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行走南疆:绿洲中的城与人

2012-08-30 16:34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南疆一路行走,虽然重点是沿途的历史遗迹,包括那些传承下来的有形无形的文化遗产,可是,最后留在心目中的,却永远是绿洲里的人的影子,遗迹在绿洲居民的衬托下,才活生生起来。

和田:废寺的重现

热瓦克佛寺好像是泛着白光的沙漠里漂浮着的一艘黄色的大船,四周没有边际,后人用木栈道围绕它修建了一圈游览线,似乎这就是现代人和它唯一的关系了。陪同者反复劝我们不要来,说这就是一座荒废的“土堆”。

从和田的墨玉县到洛浦县的玉龙喀什镇,一路上看过了中亚腹地的典型地貌:绿洲,戈壁再到沙丘,然后又是绿洲,戈壁,反复回旋出现的风景让人生出倦意。可到了热瓦克佛寺所在的库拉坎斯曼沙漠,一切变得不一样了,不再有一丝一毫的绿色,大片大片的沙漠蔓延开来,赤裸裸地不遮挡的炎热。从汽车不能行进的路段,到热瓦克佛寺遗址,至少还有两三公里步行的路程,没有任何树荫,天上也没有云层,远远的沙漠里只有一条不清晰的道路。

1901年4月11日到18日,斯坦因曾在这里考察了7天,这是一座以塔为中心的佛寺,正方的院塔和院外的庙宇院墙近乎正方,四面墙外壁皆有泥塑佛像的残迹。当年斯坦因看到的,还有91尊佛像散落在墙壁下或沙漠中,他一一留下了照片。现在100多年过去,这些佛像已经荡然无存。斯坦因之后,又有若干探险队来此盗掘,直到1942年,洛浦县县长周宝成发现了此地并组织了挖掘,挖出了最后的泥金佛像三尊。不过,最后,也不知踪迹了。

看不到佛像,并不影响热瓦克佛寺的美感。佛寺用土块砌成,呈黄色,我们去时正是大中午,整个沙漠在强光照射下泛出白色的强光,佛寺就更像一尊黄色的大船了。这是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只能沿佛寺远远地绕行一圈,不向普通游客开放,需要联系文物局才能放行。

对于我们这种纯外行而言,佛寺遗址确实类似黄土废墟,可是和田这种大片的废墟中,往往存在着惊人的美丽。位于和田策勒县的小佛寺的出土,就证实了这一点。于阗古佛国,就隐藏在这里。

几位喀什妇女们在等候给婴儿做体检

策勒距玉龙喀什镇大概50多公里,同样处于沙漠的包围中,这是一座不断被风沙逼迫的城市。听当地人介绍才知道,这里严重缺水,因为缺水县城搬迁过3次。民国时修筑大渠,才保证了基本的农业用水,可是还是缺水,只能种晚玉米,小麦4年才能轮种一次。1957年再次修筑贯穿县城的大渠,终于保证了县城被一圈绿树薄薄地包围上,是一片脆弱的绿洲。县城里的人最爱给外人讲的故事,就是策勒是“被风吹着跑”的城市,大风沙一来,县城就面临搬家的危险。

再艰苦的地方,也有人类痕迹。绿洲文明就是这样生成的,策勒人特别爱种树,每年6月洪水到来时,人们往往会引水浇灌自家周围的树林,因为保住树,才能保住生活的基本条件。

戈壁滩上看似没有植物,不过也有牧羊人,他们耐心地寻找着地下水源,这些了解沙漠的人并不心慌,他们几乎能找到每一处浅浅的绿色影子,让羊群去享受一段。小佛寺就是这样被一位牧羊人发现的。2000年3月,一位牧羊人在达玛沟挖红柳根准备烧火取暖时,从沙堆里挖出一尊佛像。牧羊人回村告诉了村民,一位村民想把佛像从沙堆里拉出来,用摩托车绑住了佛头,结果佛头被拉出来时撞碎了,很可惜,没人能够再复原。第二天,又有几个想发财的村民来寻财物,一无所获下,其中一人用砍土镘砍了佛像的腿,结果他第二天就跌进大渠摔伤了大腿。佛像显灵说传到了乡政府,小佛寺被保护起来,直到考古工作者赶来,古于阗国的“佛法汇聚之地”由此发现。

之所以叫小佛寺,是因为这大概是已知的最小的寺庙了,只有4平方米。可是这周围却是连片的佛寺遗址,在此间穿行,一处处挖掘到一半的佛寺遗址群落就在脚下,从这里到丹丹乌里克地区,100多平方公里内发现了20多处汉唐时期重要聚落建筑和佛教建筑遗址,每个佛教建筑遗址,都由多组寺庙组成。如此多的寺庙,说明这里当年香火之盛,有学者认为,这里就是中原高僧们往西天取经时提到的“小西天”。

走在废墟里,甚至可以看到那些翻出来露了半边面孔的壁画,恍惚带着犍陀罗风格的面孔,还有风流倜傥的唐人衣冠,红色的帽上簪花异常鲜艳。2号佛寺西南壁下方,有一组骑马人物像,上身穿唐朝紧身官衣,留八字小须,下面留着山羊胡,马前方均有沿着托钵滑翔的飞鸟。这是当年斯坦因也没有发现的珍贵文物。

这片佛寺毁灭于公元10世纪前后,当时于阗佛国遭信奉伊斯兰教的喀喇汗王朝的进攻,千年佛寺毁于一旦。这些佛寺没有日积月累于风沙之下,而是深埋土中,壁画颜色才维持得这么艳丽。

这一带,并非单纯的沙丘,偶尔有些芦苇丛,可以想见地下水源并不遥远,这些佛寺就这样和芦苇做伴了多年。这里壁画的基本风格与丹丹乌里克相同,有很多千佛题材的壁画,安排在成排的白色、红色组成的椭圆圈中,由此可以判断同为于阗佛国的佛寺建筑。

在伊斯兰征服过程中,这里是最后臣服的区域,附近山里还有一个阿萨古城,号称是当年信奉佛教的和田国王最后退守之处,城堡现在只剩下一片废墟了,但看得出用卵石和泥土夯筑的城墙,高耸在山头。因为伊斯兰军队发现了城堡的水源,堵死了水源出口,才导致古城军队的投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