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刘索拉:音乐是有立场的

2012-09-10 11:40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9月15日,刘索拉将以《对声音的反省》为题,讨论如何找回演奏的灵魂并挖掘中国传统音乐中的神秘气质。在本次“思想·广场”的演出中,她还带来自己打磨了10年的乐队,将引发我们对当代音乐的重新认识。

三联生活周刊:能先聊聊你现在做的音乐吗?

刘索拉:我现在还是在进一步摸索当代音乐(Contemporary Music)的各种可能性,比如我用10年的时间打磨出了一个中国的乐队,却没有在意保持出版唱片等等。因为在纽约的经验,使我觉得音乐工业使音乐家过于依赖录音和制作技术了,在美国的音乐家一年要录制很多唱片,而实际演出和录音往往相差很远。久而久之,现场把握音乐的能力就在消失。我本人常常在演出中听到“不完美”的声音,但现场演出才是音乐的实质所在。

我的这支乐队可大可小。以中国最传统的打击乐、弹拨乐为主。这支乐队曾参与了我歌剧的演出;曾和美国爵士音乐家、非洲音乐家都有过合作;和德国现代室内乐团Ensemble Modern一起演出过。他们大都是国内获奖的独奏家,现在都是很国际化的演奏家,对于任何新的信息不会感到奇怪。这次,吉他手老五也会加入进来。简单地说,这支乐队是有摇滚精神的当代音乐乐队,他们不仅拥有一流演奏技术,试奏很快,并乐感很好,有个性。现在这个集体演奏时能量很集中,不软。

其实,在实际演出时,当代音乐面临很多尝试,因为很多实验从来没有人做过,所以很多问题都是靠自己领悟和解决,比如对音乐的理解、音符与音符间的关系、音响处理,乃至在舞台上,每个乐手的个性如何展开。

三联生活周刊:当初在美国录“蓝调在东方”是一种尝试?

刘索拉:1994年,作“蓝调在东方”的时候,我的想法是:不排除学院,不排除流行,不排除世界各类戏曲说唱,不分国界。之后,我开始变得极端,真正开始进入我爱好的音乐中了。“蓝调在东方”以前,我在中国和英国都录过音,但方向非常不清楚,尤其在中国时录过流行歌曲、轻摇滚、摇滚歌剧,都是80年代的尝试,现在都不能再听了。

“蓝调在东方”那张专辑包括了京剧、昆曲、朝鲜说唱、日本傩戏、爵士、蓝调等等,其实就是一种实验,很难分类,在美国,它被笼统地划分成爵士或者蓝调,其实都很牵强。准确地说,它是我早期在不同音乐中寻找相同人文本质的一种尝试,一个简单的尝试。今天的音乐流派和叫法都太多了,但有些音乐还是不能根据分类来识别的。

“蓝调在东方”中的《伯牙摔琴》一曲,器乐部分是事先写好的,而人声部分全部是即兴。那还是阿城启发了我,当时我们聊到说唱音乐,他就送给我一套“今古奇观”,我翻到《俞伯牙摔琴谢知音》,马上觉得可以唱出来。然后就写出了钢琴、萨克斯风、贝斯、琵琶等部分,但是没有写旋律。人声部分全空出来,等录完器乐部分,该录人声了,我翻开书,直接看着书唱。这其实是古代人的本事吧。比如你说到我2000年录制的“隐现”,其中很多曲子唱过都忘了,都是High着唱的。

三联生活周刊:能形容一下你现在所做的音乐吗?

刘索拉:我这次演出的曲目,大部分是过去演过的。但是,每一次演出前还是排练很久,总是有新的成分加入进来。比如,人员不同,我就重新配器,乐器不同,连气质也会变化。比如老五的加入,使《爸爸椅》这个作品很不一样了。过去主要是爱米娜弹的蓝调钢琴和我的人声,而新的演出会更突出吉他和人声,钢琴的音乐更加装饰性。另外,这次有几个更年轻的音乐家加入,他们对音乐的表现力会使音乐产生变化。

三联生活周刊:你所认为的当代音乐应该是什么样的?

刘索拉:当代音乐综合了各种信息,由于信息多,就更强调极端的个性和更少个人化。它不是浪漫派音乐,不是纯粹发泄个人情感;不是非理性的,而是介乎于理性和非理性之间的,即便有最大的能量和最极端的爆发,也需要极好的控制能力。这一点,和New Age、Fusion是不一样的。我所做的音乐是设计过的,彻底有设计理念的。我认为,当代音乐继承了现代艺术很多的因素,绝对不是什么“东方遇到西方”之类的话可以概括的,那种概括太表面了。

很多人听当代音乐时的感觉像是“被排斥在外”了,我可以举个例子。《教父》、《现代启示录》的导演科波拉(Francis Coppola)现在拍独立电影,他曾经给我介绍过他的新片,我刚开始看的时候,也觉得比看《教父》费劲,我看电影的水平,也就是年轻人听House音乐的水平。每个人都有“瞎”的地方,我在电影方面就彻底“瞎”。所以我就开始用理解音乐的方式来解释艺术电影,这样一跨界理解,马上就看出不同的名堂了。科波拉对他的独立电影的解释是,重新当学生。我想这就是当代艺术家对一切艺术的态度。保持好奇。

这个艺术世界很大,任何东西一成形就会成为主流,只有不停探索变换形式才使艺术活着。对我来说,要在当代音乐中给自己建造迷宫,把自己给绕进去,再转出来,很开心,想进来绕的人肯定还挺多的,很多年轻人是希望人生有智力和能量挑战的。这也就是我之前所说的当代艺术家极端个性化的表现吧。我说的同样例子也可以用在不同艺术类别上,比如当下在国内,大家讨论电影可能更多些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