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韩国的岛争逻辑

2012-09-18 16:20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7期
“过犹不及”正是青瓦台在岛争中揣度权衡的写照:在东亚安全的大背景和美日韩三角的框架下,韩国应当如何在日韩关系和独岛之争中做出选择?

8月10日,韩国总统李明博(右一)在独岛(日本称竹岛)上视察

 “这个人到底怎么了?”在8月10日韩国总统李明博成为首位登上独岛(日本称“竹岛”)的韩国国家元首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一次国会会议上脱口而出。显然,李明博的动作超出了日本的预期。野田17日经韩国驻日使馆转交给李明博一封亲笔信,称李明博登岛的做法和谈及日本天皇时的言论让人遗憾,建议把两国领土争议递交国际法院处理。这封亲笔信很快被印上“退回”字样,原封不动地用挂号信寄还。在野田看来,“这是在惯例上不可能发生的事”。

但在铺天盖地的“登岛”报道之后,青瓦台又以相对低调的方式调整了独岛防御演练。按照惯例,韩国每年两次举行定期演习,原定日程为4天。此次演习虽未应日本要求取消,但独岛防御演习在7日一天举行,8日至10日为海军参加的定期海上机动演习。往年的演习中海军陆战队演练登岛的项目则被临时取消。青瓦台官员向媒体表示,如果不进行独岛防御演练,可能给外界传递错误的信息,但总统访问独岛已充分显示了韩国守护领土的意志,取消登陆演习是以免过犹不及。

“过犹不及”正是青瓦台在岛争中揣度权衡的写照:在东亚安全的大背景和美日韩三角的框架下,韩国应当如何在日韩关系和独岛之争中做出选择?

独岛背后的韩日关系

上世纪90年代后,进入民主选举时期的青瓦台一直存在这样的轮回:每5年,当选的新总统都会承诺与日本搞好关系,但当任期进入后半段,两国势必因为历史与领土问题进入一轮对抗。但是,韩日政府间关系,特别是安全合作并未因此改变向前的态势。

1998年10月,新当选的金大中以国宾的身份对日本进行了正式访问。新总统提出“日韩关系是韩国对外关系的核心之一”。为了扭转历史问题和受“冷战”战略左右的双边政策,这次访问期间,两国签署了《21世纪日韩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宣言》。在《共同宣言》中,日本就过去的殖民统治向韩国做出了书面反省和道歉,金大中则表示今后不再提历史问题,从而使两国首次以文件的形式“清算”历史,“翻开了韩日关系史新的一页”。

历史往前推一年,就不难理解韩日双边关系的温度为何会在“冷战”结束后不降反升。1997年7月16日,朝韩双方在停战军事分界线附近发生激烈交火。这次冲突彻底宣告金泳三政府在20世纪末实现南北统一的愿景的破灭。金大中以及他的继任者都明白,朝鲜半岛的统一须作长远打算,韩国的当务之急是面对朝鲜的核问题搞好安全保障。

登岛之后,8月14日,李明博在参加韩国教员大学举行的一次会议说:“假如日本天皇想要访问韩国,我认为他应该真诚地向那些为独立而付出生命的人道歉,这才是有意义的。”谈到视察独岛的考虑,他说:“这是我两三年前就想做的事”,“日本没有很好地理解‘加害者’和‘被害者’的立场,(登岛)是为了提醒他们。”

这与他上台之初的态度形成了微妙的对比。2008年,李明博上台时即表示,解决朝鲜弃核问题是韩国的首要任务,韩国将实践“有原则的实用外交”。他多次说不会总要日本道歉。韩国驻日使馆甚至在2008年4月一度删除其网站中关于独岛的历史和地理位置的表述。在韩国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三一运动”纪念大会上,李明博曾说:“强调意识形态的时代已经过去。日韩关系必须以实用主义为基础,开启面向未来的新时代。我们不能回避历史,但我们更不能故步自封地仅仅局限于过去。”

韩日双方都以新总统的登台为契机。2008年2月25日,日本首相福田康夫亲自出席李明博总统的就职仪式,是东北亚国家中唯一到访的首相。4月,李明博结束访美后访问了日本,是韩国总统近4年来首次访问日本。但很快,李明博就面临了独岛问题的挑战。2008年7月,日本政府告知韩国,将在初中历史教科书教学大纲中将独岛认定为日本领土,但为顾及韩国感受,“应提及与韩国的主张存在分歧”。李明博对此的回应是:召回驻日大使;韩国国会向日本派遣抗议团;总理韩升洙乘坐直升机到独岛宣示主权;韩国海军驱逐舰在独岛附近军演,首次动用最新型F-15K战斗机。

