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野三坡:一场洪水与被旅游业改变的村庄

2012-08-06 12:14 作者:邱杨 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7月21日的暴雨在河北野三坡演变成了一场突袭而至的洪灾,景区变成“孤岛”,上万名滞留的游客在当地村民带领下,惊心脱险。旅游开发给村庄带来了外面的世界,也留下了难以平衡的发展烙印……

不眠之夜

7月21日23点多,54岁的刘庆花刚躺上床,却闻到一阵若有若无的臭味从后院飘来,没太在意的她迷迷瞪瞪睡着了。在半梦半醒时,突然听到后院的羊开始叫唤,放心不下的刘庆花赶紧把老伴王玉平拍醒。王玉平打开后院的门一看,发现拒马河的水已经漫到了羊圈里。老两口家住河北涞水县三坡镇刘家河村,在野三坡景区开了一家“百里峡客栈”,客栈后院紧邻穿城而过的拒马河。此时的野三坡景区已经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

发现涨水的王玉平立马回屋叫老伴起床,刘庆花告诉我们,她顾不上穿戴整齐,便沿着旅馆后墙一路小跑边敲边喊:“洪水来了,大家快跑!”从后院叫了一圈然后跑进旅馆正门,奔到楼上挨门挨户地敲门示警。百里峡客栈一共有四层楼,当晚住了一个来自河北省香河县约60多人的单位团队,整个客栈几近满员。游客们慌乱地往楼下跑,最先跑出来的人经过一楼大厅时还没出现积水,但最后跑出来时,洪水已经没过了脚踝。

野三坡镇刘家河村,被洪水冲击后的河滩一片狼藉

住在旅馆另一头一层的老板王艳彬在睡梦中听到父母的呼喊,赶紧起床叫隔壁旅馆的游客起床。“隔壁旅馆当晚入住了将近200多人,还有四辆大客车停在后院的简易停车场上,我的意思是司机赶紧把车先开走。”当闻讯而来的三位客车司机赶到后院时,水已经涨到车门的1/3处。水的阻力很大,司机们费了一番工夫才把车门打开,当第三位司机发动客车时,水已经齐腰深了。司机们把三辆车开到前院地势稍高的地方。

“等水都快漫到马路边上时,隔壁旅馆里最后一辆客车司机才穿着一个裤衩径直往后院走。我把他拦住了,说你别去了,肯定是开不了了。他愣了一下,没有再继续往里走,说话间也就不到5分钟,那辆车就被大水给冲走了。”王艳彬形容道,“那是一辆大概37或38个座的车。”

除了刘家河村的百里峡客栈,整片野三坡景区沿着拒马河畔分布着大小不下千家旅馆饭店。当晚,拒马河里的大水自西向东顺流直下,一路袭过邢各庄、苟各庄、刘家河村、上庄村、下庄村、都衙村……

刘家河村的上游方向是位于百里峡中心景区的苟各庄村。拒马河畔名为“近山居”的旅馆老板许术东告诉我们:“当夜1点半左右,隔壁的邻居把我们叫醒,说是发水了,我们赶紧把住在二楼三楼的游客叫起来。”许术东家一层是一个小超市,二层、三层是旅馆,共有19间客房。“当天晚上家里一共住了约50个游客,在屋前停了四辆车。我赶紧把前门锁住,告诉大家全部从后门走上山。等游客清空后,我们几个人才把前门打开,淌着水把停在屋前的车子从水里推出来开到后山上,当时水已经涨到我们门前了。等我跑到后山边的时候,山上已经挤满了黑压压一大片人,连站的地方都快没有了。紧靠山边的山路上全部停满了车。”

“我们这里家家是旅馆,家家有游客。住在这一带四五十家旅馆里的游客和店家全部爬到山上来了,绝对有上千人。在山上还有一个苟各庄小学,学校里也聚满了避水的人和车。”

“近山居”附近靠近百里峡景区的入口处,是紧邻拒马河的“百里峡第一农家”旅馆,该店老板说:“当时水来得太急太猛,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洪水就在我们家脚下冲起两米多高的水浪。当时住在我家的游客有48个人,加上我们一家三口和两个服务员,总共53人。有些游客慌不择路,想打开大门逃生,我当时急了,这种情况下谁出门谁就必死无疑,我跟大家说咱们还是只能躲在最高层,共同祈祷这房子不要倒。其实所谓的最高层也就只有三层而已。当时大家的情绪非常不好,吓得尿裤子的大人都不知有多少,最起码我是吓得尿了。”

“孤岛”野三坡

“第二天凌晨3点多,水就开始慢慢退了,但我们直到5点多才敢下山。那时候马路上仍然有水,人们也不敢再往下走,只敢在水边看看。”许术东说,“有胆大的下山后就留在山下了,胆小的观望一番又回到山上待着。车一直没有开下来,在山上放了将近两天,等马路上彻底没有水了,才开下来。”

“3点多水开始退的时候,我从山上下到自家旅馆附近,看到房子还在。之前躲在山上,我心里以为房子肯定保不住了。”王艳彬庆幸道。房子虽然是保住了,但满室满院的污泥夹杂着枯树枝、木板、杂物,留下一片狼藉,墙面上三米多高的水渍见证着这里曾经经历过的惊心动魄。王艳彬家后院中央本来是一个水泥铺成的小型篝火场,东侧是一片小菜园,西侧是羊圈和猪圈,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我妈妈本来养了17头猪,最后只找到这么几头,还都是从下游不远处的山根根下找回来的。羊都冲走淹死了,猪会游泳,所以没被淹死。”

此时的王艳彬还根本顾不上计算自家的损失,因为还有更棘手的事情等着他:当时村两边的桥都被冲断了,出野三坡的路就此断了。“那天开车来的游客特别多,但大水把两边的路都冲断了,车没办法开走,我们困在这里,等于成了一个孤岛。”游客一时半会走不了,这70多名游客该如何安置?吃饭怎么办?“厨房和库房里的食材和米面基本上都冲走了,余下的菜都已经烂了,还裹着泥浆。白天,我们给游客一人煮了一个鸡蛋,别的东西咱们也没有了。村里有一些受灾不是很严重的小超市,游客们也三三两两在里面随便买了点干粮应付。”

除了道路坍塌和食物供给短缺,更让困在“孤岛”里的人备受煎熬的是断水断电断通讯。许术东告诉我们:“昨天一直在下大雨,中午就已经开始断电断水。因为这边家家户户都是自家打井,然后安装压力罐自动压水上来,这需要电,所以一旦停电,停水也就是必然的。当时打电话就已经费劲了,信号时断时续,下午移动的信号断了,晚上联通的信号也断了。”王艳彬也证实:“当时没电没水,电话也打不了,一般来野三坡玩也就两三天行程,到周日下午了还没回家又联系不上,家里边肯定着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