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这个国家的细部与细节

2012-08-30 17:06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哥贝克力石阵的发现,说明土耳其南部很有可能是人类宗教的起源地,甚至有可能是整个人类文明的起源地。如今这块地方变成了土耳其的工农业生产基地,人类文明正逐渐越过宗教这个坎,向着更高级的地方前进。

哥贝克力石阵

尚勒乌尔法(Sanliurfa)是位于土耳其南部的一座旅游城市,在土耳其语里的意思就是“先知之城”,因为先知亚伯拉罕据说就出生于此。这里靠近叙利亚边境,看上去更像是一座阿拉伯城市,大街上经常能见到穿着拖地长袍,把脸全部蒙住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妇女匆匆走过。据导游说,这座城市是东西和南北两条古代贸易路线的交叉口,也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因此历史上战争不断,市中心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古城堡,可惜因为城堡损伤得太厉害,谁也看不出它到底建于何时。

尚勒乌尔法北边有一片丘陵地,我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其中海拔最高的大腹山(Gobekli Tepe)。今年4月的一天,我从市中心出发,沿着高速公路向东北方向开,路两边全是农田,种的大都是小麦。因为气候干旱,当地政府修建了多条水渠,我见到的最宽的一条竟然有10米多宽,简直就是一条运河,看得出土耳其政府非常重视农业,在农业基础建设上下过大工夫。事实上,土耳其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真正做到了粮食自给自足、完全不需要进口农产品的国家,这一点连向来自诩为农业大国的中国都做不到。

土耳其人口密度不算低,气候条件也不算好,做到这一点难度很大。缺水还是次要的,更大的困难是土壤的肥力不足。原来,这块地方属于新月沃地(Fertile Crescent)的北端,是农业的发源地。也就是说,这块土地已经被人类耕种了上万年,土壤养分流失严重。

按照教科书上的说法,大约在公元前9000年,地球最后一次冰川期结束,气候逐渐变暖,植物恢复了生机。在中东地区的一个形如倒扣弯月的区域(即新月沃地,也就是如今的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伊朗和土耳其南部)出现了原始的农业,农业带来的稳定产量使得住在这一地区的人们放弃了游牧和采摘的生活方式,定居了下来。随着人口的增加,定居点不断扩大,出现了村庄和集市,人们在交往和合作中划分了等级,开启了心智,出现了艺术和宗教,人类文明就这样诞生了。

布尔萨清真寺里的小男孩

那么,农业为什么只在新月沃地出现了呢?美国著名历史学者杰瑞特·戴蒙德(Jared Diamond)在《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中指出,因为气候和地理位置等原因,新月沃地恰好存在一批适合耕种的植物品种,纯属运气好。他认为,农业是一个革命性的概念,不可能是某人灵光一现想出来的,而只能是大自然呈现给人类的礼物。考古学家曾经在距离大腹山东北方向不到100公里远的地方发现了最接近现代单粒小麦(Einkorn)的野生小麦,单粒小麦是小麦的一个突变种,不但可以自花授粉,而且种子成熟后不会从麦穗上脱落。前一个特性便于育种,后一个特性便于收割,这两条是农业之所以能够诞生的关键所在,缺一不可。

以上就是历史学家关于文明起源的传统观点,但是在大腹山下挖出来的一处史前文明遗址彻底颠覆了这个理论。大腹山很好找,我按照路标的指示顺利地开到大腹山脚下,这是一座被农田包围着的小山,比四周的平原高出将近100米。让我惊讶的是,如此重要的遗址竟然没有围墙,也不收门票,只有一对父子负责看守。他俩本是附近的农民,当年被考古学家雇来挖土,参与了整个挖掘过程。后来两人自学成才,看大门的同时兼任导游。

我顺着一条盘山小路往山上走,沿途看到一块石头上有很多小圆孔。导游解释说,这是古人处理石头的一种方法,即先用简单的石器在石板上凿出一排圆孔,然后再将其敲断,有点类似于撕邮票。

走到山顶,眼前出现一个大坑,里面有4个大小不等的圆形建筑物,大的直径有20多米,小的也有近10米。建筑物四周用砖头垒成,中间竖立着若干T形石碑,最高的一块有5.5米高,重达16吨。石碑上刻着很多动物浮雕,出现最多的是狐狸、蝎子、野猪和蛇等能够伤人的凶猛动物的形象。可惜不少石碑都被考古人员用木板包了起来,导游也不让游客下到坑中,看得不够真切。

据导游介绍,这座山自古以来一直被当地人视为神山,传说这里是神灵居住的地方。上世纪60年代考古学家猜测山下埋着东西,结果挖出来一些燧石做成的石碑残片,但他们以为这是拜占庭时期的墓地,而类似的遗址在土耳其遍地都是,不稀奇,便放弃了。1994年,德国海德堡大学考古学家克劳斯·施密特(Klaus Schmidt)来此考察,意识到这是一处比拜占庭更为古老的遗址。他申请到一笔钱开始挖掘,终于挖出了这些奇怪的石碑。如今考古界按照大腹山的土耳其名字,称其为“哥贝克力石阵”。

从石碑的形状和动物浮雕来判断,这是一个典型的宗教祭祀场所,石碑上刻的动物要么是原始人的精神图腾,要么是原始人请求它们不要伤人。T形石碑则很可能是站立的人形,代表了某种宗教仪式的图腾形象。同位素年代鉴定显示,最早的建筑建于公元前9600年,比此前已知最早的人类寺庙还要早5000多年,甚至比农业的出现还要早。最晚的则建于公元前8200年,此后就再也没有新的建筑了,仿佛这批建造者突然放弃了这块地方,再也没有回来。

石碑所用的石材来自距离此地800多米远的一处采石场,当年显然没有任何运输工具,就连轮子、金属和玻璃都还没有被发明出来,这些巨石大概是用圆木滚动的方式运到山上的。施密特估计建造这些寺庙至少需要几百名工人同时工作,这说明建造者已经懂得了分工合作,其文明程度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