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让我们“结巴”起来

2012-09-13 13:48 作者:舒可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7期

自左上顺时针方向:格罗伊斯、王家新、汪建伟、欧阳江河、张永和

“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语言吐露记忆,编写故事,陈述观点,有时他甚至可以具有优美的风格,风格还赋予了他合宜的方法,令他成为为人称道的作家。但当要挖掘故事下面的东西,剖开观点,以达到没有现成记忆的区域,需要毁灭自我时,那么要成为一个‘大’作家,这显然是不够的。”德勒兹在这里谈论的是作家的结巴,他在作家的叙述中区分了两种结巴,一种是作为引导语,比如,“他结巴地说……”这种引导语只是一种触及形式的外部指示。而真正的结巴不借助于引导语,而是在叙述中让相关的内容形式、气氛特征或环境本身结巴着、颤动起来,这时的语言,方法必定是不合宜的,它会远离圆熟顺嘴的平衡,风格也成为无风格,而这样做的效果是能够“令一种未知因素流露出来”,这时的语言将不再是传达故事的工具,而是传递关切和问题的中介。

在公共领域,思想也可以作为具有这种作用的中介,而不是作为一种知识权力,也不是作为启蒙的方式。启蒙更多是发生在阅读或沉思的时刻,公共领域则是多种思想的汇集之地,是在一起,与我们共同面临我们的关切,寻找表达愿望的途径。因此,公共领域存在的基本条件是多样性,是个体与个体的相互参照。只有存在差异,我们才是真正相同的人。无数人用同一思想来理解他们的共同生活,尤其是在导致各种对立的意识形态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思想,会导致思想的贫乏,阿伦特对付的方法就是让那些借助思想标签做了回答的问题重新成为问题。

2012年三联生活周刊文化节上,我们设置的主题是“思想·广场”,借助了广场这个比喻。我们试想一个公共广场,其愿望是在比喻的意义上模拟这样一种汇集之地。在这里,所有的讲座,对谈的学者,以及所有的参加者,无论是主讲人,还是听讲的人,都是“与”以及“在一起”的关系。

虽然,话题的产生来自主讲者们,但由于我们邀请了不同学科不同气息的思想者,并且选择了一个集中却又分割的空间,可以让分散的话题都能够在此展开,至少在物理空间的意义上,让多种思想、多种实践可以汇集一地。如阿伦特所忠告的,哲学家在这里要放弃傲慢的假设,但却能让思想展示出本来的尊严。所有的参加者,由于是“与……在一起”的关系,因此被设想为是“本着”自由精神而思考,而不是“为了……”而思考,“为了……”的方式总会使思想烙下工具主义的痕迹。而“本着”,就是使所做之事与这种价值相关而获得意义,这种价值既不服务于所做之事,也独立于结果。“为了”实现一种价值而做事,其中的功利倾向可能导致不择手段,以及对多样性的压抑,以至于远离了所要的价值。沃格林曾提醒我们:无论什么价值,当它被建构为一套体系或规范的时候,就可以不和具体事务发生关系,也将拒绝怀疑,思想也就被禁止。

因为广场所具有的多样性特征,使它与宣示真理的课堂或传道不同,也是因为多样性,它所提供的任何审慎的思考都可作为供我们权衡的意见和经验,因为,公共领域是个意见领域,而非真理的领域。依照阿伦特的分析,真理是排斥意见的,因为真理面对的是永恒事物,像启蒙一样,它注定了寻找或领悟真理只能在一个与公共领域不同的地方,沉思的,个人的。一旦以真理发现者的生活方式加入公共生活,公众就将被降低为被动一方,一旦作为交谈者的他者被视为对手,交谈将局限于水平的对话,成为倾诉,思想也就失去了作为探索的中介力量和作用。而思想作为意见,只有在它建立的世界图像中得到了别人同意时,它的思考才具有约束力,这些思考或许对理解不断流变的生活有所助力,也或许会让我们结巴起来,动用我们自己的结巴去让未知的领域流露出来,从未知的深处唤起可能性的轮廓。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