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秀场后台 > 正文

“中国好声音”:大片与大饼

2012-08-30 15:21 作者:孟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几乎每位采访对象都承认,盲选是“The Voice”最炫的一张牌,当它出尽后,各国的版本都遇到难题:怎样保持观众的新鲜感和高收视?这才是“中国好声音”面临的最大困难。

浦东源深体育馆是“中国好声音”新的录制场所,2400平方米球场的中央是一方小小的拳击台,它的小,是与几乎要淹没它的四面观众席对比而成的,其实把这小小拳击台和对面四张传说每张80万元的红椅子以及乐队都算上的话,也有1000多平方米,相当于上海最大演播室的容量。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好声音”要开先例选择在体育馆录像的原因,美国版“The Voice”是按好莱坞的方式搭建了一个影棚。“大”——就是这个节目的追求。

电视大片里的正能量

我在采访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的时候,与从广电总局抱着奖状回来的浙江广电集团总编辑程蔚东不期而遇,这两张奖状属于他们的重头节目“中国好声音”和“中国梦想秀”。他实在忍不住要先拿给一线的下属们看,可能太过兴奋了,程蔚东讲话的语速堪比“卖凉茶”的华少。“相信主流,相信规律,相信受众!你也知道开会都是念发下去的稿子,我没念,自己讲了三个相信。这两档节目很触动人,某一天广电总局管理部门的某位领导告诉我:自从主持‘中国梦想秀’,周立波像换了一个人。”

夏陈安的补充印证了程蔚东兴奋的原因:“做电视做到既叫好又叫座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以前有的机构向我们推荐一些栏目比如读书节目,都没有观众听说过这个节目。有些收视率表现看起来很好的节目又恰恰因为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是上级部门希望调改的。‘中国好声音’这个节目让我特别兴奋的是,它把一些精英族群拉回到电视机前。”

夏陈安给“中国好声音”定下了一个概念——“电视大片”,广电总局送给它的名字是“大型励志音乐评论节目”,以区别于传统选秀。夏陈安喜欢看美国电影,他说:“它们传递了美国的价值观,美国的正能量以及美国的文明和文化。我在思考我们是不是做综艺节目非得低俗化才能获得收视率。”于是他根据集团王总“用精英的实力创造大众文化”的媒体经营理念对浙江卫视进行“顶层设计”,所谓的“顶层”和“大片”,除了体量,先要花费的就是物力和人力。“大投入、大制作、大视野、大影响、大主演,站在一个国家的角度来说,首先我们就给自己这样的定位,甚至是有一点国家意识的。”

“中国好声音”的四位导师:(左至右)庾澄庆、刘欢、那英、杨坤

首先是买版权,这在引进节目中已经很普遍,“The Voice”算是目前最贵的几档节目之一,也正是这个“正版”的梧桐木,才能吸引刘欢、那英这样的“金凤凰”。外传浙江卫视花费了8000万元给四位导师,实际上费用的支出和形式并没有这么简单,浙江卫视副总监杜昉解释说:“对于刘欢、那英来说,也有很多综艺节目给他们开很高的钱,他们也不会去,只能说,你可以理解成他们也是作为‘股东’的意思在里面。我们在尝试新的模式,导师的利益有期权的概念在里面,但并不是说我们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公司,利益按每人百分之多少来列,并没有到这个地步,只是这个项目有这个方面的尝试。每个人都有他的劳动所得,有一些可能是换取酬劳,有些是换取期权,有些是换取学员相当于换取未来。”

具体的金额没有办法以一季节目来看,或许要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跨度里,他们签署的合同以三年为期。程蔚东告诉记者:“我们这个节目完全是用一流大片的水平来打造,现在的节目投入肯定超过8000万元,这种投资规模不是每一家电视台都有能力可以承受的。”当时对这么大投入包括合作模式选择肯定是有分歧的。“夏陈安他们迅速上报集团,集团党委会马上开会拍板决定。合同约定把收视率、广告创收和合作团队的利益捆绑起来,他们每一期都会很努力,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跟这个团队捆绑在一起,他们不可能懈怠,收视率一旦掉下来,他们比我们还急,因为收视率掉下来意味着利益的损失。”双赢、把饼做大,而不是从一块饼上分走最大的那块,理论上大家都会侃侃而谈,但进入到谈判阶段,必须有一方对自己的利益做出让步,其实并不容易。

另一档大投入节目“中国梦想秀”是夏陈安思路里“电视大片”的第一部。他说:“这两档节目的投入都是最大的,都采用了笨办法,是事倍功倍。我们的每一位学员和追梦人,我们都花很大的精力去找。全国100个城市,60个导演,历时3个月在外面找这些追梦人、学员。20多台机位全程录像,好处就是别人很难复制。”

这两档节目录制耗时极长,每次超过10个小时,以至于观众要有两拨,分上下半场,还要有一个专门的人给观众分发奖品,以安抚他们不耐烦的情绪。“中国好声音”有26台机位,毛片时长近300小时,再从里面剪出近两个小时的内容交付审查。

以一个人为例就知道“好声音”的废片率有多高。负责念广告的华少本来是浙江卫视最受重视的主持人,但在这里他每天录制十几个小时,只能采用几分钟的段落。“给我的40秒一定要做点东西出来,不然我爸会觉得我每天没有来录影而是出去玩了。”那十几个钟头他干了些什么呢?陪着选手的亲朋好友在一个家庭活动室里,通过聊天获取他们的信任,采访到一些故事,但这些场景并没有在节目中播出。例如选手王韵壹为什么剃光头,华少和她姐姐聊天,听到一个煽情的故事,但她本人并不希望以此博同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