位置,但我相信他会在未来10年内实现这一目标。”华盛顿大学教授皮卡南说。

日本外交将改变吗?

日本共同社报道15、16日面向全国自民党党员及党友进行了有关总裁选举动向的调查。在这次调查中,前政调会长石破茂获得了32.6%的支持率,位列第一。石原伸晃以18.8%的支持率与前首相安倍晋三不相伯仲,名列第二。民主党的支持率持续低迷,不少观察家都断言自民党将在不久后重新执政。不管是谁在这次总裁大选中获胜,都有极大的可能接替野田成为新的首相。

在中日摩擦的当口,五位候选人都在日中关系上表现得态度强硬。安倍晋三表示将积极考虑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他说:“我没能在(上次)担任首相时参拜靖国神社,这让我极为痛悔。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情。”安倍还认为,应当修改承认旧日本军强征慰安妇行为的河野洋平谈话。他说:“这是让子孙后代背上不名誉的名声。”石破茂则倡导日本应加强威慑力,有必要将日本自卫队改为“国防军”。石原伸晃、町村信孝和林芳正虽然主张主要依靠外交手段解决问题,但他们也都全部支持修宪和变更宪法解释以准许行使集体自卫权。

实际上,自民党党首,或者说未来可能的首相虽然会在外交事务上留下自己独特的印记,但日本的外交决策一直还是以协商一致为原则的。领袖本人的决定作用十分有限。就一般外交政策而言,通常以外务省有关政策的局为中心进行政策制定。这使得日本官僚在整个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作用。外交政策制定所需要的知识、能力、人才、经验、信息等资源被官僚所垄断。即便政治家有意愿独立制定政策,实际上仍避免不了受官僚的制约。

而在自民党内部,主要的决策机关包括总裁和干事长、总务会长、政调会长。总务会是党的方针、政策、国会对策等的最后决定机关,内阁向国会提出的政策案原则上内阁会议之前都要得到总务会的同意。而政务调查会(政调会)是自民党内制定政策的部门。在自民党党则规定“党要采用的政策必须要经过政务调查会的议论”。也就是说,整个外交决策过程中的权力是分散的,以协商一致形式表现出来。

此次表现强硬的安倍晋三其实一直是自民党内强硬派的头面人物,在2006年接任小泉成为日本首相以前,他多次发表民族主义言论,否定历史罪责,曾被认为是比小泉还更具鹰派色彩的民族主义政客。但是在2006年接任首相后,安倍的外交路线就开始呈现出保守主义思想与实用主义互补的趋势。他在对华关系和历史责任等问题上明显软化,促成2007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日,中日关系彻底“破冰”。但在另一面,他也积极推进“国家正常化”、修改宪法。这实际上也是安倍之后几任自民党首相的一贯原则。

在五位候选人发布了自己的外交政见后,日本媒体评价说:自民党正在“回归保守”。正如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副研究员廉德瑰近日在媒体上指出的那样:“日本的新生代政治家面对中国崛起、美国重返亚太的国际格局新变化,也在思考日本应该怎么办。他们的新思维就是,依靠美国可能是不可靠的,日本最好还是要自己发展防卫能力,这是一种新的倾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