事实上,这次由日本率先挑起的独岛争端对李明博政府来说不啻于一次表现机会。当时,青瓦台“屋漏偏逢下雨”。作为签署《韩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要条件,李明博刚刚答应从美国进口牛肉。6月,因担忧进口美国牛肉可能给韩国带来疯牛病隐患并冲击韩国本土农业,韩国爆发百万农民大游行。这场“牛肉风波”导致总统室室长、总统府全体7名首席秘书官、总理和内阁集体辞职。新总统的支持率在当选107天内从70%降至20%。7月11日凌晨,又有一名在金刚山旅游的韩国女游客误入朝方军事禁区,被朝方士兵开枪击毙。

民族情绪的交汇点

独岛由东、西两个小岛和34块岩礁组成,总面积为18.6平方公里,两岛之间有一条150米宽、330米长的水道相隔。独岛距韩国郁陵岛约90公里,距离日本最近的隐岐诸岛约为160公里。从实际价值上看,独岛远逊于北方四岛和钓鱼岛:东西两岛四周悬崖峭壁,航船难以停泊,只有东岛南部有一些滩涂。日本在1905年时曾在独岛上建立过一个观测站,用于当时的日俄战争。现在韩国同样在此建了雷达系统,从这里观测俄罗斯的太平洋舰队和朝鲜、日本海军的动作。2005年,韩国方面宣称独岛周边海域可能有6亿吨的天然气资源,但具体的位置并未确定。

自韩国独立之后,独岛一直是韩国民族主义最重要的议题之一。首尔国立大学教授金喜敏指出,韩国在独岛问题上的一贯强硬并不出于实用主义的考虑而是基于反日情绪。 

朝鲜战争期间,日本趁机占领独岛,并立碑宣告主权。1952年,朝鲜战争老兵、韩国人洪淳七南下釜山,在美国军营附近购得武器,于次年4月,组织退役军人和当地渔民40余人,组建“独岛义勇守备队”,成功登陆被日本占领的独岛,并插上了第一面韩国国旗。这支“独岛义勇守备队”经历了大小50多次战斗,成功守卫独岛长达3年零8个月,直至l956年韩国海洋警察守备队接管独岛。

在首尔,关于日本殖民的永久性展览时刻提醒着韩国:“在我国的5000年历史中,我们曾从许多外国侵略和国家危机中复苏过来。但是,在1910年,日本对我国的侵害让我们留下了耻辱的一页。”36年的日本殖民史后,在重建韩国国家身份的过程中,没什么比洪淳七重夺独岛的故事更具有代表性了。“除了领土问题,独岛关乎历史。”韩国前外交部长宋旻淳说,“对韩国人来说,独岛担负着特别的象征意义,它象征着日本对韩国36年的殖民。任何时候当韩国人听到日本关于独岛主权的声明,他们都会视它为日本对历史不予道歉的证据。”

在巩固实质控制权和宣传韩国对独岛具有主权的事实方面,韩国一直在践行一条政府与民间相结合、互为促进的道路。1965年3月,韩国渔民赵宗德把家搬到独岛,并在独岛海域捕鱼。政府同期开始在岛上建设包括渔民住所、储水箱、净水设施、食品储藏设施、发电室、通讯设施及简易气象站等在内的民用设施。1980年,日本重申对独岛主权后,赵宗德说:“至少有一个韩国国民住在独岛。”1981年,他正式把独岛登记为自己的永久居住地,成为第一位居民。同年,韩国政府1981年在岛上修建直升机场和守岛工事。1996和1997年,韩国对直升机场进行了扩建,在东岛上修建了耗资180亿韩元(当时约合1850万美元)、可停靠500吨船舰的码头。韩国还展开了“泛国民独岛户籍迁入运动”,已有超过2000人将户籍迁到独岛。

在韩国民间,独岛的意义已经成为不可动摇的事实。韩国网络、公营、私营电视台每天都会播放独岛的天气预报,一些电视频道在每天的播放结束时都会放上一段独岛的视频,而所配的音乐正是韩国国歌。民间的独岛学会每年不定期举行学术会议,研究并讨论独岛的历史及以后的展望;全国护独岛马拉松大会每年举办马拉松比赛来宣传独岛。韩国十几万网民曾在2008年慷慨解囊,自发募捐资金在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等各大世界媒体上刊登一系列独岛宣传广告。2010年,韩国民间组织和韩国教师联合会一道将10月25日设为独岛日,决议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教育韩国的孩子热爱这个遥远的地方。就在今年7月份,首尔刚刚举办完集会,旨在推动社会和企业对维护独岛主权的责任感。在活动中,年幼的孩子们在饼干上写着“我爱独岛”。在李明博到访独岛后,韩国的一些大学生、歌手和演员热烈支持了他的行动,并组织了一场长达220公里的通向独岛的接力游泳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