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鲁尔三年展:钢铁丛林里的剧场味道

2012-09-26 11:47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8期
曾经,想欣赏最原汁原味的卡拉扬的歌剧演出,就必须去萨尔茨堡。鲁尔三年展上的大部分剧目也是如此,某种程度上说,它们是为空气中飘荡的历史味道量身打造的。

抵达德国埃森是8月最后一个周末的下午,阴冷的天空不时飘下几串雨丝,提醒着人们这个地区的明媚夏日是多么短暂易逝。走出中央火车站,一片巨大的条幅从上至下覆盖了市中心最气派的购物中心大楼的小半面墙,白底红字十分耀眼:“埃森——2010年欧洲文化之都”。两年前的荣誉称号,如今依旧是这座19世纪以来的工业重镇的骄傲,当地人的说法是,埃森终于“擦去了脸上的煤灰”。从1993年关闭欧洲最大的炼焦厂——矿业同盟(The Zollverein)开始算起,这花了将近20年,“鲁尔三年展”(Ruhr Triennale)就是在这一过程中诞生的。

三年展创办之前,鲁尔区进行了一场长达10年的“国际建筑博览会”。那些裸露、肮脏、庞大的废弃工业建筑和钢铁结构,在80年代差点被彻底摧毁,90年代在来自世界各地的建筑师、艺术家手里被改造为景观公园,其中位于埃森市郊的矿业同盟于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与同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科隆大教堂距离仅为半小时火车车程。“鲁尔区不再仅仅意味着重工业和陈旧的过去,也意味着新兴投资和未来,对我们来说,考虑如何利用这些经过改造的工业建筑做文化活动,变得顺其自然。”鲁尔三年展戏剧部负责人玛丽埃塔·皮克布鲁克(Marietta Piekenbrock)这样解释这一艺术节的创立初衷。从每年的8月中旬到9月底,一个半月内,艺术节上共有30多台演出轮番上演,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装置艺术、展览、论坛和讲座,活动场地都是曾经的工业废墟,今年已进行到第十年第四届。

海因纳·戈培尔执导的作品——约翰·凯奇的《欧罗巴歌剧1&2》

三年展上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主办方向艺术家邀约的新作,有些作品的创作时间长达2到3年。“为了做作品,艺术家们往往要来好几次(鲁尔区)。他们第一次来时,我们会带他们到处看场地,解释每处建筑的历史渊源。这里空间本身的特征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成了戏剧作品中的一个补充角色,而每个创作者都最好提前意识到这一点。有的时候,有些人在作品快要完成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很难将建筑的因素整合进去,这样就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来调整。在这个艺术节上创作作品是很难的,却也是很独特的。我们想做一些在别的地方、别的场地、别的剧院里看不到的演出。”玛丽埃塔说,“这里的戏剧,和其发生的空间之间有一种化学反应。”

意大利导演罗密欧·卡斯特路奇(Romeo Castellucci)的作品就是最直接的例证。演出不分舞台和观众席,表演区是用充气塑料临时搭建起来的一个游泳池,观众就围绕在泳池四周。演出一定要在19点半准时开始,为的是要利用高高的窗户里射进来的夕阳余晖。表演大厅长50米、宽12.4米、高约四层楼,没有其他光源,自然光线在穿越幽暗的空间时变得充满立体感,大厅里仿佛氤氲着一层神秘的雾气。戏命名为《民众。》(Folk.),卡斯特路奇坚持要在标题中加一个句号,理由是“民众本身就是一个事实,一个宣言”。演员全都是从当地人中临时招募来的,表演内容十分简单:人们一个接一个地鱼贯走入水中,像接力一样,完成类似洗礼的充满宗教感的仪式,直到突然有一个人拒绝传递,低头走出水池外,掏出一把剪刀,猛地刺穿充气塑料,泳池中的水如同决堤一般汹涌倾泻而出,所有观众被迫退后扶墙而立,哗哗的水声流入四周的排水管,足足排了10分钟才不再有积水;而天色渐暗的过程中,封闭窗户外的灯光反而渐亮,伴随摄人的鼓点声,映出如禁锢在地狱中受尽折磨的人挣扎的扭曲身影。演出结束时,大部分观众的鞋都打湿了,有不少人干脆赤足而行。

“我把水看做一个社会空间,它让社会联系变得真实可触,水也意味着信息交流与传播,想想有多少古文明发源于水畔。”卡斯特路奇说,“我让人们带着对仪式的记忆走进水中,可是这些仪式,多多少少又已变得空洞。你可以说这出戏很简单,因为它围绕的社会意象只有一个——水。”

水,同时也是表演地点的关键词。从1902年开始,这里就是煤电厂的蒸汽车间,如今尚存4个电动涡轮空气压缩机,直至1965年,一直源源不断地向炼铁高炉供应着温度足以融化铁矿的高压水蒸气。便利的地面排水设施正是当年为了减少积水而设,而长年的水汽蒸腾使这个车间的空气具有雾蒙蒙的质感。加上建筑本身的体量,卡斯特路奇发现,这里“带有天主教堂的灵光”,是一个“介于世俗与神圣之间的空间”。“《民众。》可说是一部与所处空间的历史有相当切实联系的戏。”玛丽埃塔说。

与此相仿的还有以色列装置艺术家米歇尔·罗夫纳(Michal Rovner)的新作《趋流》(Current)。作品的主体是将经过处理的人流攒动的录像投影在曾经的筛煤、混煤车间的井壁上。这些井深达10米,在车间里有序排列,开采出来的煤矿运输到此处,被投入井底,进行一层层的筛选和再提炼。井口只有相当脆弱的铁栏杆可凭扶依,当年车间里长年高温,除了投煤口,再无其他窗口可进入光线,是一炙烤的幽暗之地。

看着投影中黑压压人影如同蚂蚁一般在井壁上蠕动、滑行、掉落,观者不禁生出如临深渊的感受。“这些深井如同倒置的金字塔,而人影处在永恒的移动之中,有时集聚,有时四散失却方向。”以色列评论家达维德·格罗斯曼(David Grossman)写道:“我们从中看到的是自身,想到的是过往,这些井变成了时光的通道。”

“两年前,我第一次看到这些深井,就想到这非常适合做视频装置艺术。”鲁尔三年展的艺术总监海因纳·戈培尔(Heiner Goebbels)说。他对三年展上所有作品的挑选具有最终决定权,并且这一权力将持续三年,贯穿艺术节始终,这使得他能够充分实现自己对这一艺术节的构想。2005年他认识了米歇尔·罗夫纳,熟知她的艺术风格。“总是把作品投影在石头上、墙壁上、沙子上或者纸上,她制造屏幕,将视频作为媒介的同时又让观者忘记其存在。”他当选为三年展的艺术总监之后,立刻给她打了电话,她非常忙,他劝说她接受邀请的理由是地点的强烈风格:“你一定要来看看这个地方。你要是看到了,就会知道为什么没有其他的选择,你必须做这个作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