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银幕上的玛丽莲

2012-08-24 12:01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如果那些电影不存在,梦露也将不会存在,‘玛丽莲’这个名字将不再意味着它现在所意味的这一切。”格拉汉姆·麦克凯恩(Graham McCann)

《夜阑人未静》与《彗星美人》

玛丽莲·梦露告别事业初期的困顿,是在1949年底,她参演了米高梅的《夜阑人未静》,那也是她第一次与约翰·休斯顿导演合作。事实上得到这个角色的过程并不顺利,在读台词的一关,玛丽莲因为着装过分性感,给制片人小亚瑟·霍恩留下了利用和卖弄身体之嫌。

“很明显,来这儿之前她早就自己练过一阵子了。我记得面试很有意思,因为道具需要一张床,但当时的场地上没有,她就躺在地板上念台词。但她对面试的发挥效果并不满意,问能不能再来一次,我说当然可以,她喜欢做多少次就做多少次。她哪儿知道,在她一个字都没有说之前,她已经把这个角色拿下来了。我说,她看上去柔弱甜美反应灵活,一出场就使人觉得和她融合在一起,我当时就想,别管什么电影,有谁能不选她吗?”约翰·休斯顿导演回忆道。

不过约翰·休斯敦依旧按照好莱坞的惯例对玛丽莲说了一句“祝你好运”。玛丽莲满眼热切和不安地望着休斯顿,问道:“是不是我使您感到失望,这怎么办呢?”作为专业导演休斯顿极少在试镜的时候就对演员说过多的话,但这一次他却破例说:“您完全没有问题。”梦露才吃下定心丸。“对她你只想用最好的话予以鼓励,我知道对这个女孩而言,好运来了,但我也必须得说,机遇来临之前她也准备好了。”约翰·休斯顿说。

 

梦露在《七年之痒》中拍了她一生中最著名的一个镜头

《夜阑人未静》于1950年上映,约翰·休斯顿凭借娴熟的导演技巧几乎完美地处理了在那个年代并不多见的多线叙事,也用颇见功力的人物内心呈现,把社会犯罪题材的黑色一面书写得浓重幽深,本片获得最佳编剧和最佳导演在内的四项奥斯卡提名。

玛丽莲·梦露演的是一位单纯而性感的情妇,戏份并不多,甚至她的名字还不足以出现在片头字幕上,而片尾的演员字幕表共有15个名字,玛丽莲排在第11位。但所有人都记住了那个梳着整洁短发、穿落肩长裙的美丽女孩,电影里的玛丽莲·梦露妆化得很淡,尤显楚楚可怜,加之那独一无二的娃娃音台词方式,整个形象衬在那满是金钱与暴力的冷色故事之上,犹如导演留给观众的一扇通向美与真的天窗,并且很难想象换谁可以企及梦露的高度。

这部电影既鼓舞了玛丽莲进军大银幕的决心,也很大程度上巩固了她和约翰尼·海德之间的感情,海德仍旧会带着玛丽莲满城兜兜转转,他们很快见到了约瑟夫·曼凯维奇。当时约瑟夫正准备开拍一部叫做《彗星美人》的电影,基于玛丽莲在《夜阑人未静》中的出色表现,便邀她饰演了一个小而关键的角色,一位美貌而野性的少女。

《彗星美人》是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也当之无愧是描绘百老汇戏剧界生活最好的影片,贝蒂·戴维斯扮演的玛格是一位传奇成功但面临年长色衰的女演员,看似败在另一位年轻女演员的花招之下,却实际上赢得了最终的胜利,或者说这是阐述意志力和人格如何战胜肤浅美貌的故事。

“我当年认为她适合这个角色是因为看得出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那样野心勃勃的少女形象,为了往前走,她已经横下了一条心做她需要做的事儿,在她身上我察觉到一股既狡猾又纯真的劲儿,她是让人喜欢的混合体,一方面柔弱,一方面又显得有心计,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言谈举止不出丝毫差错。”导演曼凯维奇曾经在回忆录中如此写道。

这一次玛丽莲·梦露的名字终于出现在电影的片头,而且从第一次亮相开始,便看得到摄影机怎样为她着迷,楼梯口初见的那一场戏里,另外两位女主角都穿着黑色的礼服,只有玛丽莲穿着白色低胸的长裙,当男伴帮她褪去貂皮披肩,梦露挺胸昂头迈出经典的梦露步,那是母猫式的优雅,猎人式的机敏。

《彗星美人》获得14项奥斯卡提名,创下单部影片获得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最多提名的纪录。这项纪录一直保持到1997年,詹姆斯·卡梅隆的《泰坦尼克号》获得同样数量的提名。但比影片本身的傲人成绩更能预示梦露日后星光璀璨的是她的迟到习惯,哪怕还仅仅是一个小角色,她已经敢于让整个剧组等待。很多人说梦露天生就是出门和朋友喝咖啡都会慢悠悠得让大家等到发疯的人,不管这算不算有效辩解,但迟到确实是梦露的片场习惯,她的好口碑都在银幕上,在片场则是备受指摘的差劲演员,而且她似乎不屑去和大家搞好关系,一起出演过《火球》的詹姆斯·布朗说:“玛丽莲常常干坐着眼睛一眨一眨的,让人觉得她傻乎乎的,不说话,但她会突然冒出一句话,包含热烈和真诚,而且有那么一些神秘主义的不可琢磨。所以我感觉她这个人很神秘,真的很神秘。”

“事儿没那么容易”

1950年的秋天,玛丽莲还做了一件并不被很多人记起的事情,24岁的她重回校园参加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个文学培训项目。而且她和她的表演老师娜塔莎搬进了喷泉街的一幢公寓里,很多同时代的演员对那个时期的玛丽莲印象深刻,用她们的话说:“当时的玛丽莲就像是没有脑细胞的动物,凡是对她可能有帮助的人都竭尽全力凑上去轻佻卖弄,常常因为紧身衣太紧了,坐不下,就只能在墙角站着,提着杯马提尼,醉醺醺在墙角,说话的嗓音像个小姑娘。玛丽莲在大多数电影里是那种嗓音说话的,没有想到现实里她也真的那样。”

值得庆幸的是梦露终于在1951年得到了每周500美元的福克斯合约,娜塔莎同时也加入了福克斯,她从第一年就每周拿到了750美元的薪水,其中有250美元来自梦露。但当时福克斯的老板达里尔·扎努克丝毫不看好玛丽莲的前途,他确实会在一些投资不高的普通项目中给玛丽莲安排些事儿干,但对那些A类角色便闭口不提。

为了得到认可,玛丽莲·梦露干劲十足,比如为《无需敲门》的一次试镜,废寝忘食地练习满三天,可是扎努克仍说她是毫无滋味的土豆,“一个性感坯子,扭着屁股走路,讲话时连呼出的气都是性的味道,但到底是没有艺术含量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