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国际权势转移中的东亚格局

2012-09-18 16:33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7期
近年以来,特别是2012年上半年以来,东亚地区的各种领土领海争端集中爆发,这种变化背后的逻辑是什么?目前成为焦点并且持续升温的钓鱼岛问题,将会如何发展?东亚地区的和平稳定与未来格局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围绕当前东亚国际局势中呈现的一系列热点问题,本刊专访了四位在专业领域颇具建树的研究者,他们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倪峰、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周方银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张春,共同探讨东亚领土争端与未来格局的可能走向。

2010年12月5日,美国航母“乔治·华盛顿号”与日本驱逐舰“雷号”(左)正在参加日美联合军演

焦点钓鱼岛

三联生活周刊:钓鱼岛问题由来已久,曾经多次引发中日关系的纠纷乃至冲突。这一次钓鱼岛问题再起波澜,与以往相比有什么差异?

时殷弘:这一轮的钓鱼岛危机,始作俑者是石原慎太郎,是他提出要向所谓的私人“岛主”“购买”钓鱼岛,这个举动必然会对中日关系造成深远影响。野田政府也看到,如果石原成功“购买”钓鱼岛,必然会迅速登岛,制造出各种声势和舆论,中日关系必将遭遇极大危机。所以野田政府弄出了一个应对,就是所谓的“国有化”,不让东京都“购岛”,而是由全国政府来,全国政府无疑会比石原稳重得多。

在这个星期之前(注:采访时间为9月8日),野田政府的“国有化”举动,似乎看起来更像是一种针对石原“购岛”的“后卫行动”,就是石原往一个方向,而野田政府往另一个相反方向来阻挡他。但是野田政府处于不利的位置,因为石原在日本名气比野田大得多,石原作为非党人士受的制约非常少,比野田少得多,而且僵局还在于“岛主”不“卖给”全国内阁,要“卖给”东京都。

但是,到这个星期,情况突然发生了突变。石原不再那么坚持由东京都“购买”了,“岛主”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不再坚持一定“卖”给东京都。为什么会这样?很奇怪。石原一向那么坚持,野田内阁那么被动,为什么突然变化了?我的分析,是石原害怕了,中日关系如果急剧恶化,日本国内会反过来谴责石原,他承担不起。另一方面,石原的儿子现在是自民党干事,已经到了二把手的位置,目前民主党的力量在日本国内越来越衰落,自民党的机会正在凸显。石原的举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疯狂,其实充满算计。

张春:目前中日钓鱼岛冲突的焦点是日本的“国有化”尝试。自1895年日本非法占有钓鱼岛之后,该岛“所有权”发生过多次演变:先是日本政府非法占据,然后非法出租,然后非法出售,此后又有多次私人“买卖”,现在日本政府试图再次“买回”。换句话说,即便日本实现“国有化”,既不会开启先例,也无法使其非法占据钓鱼岛的行为合法化,因为中国一贯强调这种“买卖”是非法行为。

这次的钓鱼岛争端,就中日双方冲突的激烈程度而言,无疑是非常严重的,但从性质上来看,我认为并不是历史上最为严重的。2010年9月日本逮捕中国船长并试图适用国内法进行判决一事,性质或许更为严重,背后的斗争也更为激烈。其逻辑在于,如果日本成功使用国内法判决中国船长,就标志着日本成功地将钓鱼岛纳入日本国内法管辖范围。如果得逞,日本将开启前所未有的先例,从此后便真正具备“合法管辖”钓鱼岛的权力。这正是“船长事件”之后,中国强烈反对、双方激烈斗争的根本原因所在。

三联生活周刊:如何理解这一轮钓鱼岛冲突的特殊复杂性?

