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成人童话《弗兰肯斯坦》(2)

2012-08-02 17:5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导演丹尼·博伊尔说,此次开幕式有多处借鉴了他的舞台剧新作《弗兰肯斯坦》。熟悉他的人并不奇怪,因为开幕式的舞美、服装、道具、音乐设计全部用了《弗兰肯斯坦》的原班人马。不久前,这部戏的摄录版经拿督黄纪达基金会的引进在北京进行了点映,大获好评,今年秋天将进一步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影院进行公映。

剧本改了多少稿迪尔已经记不得了:“可以说20年里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剧本。”小说原本采用的是故事套故事的结构,有一位致力于探索北极极地的船长,写信给姐姐讲述航行见闻,其中之一就是途中遇到了一位濒死的绅士,叫弗兰肯斯坦,他给船长讲述自己一生的故事后死去,而这位船长的船也中途返航。在弗兰肯斯坦的讲述中,涉及怪物成长经历时,又采取了怪物为第一人称的叙述,讲述他在森林边缘遇到的一家人的故事,这个故事中又包含了社会不平等,等等主题。“玛丽写这部小说时还很年轻,才18岁,很多叙述显得激情有余,过于极端,涉及很多主题,出现了不少有趣的人物,却并不是所有的都充分展开。”迪尔说。于是,改编最大的难度便在于如何删繁就简。他反复修改,斟酌每一个人物,其中最重大的决定之一就是将原文如俄罗斯套娃一样的结构完全去掉。“我越是考虑《弗兰肯斯坦》的故事,越是发现核心就是这两个人物,弗兰肯斯坦和他的造物。如果还有第三个,那就是弗兰肯斯坦的未婚妻伊丽莎白。”

这样,全戏直接以“造物”的诞生为开场,弗兰肯斯坦的童年丧母、青年求学经历以及创造人造人的过程的内容全部删去。前15分钟,“造物”从舞台中央覆着塑料薄膜的大鼓中摸索着破膜而出,摔在地上,颤抖着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试图使用各部分的关节,跌跌撞撞地跑动。整个过程中一片静默,“造物”只是在挣扎中发出低沉、短促而嘶哑的叫声,它还不会说话。“观看这场演出就如同目睹迅速快进的人类进化史。”一位评论家写道。两位主演为了摸索这一段的表演,专门请来形体动作的老师上课,还去了两所专为自闭症儿童开的学校,观察这些孩子们的行为。“这个‘造物’生下来就是成人,它有一切行为的能力,却缺乏行为意识,它需要克服自己与外界的种种沟通障碍,这和自闭症患者的一些行为模式很相似。”本尼迪克特·康博巴奇说。

导演丹尼·博伊尔

而迪尔最骄傲的是对“造物”声音的还原,他告诉本刊:“在以往的电影里,它被作为非人的生物,从没有自己的声音。而实际上,在小说中,它学会了说话,而且语言能力非常出色。语言,是成为一个社会人的显著标志,所以剧本一开始,它什么也不会说,像一个婴儿一样发展自己的语言,到后来,它不仅会说,而且能发表言词优美、逻辑严密的演讲。这样才最大限度地在舞台上还原了玛丽的故事的人性尺度。”效果可以说是显著的,“造物”激起了观众极大的同情心。“算下来它一共谋杀了5个人,可是你仍然对它报以深切的理解与怜悯。”约翰尼·李·米勒说。

在“造物”回到日内瓦寻找弗兰肯斯坦,两人第一次见面时,迪尔让“造物”引用了《失乐园》里的一段话——“那失位的大天使说道:难道这就是我们用天堂换来的地盘?换来的就是这片土地,这个疆域?天上的光明只换得这可悲的幽冥?”在原小说中,玛丽·雪莱提到“造物”通过捡来的三本书自学了语言:米尔顿的《失乐园》,普鲁塔克的《名人传》和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我认为,以文盲的程度来自学这些书有些不可思议,因此在剧中安排盲老人教它读书写字,而在后面的剧情中设计它在对话中引用不同的段落来展现智力和修养。”迪尔说。

许多人在解读《弗兰肯斯坦》时都喜欢追溯玛丽·雪莱的个人经历:出生不到10天,母亲就因生产而死去,留给她的只有自己女性主义立场的文献。16岁时不顾严父的反对,和已有家室的雪莱私奔,却在25岁时成为寡妇。一共生育了5胎,两个流产,两个出生后夭折,只有一个存活下来。写作《弗兰肯斯坦》时,她正一边怀孕一边四处迁徙,颠沛流离。小说里“母亲”形象的缺乏被认为正是玛丽自身经历的映射,在小说中死去的弗兰肯斯坦的弟弟威廉的名字也在现实中有对应,玛丽当时怀孕而生下的孩子即取名为威廉。玛丽身边的三个男人——她的父亲、她的丈夫雪莱、雪莱的好友拜伦被认为深深影响了小说的产生。在排练时,本尼迪克特·康博巴奇和约翰尼·李·米勒还会间或讨论这个问题,认为“造物”代表了拜伦,是“高贵的野人”,弗兰肯斯坦则是雪莱,是“沉溺的不合时宜者”。而另一些舞台剧版本则致力于再现传说中《弗兰肯斯坦》诞生的历史场景,据说是因为拜伦在一个闷热的夏日举行的家庭聚会上发起的一场鬼故事比赛,给了玛丽·雪莱这个噩梦般的灵感。

迪尔却并不愿意走“还原论”的路子。“那部改名为《血与冰》的舞台剧甚至直接将拜伦等历史人物吸收进剧情中,而我决定不这么做。”迪尔告诉本刊,“这不是一个社会现实主义的故事。《弗兰肯斯坦》是一个成人童话,核心是魔法。我们说不清弗兰肯斯坦到底是怎么造出这个人造人的,可它就是造出来了,这就是魔法。或许我们应该注意到另一个事实,就在《弗兰肯斯坦》问世的同年同月,简·奥斯汀发表了她的新小说《劝导》(Persuation)。这是一种共鸣:奥斯汀回顾了过去,18世纪的那些礼仪、教养与婚姻,而比她年轻20岁的玛丽·雪莱则展望了未来,即将到来的19、20世纪,机械时代,上帝之死,人道主义改革,相继而来的道德伦理问题——父母的责任,科技的发展,异乡,他者——以及成为一个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