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旅游 > 正文

加尔各答:特蕾莎仁爱教会的义工

2012-08-22 16:33 作者:吴苏媚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报名做义工的人很多,各个国家的人都有,这是特蕾莎修女经久不衰的人格魅力。

1952年,特蕾莎修女在一座印度庙的旁边建起了“垂死者之家”,让穷人得到应有的爱和人的尊严(摄于1976年)

1690年,当英殖民者来到加尔各答时,这里只是一个小渔村。300年来,加尔各答已经发展成为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印度四大城市中,加尔各答最有活力最有灵魂最有人文关怀,这里人才辈出,除了鼎鼎大名的泰戈尔和特蕾莎修女外,还有西塔演奏家拉维桑卡、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我已经不太记得这是第几次来到加尔各答了。没有再住玛丽亚旅馆,住进了日韩背包客的地盘帕拉宫,因此在那儿认识了日本人小田。小田以前是做IT业的,过着高收入高消费的奢侈生活,突然有一天,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过一辈子,于是立刻辞职,去非洲赞比亚做了两年义工,帮助当地人使用电脑。他住在一个看得见草原的山坡上,还交往一个非洲女朋友。他说她是个好姑娘。

小田准备去孟加拉。我说,孟加拉好像没有什么值得看啊。

小田笑笑说,他想去那里做义工,很多日本人在孟加拉做义工的。

肃然起敬。日本背包客群体在全世界都得到了很大的尊敬,除了他们这种谦让有礼、踏实认真、不给对方添麻烦的民族性格,也和他们在义工项目上的无私奉献有很大关系。不过,日本人对外族打开心扉的速度是比较缓慢的,这也是他们自己更容易扎堆相聚的原因。

我在帕拉宫旅馆和韩国妹玉良同住,玉良很淡定从容,她说,她见过我,在奥罗维尔。隔了会儿,她又说,四次。把我吓了一跳,她见过我四次,我却因为近视的关系,从来没有见过她。玉良38岁,10年独居在澳大利亚一个静寂无人的山里,因为这样的缘故,玉良非常耐得住寂寞。玉良随我一起去特蕾莎仁爱教会做义工。

报名做义工的人很多,各个国家的人都有,这是特蕾莎修女经久不衰的人格魅力。据说很多日本人都是由学校组织来做义工的,韩国人有些是教会组织的。当然,更多的义工是像我这样的背包客,走着走着听说了特蕾莎仁爱教会就过来看看。

特蕾莎修女原为阿尔巴尼亚人,1928年被天主教会派到印度做护士,随后加入印度国籍。1948年,特蕾莎修女在加尔各答创立仁爱教会,专门救助老年人、麻风病人、残疾人和重病患者。

垂死者之家的状况比我想象中的似乎要好一些,有些病人甚至挺独立的。

我系着围巾站在那里,有些茫然,我应该做些什么呢?好像没有人需要我。想去洗碗,洗碗的地方已经坐满了义工。跑去阳台上晒衣服,已经好几个人站在阳台上了,只要一有活来,大家就纷纷围上去,用我的刻薄话来讲就是“像秃鹫一样抢活干”,抢到一两件衣服去晒,就觉得自己付出了。 

有个短发的资深日本义工,像有强迫症一样,一定要所有的衣服都按她的晒法来,所有的衣服都要朝一个方向晒,如果有错,她就过去纠正。叠衣服时也如此,全要按她的叠法来。如果叠法和她不一样,她就要来纠正。总之,她垄断了阳台的审美观。我突然发现自己成了一个不会叠衣服的人了,趴在阳台上看了一会儿风景,下楼了。

有谁需要我呢?我被花园里一个家伙吸引了,他一直弯着腰在捉蝴蝶,拐着脚一跳一跳的。我坐到那里去,看他是怎么捉蝴蝶的。然后有一个资深义工走过来,温柔地说,这里的病人是有攻击性的,只接受男性义工。

我连忙抱歉地退出来,坐得远远地看着他们。病人们很愉快地晒着太阳,有一些看起来痴痴呆呆的。白人义工们耐心地给印度病人喂食,中间夹杂着几个日韩系的很有干劲的家伙。我盯着一个白人老头看了很久,说真的,他甚至比大部分印度病人还要年迈,再过几年,他也许就要需要他人来照顾了。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过来做义工的呢?这里的义工们都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特蕾莎修女当年接受外国义工,并不是这里真的需要人手,而是想要更多的人去学习关爱他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