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日本将迎来石原时代吗?

2012-09-26 14:50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9期
石原慎太郎的儿子石原伸晃,会成为下一届日本首相吗?

石原父子的两条路线

9月11日,日本最大在野党自民党干事长石原伸晃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参选党魁。这一消息为其父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闹了小半年的“购买”钓鱼岛事件做了个有说服力的注脚。

在自民党的五位候选人中:安倍晋三曾经担任过首相;石破茂是福田康夫政府的防卫大臣;町村信孝是前外相;林芳正擅长外交,年轻时曾为美国议员工作并参与立法,熟识美国政治;只有石原伸晃从未从事过与外交相关的工作。但在这一波钓鱼岛事件的舆论大潮中,他俨然成为自民党最具发言权的人:4月,是他代表自民党和父亲石原慎太郎会谈,表示支持东京都“购岛”;9月13日,在参加一档电视节目时,他又针对野田佳彦将钓鱼岛“国有化”问题展开了批判。石原伸晃表示,钓鱼岛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如果野田首相事先向中国政府解释清楚为什么要“国有化”,认真说明原因,事情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这才是外交。

1990年,石原伸晃首次当选议员时,石原慎太郎尚未辞去议员职务,父子同登国会大厅成为当时日本上下热议的话题。“我对政治的兴趣开始于1968年,”石原伸晃曾回忆说,“虽然那时我只有11岁,但我清楚地记得父亲第一次被选举为众议院议员,在电视上露面时的情景。当我聆听父亲讲述他的政策倡议时,我开始感到一种获选官员的巨大的荣誉和责任感。从那以后,我对政治家和公共事务的热情与日俱增。”

1981年,石原伸晃从庆应大学文学部毕业后进入日本电视台担任政治记者。在他看来,这份工作提供了一个了解日本政界内部运转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和石原慎太郎一样,石原伸晃喜欢强调自己拯救“堕落”日本政坛的远大抱负。1989年,里库路特公司以低价向政界要人赠送股票,政界要人再用高价抛售的手段收受贿赂的丑闻被曝光,竹下登首相被迫辞职。石原伸晃称:“我立刻意识到,这项丑闻不仅将广泛地破坏政府名誉,还会使日本人失去对政治家们的信任。在那场辞职新闻发布会结束前,我就决定参与选举从政,扭转这种消极趋势。”

2008年9月9日,石原伸晃在东京宣布正式参选自民党总裁。图为石原伸晃在新闻发布会结束时向参会者鞠躬

55岁的石原伸晃虽然已位至干事长,但作为一个日本政坛的“小字辈”,他的舆论形象相当低调。石原慎太郎喜欢发表惊世骇俗的言论,但石原伸晃几乎没有什么引起过轩然大波的论调。石原慎太郎常公开和记者们发生争吵,而石原伸晃在公众面前总是表现得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石原伸晃乐于表现出自己的政治独立:“当我最初决定从政的时候,我的妻子和许多朋友都建议我等到父亲退休,这样我就可以在他的选区参选。我质疑这种‘继承’选区的方式,我更愿意用我自己的政策倡议和政治智慧胜选。”

“石原慎太郎是极右翼人士,他憎恨中国,我也不认为他对美国有多少好感。我相信他的儿子并不一样。”美国加州大学教授艾利斯·克劳斯告诉本刊,“我曾经访问过石原家另一位曾做过国会议员的儿子,他和自己的父亲在许多问题上观点都不尽相同。我希望石原伸晃同样如此,也并不欣赏自己父亲的政治主张。”

与父亲相比,在外交问题上,石源伸晃很少发言。2002年,他作为内阁大臣访华后,曾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日中两国都是亚洲大国,在地区拥有巨大影响力。日中和平不仅对两国来说,对地区来说也非常重要。中国对日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邻居,如何交往今后是一个重要问题。当我60岁时,中国将发生更大的变化。因此应对那个时代的中国寄予期待,以坚决的态度加深交流。”

在美国华盛顿学院教授安德鲁·奥洛斯看来:“石原伸晃长期以来都是自民党内部一个中庸、主流观点的持有者。”“中庸”和“主流”恰好可以说明为何石原父子会以不同的道路共同活跃于日本政坛。

