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成人童话《弗兰肯斯坦》

2012-08-02 17:5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导演丹尼·博伊尔说,此次开幕式有多处借鉴了他的舞台剧新作《弗兰肯斯坦》。熟悉他的人并不奇怪,因为开幕式的舞美、服装、道具、音乐设计全部用了《弗兰肯斯坦》的原班人马。不久前,这部戏的摄录版经拿督黄纪达基金会的引进在北京进行了点映,大获好评,今年秋天将进一步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影院进行公映。

去年春天,《弗兰肯斯坦》一剧尚未首演便成了伦敦城里大街小巷热议的话题,原因无非是宣传海报上金字闪闪的主创名单:两位主演一个是因扮演BBC热播的新版“福尔摩斯”而红得发紫、外号“卷福”的本尼迪克特·康博巴奇,一个是《猜火车》里的瘾君子、与安吉丽娜·朱莉有过婚姻史的约翰尼·李·米勒,音乐来自《猜火车》的原班人马Underworld组合,而导演则是2008年凭《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丹尼·博伊尔。很显然,他在主流电影界奋战15年大获全胜后,又想重返舞台剧界了。

矜持的英国评论家对这些明星的荣誉称号并不买账,他们甚至怀有戒心:《弗兰肯斯坦》会不会因此变成一部喧嚣而媚俗的所谓“大制作”?尤其是,丹尼·博伊尔一早就宣布,两位主演将在戏中交换角色,每隔一晚轮番扮演弗兰肯斯坦和他制造出来的怪物。这会造成什么样的戏剧效果?如今人们能够记起来的最近的成功案例要追溯到1935年,劳伦斯·奥利弗和当时最有名的莎剧演员约翰·吉尔古德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一剧中交换扮演了罗密欧和罗密欧的好友茂丘西奥。互换角色的手法在舞台上并不常见,这如同公开照镜子一样令人尴尬,对一个演员来说,隔天在舞台上看一次自己的对手扮演自己(的角色),是什么感觉?而对观众来说,他们该买哪个版本的戏票呢?这会不会是制作方的营销手段?

“卷福”与米勒(上)两位主演在不同场次互换角色,轮流饰演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和他所创造的怪物。因演技精湛,2012年4月,两人同时获得英国戏剧最高奖——劳伦斯·奥利弗奖最佳男演员奖

这些疑虑后来看起来都像是欲扬先抑。《弗兰肯斯坦》可说是一炮而红,就连最保守的评论也称它“绝不令人失望”。晚场的票很快售罄,想看戏只能去剧院售票窗口排队买日场票。人们最热衷的争论是“卷福”和米勒两个人交换起角色来谁的演技更好,结论往往是“两个版本都好得如同一场盛宴”。此剧被安排在伦敦的国家大剧院上演,舞台正上方上千支蜡烛形灯泡明明灭灭仿佛“怦怦”的心跳,造成的华丽效果让人赞叹(有评论说,仅仅灯效就值回票价),旋转舞台换景巧妙而利落,在蒸汽中咆哮的火车头、熊熊燃烧的篝火、森林里透射下来的阳光和落雨,这些视听效果激起了英国人的爱国主义狂热:“全世界大概再没有什么剧院的舞台能当得起演出此剧的挑战了,无论是技术要求、舞台规模还是演员阵容,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有英国国家大剧院的原因。”

当一切都显得无可挑剔时,唯一被指摘的便是剧本。据说,连看两场两个版本之后,“台词显得有些冗长”。但是,这个剧本正是《弗兰肯斯坦》一剧诞生的契机,也是历经20年才修成的正果。“你要知道,一部剧要是如此成功,剧本就绝不可能太差。”编剧尼克·迪尔(Nick Dear)在接受本刊采访中自信地笑道。《弗兰肯斯坦》一戏,自始至终都是迪尔的提议:“我很高兴丹尼·博伊尔接受了我的想法。”

1990年,丹尼·博伊尔和尼克·迪尔在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院合作了《唐璜的末日》,在圈内大获好评。“他问我,你下一步想做什么?”尼克·迪尔回忆道,“我说我想做《弗兰肯斯坦》,因为它从来没有在舞台上好好呈现过。”迪尔最有名的作品都是历史人物剧:英国画家贺加斯,俄罗斯剧作家契诃夫,古叙利亚女王泽诺比亚,“太阳王”路易十四,拜伦,贝多芬……而弗兰肯斯坦则是英国文学史上最有名的一个虚构人物形象,科学家弗兰肯斯坦造出了一个人造巨人,最后却在北极冰川的茫茫冰雪中死于这个人造人之手,这本身就是科幻界偏爱的一个母题。“我大概容易被那种宏大叙事、极端事件、高于生活的人物、不寻常的危机所打动。对我来说,它们提供了日常生活所缺乏的戏剧可能性。”迪尔告诉本刊,“我也喜欢引人入胜的服装设计,巨大的色块,分裂的世界,奇怪的地平线。我喜欢花两三个小时进入一个完全的异世界,然后回家。”

然而,200年的传播和诠释后,《弗兰肯斯坦》在西方变得家喻户晓的同时,玛丽·雪莱的原作也悄悄被加工、渲染从而扭曲了。比如,弗兰肯斯坦多了个身体畸形的人造人助手,人造人的脑子是从犯杀人罪被处以极刑的罪犯尸体上取来的,甚至是弗兰肯斯坦本人谋杀了一个教授之后窃取而来,人造人最后的下场不是成功逃遁而是在强酸中被溶解。如今,《弗兰肯斯坦》已在电影和电视里建立起了悠久而牢固的恐怖传统,第一部关于这一故事的短片被认为开了电影史上恐怖电影的先河。在书中,人造人本来被称作“造物”(The Creature),电影却从一开始就不约而同地改称为“怪物”(The Monster),而这个怪物的造型从上世纪30年代就已奠定:眼神空洞,头型方正,颈上套着一根固定栓,身上遍布缝补的伤疤,提醒人们这是令人恶心的尸块的组合物,不是真人。

“无论我还是丹尼·博伊尔,都对做一个恐怖悬疑剧没有任何兴趣。在剧院中进行智力角力比追求感官刺激要有意义得多。”迪尔说。创作舞台版《弗兰肯斯坦》,对他们而言,第一步就是要打破影视造成的这些成见,将玛丽·雪莱原小说中被恐怖元素遮蔽的主题挖掘出来。

就在他们紧锣密鼓地筹划这部剧的时候,1994年,一部投资达4500万美元的电影《弗兰肯斯坦》上映了。这是一部好莱坞式的大制作,尽管电影本意力求忠实于原作,却恶评如潮,被认为充斥着夸张的场面和混乱的逻辑,只有罗伯特·德尼罗扮演的怪物因造型设计而得到了一些关注。“一下子,没人愿意再碰弗兰肯斯坦这个主题了,我们找不到制作人,便只好将这部戏搁置起来。”丹尼·博伊尔回忆道。

这一搁就是10年。直到伦敦国家大剧院的一位制作人对此剧表示了兴趣,《弗兰肯斯坦》的创作才被重新提上日程。然而,这时候,丹尼·博伊尔已经投身于电影界。“直到两三年前,他才真正有时间坐下来,投入到舞台剧的工作中。”迪尔说,“那时候,我们对剧本构想已经基本达成一致。我们要从人造人、而非弗兰肯斯坦的角度来讲这个故事。”这一视角被认为如同从半人半兽的凯利班的视角来重述莎翁名作《暴风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