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太极》,陈国富的主流商业电影

2012-09-25 14:18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8期
在陈国富看来,所谓商业大片,从创作者出发,中心不该只是所谓的商业算计,而更偏重于精神意涵,也就是塑造大众神话的过程。“电影都是现代人和现代人的交流,因此我想用杨露禅的故事跟中国人100多年来的情结做一次对话。”

电影《太极》剧照

《太极》确像是一场赌博。斥资2.2亿元,两集连拍连映的罕有制片模式,启用完全新人的演员担当核心角色。虽然制片人王中磊仍能笑说“因为故事太精彩,实际上想连拍十部”,而把这个案子从无到有最有力的推手,影片的故事作者、总监制陈国富则不讳言:“永远是事情做了以后才开始后怕,但仍是一路赌到今天,因为自己确实是挺麻烦的人,想法太多,一不小心就有把投资人拉入赌局里的感觉,这从商业运作来说,可能不是好事。”

而《太极》恰在商业运作上收获了罕有的顺畅,2011年度的美国电影交易市场(AFM)中,尚在拍摄中的“太极”之首部《太极,从零开始》已经成功预售出英国、法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澳大利亚、新西兰、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印度、中东地区等共计31个国家的海外版权,用陈国富自己的话说:“其实就给人家拿了一张纸写写,还加了几张图而已,倒是拳脚功夫片是老祖宗留给中国电影的秘方儿,托福于此。”

陈国富从最初以影评人身份入行,创办金马国际影展,与侯孝贤、杨德昌创立电影合作社,90年代开始独自摸索拍电影。自2006年转战内地,至2011年,他所监制的电影已创造了近30亿元的票房成绩,更是为华语电影市场挖掘并扶植了比如曹保平(《李米的猜想》,2007)、高群书(《风声》,2009)、杜家毅(《转山》,2011)、林书宇(《星空》,2011)、乌尔善(《画皮2》,2012)在内的诸多主流商业电影导演。

陈国富说自己赌运好,因为赌的不是运气,而是因为他坚信的某一种更负责任的、更精致的、更言之成理的电影生产方式。“但这是没办法光说成道理然后希冀别人来实现,我只能一步一步去做。”

用正面价值重塑大众神话

这部电影的案子最早开始于一次对太极故乡“陈家沟”的实地采风,陈国富是半推半就接下这个案子,一方面他深知自己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电影,作品里也少了这么一部,另一方面也明白传说中的“每个中国导演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陈国富说:“与很多男性观众一样,我也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各式各类的动作武侠,沉醉在英雄人物的传奇里,但我自己的个性比较安静,对武术更没什么研究,因为不喜欢做我不拿手的题材,所以我一直避着动作片。一直到《太极》这个题材找上来,才有那种不得不咬牙面对的感觉。”

他愿意花更多的精力挑战现有的格式和价值观,合作的编剧程孝泽刚刚到北京时,就面临令他傻眼的命题,怎么翻过这一页?“国富老师的翻页,也不是纯形式的翻页,更不是学一学《福尔摩斯》,抄一抄《不可能的任务》,他要求是回到这个题材,回到这个人物,去想他当时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和挑战,然后我们想跟现在的观众说什么,也就是重新去找寻故事的源头。”

电影《太极》剧照

倒是面对诸如“毁掉村子建铁路,机器怪兽要进村子拆房子”,这些或与客观史实存在出入,或离奇万状主意出现时,陈国富最是惊喜万分,甚至坚持得有些一意孤行。他说:“其实从《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我就着力解决想象力的问题,幸运的是唐朝离现在很远,较劲的人不多,但这一次肯定是要担全部的风险,因为历史上真的有杨露禅这个人,人物所处的年代和铁路进中国的时间确有些出入,更不要说机械怪兽、飞行器,好多都是聊飞起来之后的主意,但我不想轻易放弃,虽然中国电影其实没有真的脱离写实主义的美学传统,叛逆和颠覆必须得承受它可能导致的质疑、鄙夷或不适应,但总得有人先去试着这么做,商业电影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真的回到历史,或通过考据把真相挖出来,同时这也不是每一部商业电影所能承担的,想象力是唯一的出路。”

而想象力也不该是肆意而为的想象力,在陈国富看来,所谓商业大片,从创作者出发,中心不该是所谓的商业算计,而更偏重于精神意涵,也就是塑造大众神话的过程。

“想象力也是该围绕究竟想在杨露禅的故事里建立什么样的神话服务的。关于那段真实的历史,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历史课本上不断提醒和教育我的内容,中国曾经是多么羸弱,怎么被西方欺负,有多少的国耻,就连我印象里的传统功夫片也有抛不开自卑又想要把自己放大的欲望和情结,并将其潜藏在叙事之中,其实是点‘义和团式’的,也是我想翻篇儿走出的。在我看来所有的电影都是现代人和现代人的交流,因此我想用杨露禅的故事跟中国人100多年来的情结做一次对话——当西方已经发展到那个程度,在这还信奉着本家拳不能外传的村庄里,该怎么处理这个现代洪流呢。”

影片里,高度的现实抽离从故事一开头杨露禅这一史实真名便被一个新新人类语汇“怪咖”取而代之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很快,一个激动人心的励志故事便过山车般展开,动漫游戏般通关快感的高速叙事节奏,以及充满潮流感又无厘头混搭的搞怪元素使人目不暇接,克服不适的最好方法就是索性彻底放松,任自己沉浸在一个游乐场般的观影氛围中,尽情体会其中的喜怒哀乐。

“铺张想象力并不代表可以信马由缰地讲故事,大众神话和主流电影,首先不是看完以后对人和世界失望,让人离开电影院心情不好的电影。”在陈国富看来,商业电影和大众神话恰是最需要审慎和负责的说故事态度贯穿始终,“这个游乐场必须是精心搭建的,小心排除那些传递负面价值的情节,比如《太极》中虽然用了很多不同的打法和武器,但不会随便杀死一个人,也绝对不会随手一开枪就血肉横飞。任何血腥暴力我们都很小心使用,叙事是隐藏价值观的,尤其主流商业电影面对塑造大众神话的功能,我们就更应该尽量传达人文精神,不违背诸如尊重生命等一些基本的价值取向。”

起初导演冯德伦挑了贝多芬的《悲怆交响曲》作为村民和军队对峙段落的背景音乐,而陈国富则建议换成了如今的《新世界》交响曲,这是捷克作曲家安东·德沃夏克经典代表作之一。“这首交响乐其实也写在影片故事中那个时代稍晚一点的时候,其实同样是不应该出现,但我挣扎之后仍旧选了它,因为它可以作为电影整个主题的发酵,交响曲叫新世界,我觉得对中国人来说,面对一幕幕民族战争,相当于面对新世界的进逼,早不是简单的悲怆而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