在日本政界,右翼和右派不同,是指坚持“皇国史观”、宣扬种族歧视、主张日本摆脱美国,成为独立军事大国,并以武力解决日本与邻国的领土争端的极端民族主义者。虽然以石原慎太郎为代表的右翼会在舆论领域格外显眼,但其在主流政治影响力上有限。日本的政党和政治系统内派阀林立,一贯以妥协一致为决策方式,而政治家一旦成为内阁官员,势必有更多的利益需要协调。习惯特立独行的石原慎太郎很难在这条道路上大有作为。他自己也曾承认,在过去绝大部分时间里,日本议会由一向谨慎的自民党控制。在这里,枯燥乏味的政客从底层按部就班地升职,他们不会有太多超出想象的作为。

1995年,因为政见不合,石原慎太郎退出了自民党,成为无党派人士。为表示自己对日本政治的不信任,他同时辞去众议员职务,宣布不再过问政治。儿子石原伸晃继承了他留下的选区空白。实际上,石原慎太郎是以退为进,选择了一条与议会政治不同,更适合自己的道路。5年后,他成为东京都知事:知事的选举由选民直接投票的方式产生。而作为日本单独权力的最高职务,地方政府的权力就由知事全权掌握。

父亲退出议会政治后,自言“主要兴趣在经济方面”的石原伸晃迎来了在议会中崭露头角的机会。在亚洲金融危机的推波助澜下,1998年日本银行业不良债权总额扶摇直上,标准普尔估计约为150万亿日元,约为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的30%。日本政府起初采取了对银行业“保驾护航”的做法,对银行不良资产的处理一直优柔寡断。1998年,日本政府终于提出了金融再生计划,通过了《金融再生法》和《早期健全法》这两部重要的法规,决定对破产金融机构不再保护,由此掀起了日本银行业的大规模合并浪潮。那时,石原伸晃正是金融安定化的相关特别委员会理事,他极力促成《金融再生法》,初露锋芒,被冠以“政策新人类”的称号。

在自民党内部,石原伸晃加入了山崎拓领导的近未来政治研究会。1994年5月,自民党一批少壮派议员在山崎拓、加藤弘一和小泉纯一郎率领下,成立了一个跨派系的议员集团“新世纪俱乐部”,又称“YKK俱乐部”。从1998年底到2000年4月,加藤弘一、山崎拓和小泉纯一郎分别成为自民党第二大派、第五大派和第三大派的会长。三个派阀的联合意味着他们已经有了问鼎自民党总裁的机会。当时,刚刚年过40的石原伸晃正是“YKK俱乐部”中的第三梯队成员。

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

石原伸晃在金融改革上的锋芒显然受到了“YKK俱乐部”首脑小泉纯一郎的赏识。2001年,小泉当选日本首相。当时日本经济已经经历了10年的低迷,小泉顺应国民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表示要推行“没有禁区的改革”,以求尽快摆脱长期衰退的局面。小泉改革的重要议题之一就是将一些效率低下的政府企业私有化。年轻的石原伸晃在小泉当选之初即被委任为行政改革和规制改革担当大臣。石原伸晃完全支持小泉的决策。他曾表示:“日本简直像社会主义国家。国家承担过多的事务。日本政府要本着应该让民间做的事情,国家就让渡给民间的视点,进行政府行政结构系统改革。”2003年,石原伸晃又被小泉委任为国土交通大臣,致力于日本道路建设的民营化,这也是小泉改革的重点。

小泉执政长达5年,创造了日本近20年来的政坛奇迹。石原伸晃也获得了足够的机会稳固自己在自民党中的位置。他从“YKK俱乐部”第三梯队中脱颖而出,在自民党少壮派组织“创明会”中颇具威信。2008年,石原伸晃顺利得到20名国会议员的举荐,宣布正式出马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候选人。虽然他最终名落孙山,但足以显示其在自民党中的地位。2010年,自民党输给民主党下野,党内急需改革挽回颓势。石原伸晃被任命为干事长。党内排名第二位的干事长负责处理各种党务,包括党的管理、政策决定、政治资金的分配、选举对策等,这无疑又是一次重新整合资源的良机。

“石原伸晃在担任大臣和自民党干事长时的表现都受到了总体好评。这些都是重要的政治职位,足以让他宣称自己有能力承担最高级别的工作。”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日本自民党的兴衰》一书的合作者罗伯特·皮卡南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