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美术馆里的“巴黎王后”(2)

2012-09-24 14:33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8期
在20世纪早期的这段艺术史中,她的地位已经不仅是给艺术家以灵感的缪斯了,她成为灵魂人物,当时的报纸记者送给米希亚一个别名——巴黎王后。

米希亚的第一任丈夫、《白色评论》创办人塔迪·纳坦逊

从1897到1899年,维亚尔为米希亚绘画了系列肖像画,取名《照相簿》。她穿白裙,半低的面容被鬈发遮掩,是诱惑的《米希亚的颈》;她穿红,那是《穿红色睡衣的米希亚》。而波纳尔看起来也时时刻刻在她身边,画作里有《弹琴的米希亚》、《吃早餐的米希亚》。还有瓦洛东,《梳妆台边的米希亚》是他经常被人谈论的代表作品。在这些画面里,年轻画家对模特的爱慕几乎是不加掩饰的。

纳比派解散之后,欧洲现代艺术很快延伸发展出了象征派、分离派和表现主义。米希亚和纳坦逊也分手了,纳坦逊另有所爱。米希亚和报业大亨阿尔弗雷德·爱德华的第二次婚姻更多属于上流社会模式,据说在她心情最灰败的时候,是这位富豪出来英雄救美。第二任丈夫送了她一艘以其名字命名的游艇。米希亚的社交名气当然并未坠落,她打理出了巴黎最有吸引力的晚宴。但很快,米希亚就因为阿尔弗雷德移情于一位女演员而结束了这次豪奢的婚姻。她分得大笔财产,足可让她在余下的日子里成为巴黎最慷慨的艺术资助人之一。

米希亚的资助对象,便是迪亚吉列夫(Sergede Diaghilev)的俄罗斯现代芭蕾舞团。在20世纪早期,这个舞团实属巴黎现代艺术的一个奇特的连接体:法国现代音乐的开启者萨蒂为舞团作曲、编曲,毕加索为他们画布景,科克托写剧本,阿波利奈尔写评论,从法国演到意大利、西班牙,搅动无数风波。而这些花销,大都来自米希亚。1908年,米希亚认识了加泰隆尼亚画家瑟特(Jose Maria Sert),这次婚姻把她再度带回巴黎的前卫艺术圈,只是身边的艺术家已经换了一拨儿。瑟特不像毕加索那样如明星一般为人所知,但在加泰隆尼亚,这位画家一直享有很高的声望,他的作品至今被挂在巴塞罗那市政厅里,和这座14世纪的古老建筑一起接受参观者的拜望。瑟特也是收藏家,前两年被炒得沸然的圆明园铜兔首和铜鼠首,虽由伊夫·圣洛朗和皮埃尔·贝杰送拍,但其前任收藏者却是这位画家,他从何处寻到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这对夫妇已经在当时的巴黎艺术界举足轻重,米希亚位于卢浮宫附近的寓所也成了俄罗斯现代舞团的据地,那些轰动巴黎的前卫演出大多从这里输出。1917年,米希亚和香奈儿相识,她又把尚未成名的女设计师引见给了迪亚吉列夫,香奈儿开始为舞团设计演出服,由此也变成这个连接体里的活跃人物。

米希亚同样未能和瑟特终老,而且,仍是对方爱上了别的女人,米希亚坦然离开。不过,米希亚的名字和迪亚吉列夫舞团已经成为一体,在20世纪早期的这段艺术史中,她的地位已经不仅是给艺术家以灵感的缪斯了,她成为灵魂人物,当时的报纸记者送给米希亚一个别名——巴黎王后。1929年,迪亚吉列夫在威尼斯去世,这是米希亚告别她的时代的开始。她喜爱威尼斯,和瑟特、迪亚吉列夫曾常住那里,等待巴黎的朋友们上门。迪亚吉列夫走后,米希亚每年冬天仍从巴黎到威尼斯小住,但心境已大不相同。1950年,孤独的“王后”在巴黎寓所里去世。

香奈儿曾说自己没有什么女性密友,米希亚却是她能终生保持厚谊的人。在米希亚死后,香奈儿说,米希亚是她此生中唯一遇见的天才女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