时殷弘:这个星期新的问题已经出来了,如果所谓的“国有化”真的是用来阻挡石原的,既然石原势力减弱,“国有化”就应该搁置,为什么野田政府突然又加紧“国有化”?“国有化”与东京都“购岛”,于是在客观上似乎已经呈现出是一种“演双簧”的局面,在中国方面看来,似乎是配合好的阴谋,并不是一种阻挡,都是加强日本对钓鱼岛的非法占有。这样一来,问题就严重恶化了。按照以前的阻挡说法,中日之间还有缓和妥协余地,现在就不同了。如果9月11日,野田内阁真的要签署“国有化协议”,突然公开宣称钓鱼岛“国有化”,那中日关系必然到达前所未有的紧张,中国政府也只有做出历次中日关系危机中都没有采取过的更强硬的措施。

张春: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中日钓鱼岛争端是迄今为止最为复杂的一次。历史上的多次钓鱼岛争端基本上都限制在双边关系范围之内。少数时候美国曾试图插手,如建议中美日三方围绕钓鱼岛问题展开磋商,也都未成功。尽管目前的冲突也未正式引入外部力量,但美国的介入是非常明显的,前几天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华便被认为是调解中日钓鱼岛争端的一项举动。更为重要的是,此次中日钓鱼岛争端被认为与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在南海岛屿归属上的争端是密切相联系的:日本有趁火打劫的企图,东南亚国家也肯定有观察中日冲突以决定未来措施的考虑。换句话说,目前的钓鱼岛争端不过是当前东亚地区领土领海争端集中爆发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

倪峰:必须注意到一点,不管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使用什么手段,在所谓的“所有权”问题上完成怎样的倒手“买卖”,日本通过国内法完成的岛屿“买卖”,在国际法上是不成立的,没有意义,原来是什么状态还是什么状态。但是,在舆论上这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现在日本国内政局这么乱,外交谈判基本不可能,野田内阁并没有掌控力。这种情况下,就是一种“危机边缘政治”,考验双方共同的承受力,在最后的平衡点上找到新的解决方式。一直上升到彼此都耐受不了了,整个社会都受不了了,可能才能碰撞出一个新的模式。

集中爆发的争端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继南海问题之后,东亚的领土领海争端也会在这个时期集中爆发?

张春:最近一段时期,中日、俄日、韩日、中国与东南亚部分国家都围绕领土领海争端发生了规模不等的冲突。这是很多复杂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国际政治逻辑而言,核心要素是各国对国际权势转移进程的控制权或影响力的竞争,以期塑造对自己更有利的国际权势转移后果:美国的战略东移更多是要“管理”中国的崛起;东南亚国家是要利用这一机会在中国完全崛起前制造各种既成事实;韩国与日本则更多是在竞争美国同盟体系中的优先地位;俄罗斯是要证明其“强势归来”。

周方银:这个时期东亚问题的频发,带着一个明显的烙印,就是中国的崛起,及其在地区层面引发的复杂反应。这种说法,并不是说问题是由中国引发的,而是说它们是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发生的,是相关国家主动政策选择的结果。在原因分析上,有一种机会窗口的观点,认为中国崛起势不可挡,按照当前的发展趋势,迟早会成为东亚的主导,再过5年或者10年,周边国家将越来越处于更不利的谈判地位。所以必须利用现在这个中国真正崛起之前的脆弱窗口期。同时美国刚刚宣布重返亚洲不久,这也是一个时机,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争端的爆发,也是这些国家考验美国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绑架”美国。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注意到,这些岛屿之争,与一些国家的选举期在时间上高度重合,这是选举政治的必然结果吗?

周方银:从具体的岛屿争端冲突上来看,不管是俄日的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之争、韩日的独岛(日称“竹岛”)之争,还是中日钓鱼岛之争,国内政治的选举因素的确具有比较明显的推动作用,而且主要是把矛盾往激化方向、往难以调和的方向推动。但是不能一味夸大选举因素,因为那些国家的选举政治早就存在了,并不是现在才出现。不管有没有选举政治,各国的政治家的做法,在大多数时候,要从整体上顺应国内的民意,至少是要相当程度上顾及国内的民意,这是一个普遍的事实。民族情绪的特点,在于容易激发,而难以被平息。在民族情绪高涨的情况下,很多以前存在的政策选项将不复存在,或者不复可行,这对本地区相关国家之间的关系无疑会产生影响,除非有更重要的利益和风险,才能改变政治关系发展的路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