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专栏 > 正文

人证与输家

2012-09-03 11:45 作者:张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500次兴奋剂检测未曾有过阳性记录的阿姆斯特朗

“科学并不能决定一切。”说这话的人是国际反兴奋剂组织的总监霍曼。他意味深长地说道:“当今世界,如果你要专注于一项事关兴奋剂的案件,那么单单依靠兴奋剂检测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当你面对十几年间历经500次药检而从未曾倒在试管之中的阿姆斯特朗,似乎更应找到搜寻证据的其他手段,以便将证据的链条充分加强。”

“我受够了!”(Enough is enough),这句话阿姆斯特朗发自肺腑,至少我相信。当然,也会有人说,曾经的全民偶像这一次举起的是白旗,经受不起美国反兴奋剂组织(USADA)CEO泰格特长达数年的“政治迫害”只是借口而已。泰格特10年前进入USADA,5年前成为这一组织的领航者,此前最得意的案例之一是扳倒了另外一位职业自行车名将兰蒂斯。6月,USADA正式就阿姆斯特朗服用兴奋剂提出诉讼,一旦可以进入到独立司法调查阶段,至少5名证人会出庭指证阿姆斯特朗曾有服药行为,甚至还曾劝导他人使用多种类型兴奋剂。奥运会的狂潮一度将这一兴奋剂惊天大案的进程彻底淹没掉,USADA曾经威胁说,证人均来自职业自行车界,甚至还包括多名阿姆斯特朗在美国邮政车队的队友,如果有必要的话,证人数量可以增至10人。

近10年来一直捍卫自己清白的阿姆斯特朗放弃抗争是因为被人证最终压倒吗?泰格特坚信于此,他公开说,阿姆斯特朗深知所有的证据,他也知道队友们会说出什么,因此他不敢与他们面对面,更加不敢面对的是未来有可能存在的司法追诉。你仔细想想看,阿姆斯特朗确实一再强调要控方给出证据,而不是否认服用兴奋剂本身,此中玄机也许真是在给自己留余地,但欺骗司法可是更大的罪责。泰格特甚至还得意地说,就在正式宣布剥夺阿姆斯特朗环法七项冠军以及对其终身禁赛的当晚,他接到了一个未曾期待的电话,一位必须隐去姓名的职业自行车圈内人继续爆料,称是群体性服药的行业风气害了阿姆斯特朗,想独善其身难比登天。

这个逻辑是很容易被人接受的,尽管阿姆斯特朗团队采取的策略是一再质疑USADA在此案中的合法身份,但是USADA还是决绝地将1998年8月1日之后阿姆斯特朗获得的七项环法冠军通通剥夺了。好吧,也许这件事情更应该是环法组委会所为,但无论是谁,都要面对一个巨大的问题:阿姆斯特朗可以因为过失而失去冠军,那由谁来公平地获得这七份迟到的荣耀?

1999至2005年,7年间,环法前五名,总计35人次,在阿姆斯特朗举起白旗之前,包括他在内仅有3人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直接与兴奋剂发生直接关联。阿姆斯特朗倒下之后,仅存两人。1999年环法,阿姆斯特朗从癌症阴霾下回到人间后第一次夺冠,那年的前五名如今看来无一不是与兴奋剂千丝万缕,此前亚军祖勒所在的菲斯蒂娜车队在一年前的环法大赛中爆出集体服用EPO的丑闻,第三名艾斯卡丁在2004年被指随车队集体服药,第四名杜法克斯也是1998年菲斯蒂娜车队丑闻中的主角,第五名卡塞洛2006年被西班牙警方确认服用兴奋剂。

这仅仅是1999年一年之事实,此后6年中,仅有2001年的第四名基维列夫和2003年的第五名祖贝尔迪亚理论上尚属清白之身,其余均以落马而告终,其中就包括此次被USADA鼓励作为污点证人出面指控阿姆斯特朗服用兴奋剂并鼓励队友服用的美国车手汉密尔顿,此人曾经是2003年环法赛的第四名,在雅典奥运会上夺得金牌,同年药检呈阳性,但神奇地继续拥有金牌,2005年被禁赛两年,2009年再次倒在药瓶之中,声名狼藉。

看着这些惨烈的事实,谁才是最大的输家呢?当然是职业自行车这项运动。再以环法为例,自1998年至今15年间,完成比赛的高水平车手中至少有1/3服用过兴奋剂。15年,15个冠军,七冠王阿姆斯特朗倒下,1998年冠军、名将潘塔尼堪称“老药王”,三冠王康塔多承认服药,兰蒂斯(2006年冠军)早已认罪,仅仅存留了2008、2011、2012年三个年份的冠军尚属清白之身。这是怎样的一项运动啊!

长期浸淫在职业自行车运动之中的资深记者们在阿姆斯特朗举起白旗之后,纷纷撰文“缅怀”这位曾经的偶像和运动象征,没有人过度苛责,甚至有人动情地写道,在上个世纪最后几年间,阿姆斯特朗绝对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好青年,可是拿了环法冠军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那条不归路意味着什么,也许只有阿姆斯特朗一人知道。

职业自行车运动大面积服用兴奋剂是公开的事实,而非仅仅是秘密了。2004年,环法出发前的新闻发布会,气氛有几分凝重,那个年份对于阿姆斯特朗很重要,自那之后,有一种执著的力量就是要证明他有服用兴奋剂行为。面对这份质疑,阿姆斯特朗在现场一字一句地说道:“要想指控些什么是需要证据的。”他那时目光说不定与坐在第一排的美国记者沃尔什有过交锋,正是这位《队报》的调查型记者与同事巴列斯特在那一年推出了《洛城机密》一书,公开罗列事实,试图说服世界相信全民偶像在服用兴奋剂。

沃尔什近日颇为感慨,他说自己为了阿姆斯特朗服用兴奋剂写了四本书,事实早在那里,但一直不被采信。职业自行车运动不仅仅是运动员和教练员出了问题,关键是项目的操控者有问题,这项运动烂透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