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节专题 > 相关文章 > 正文

"硬伤"中的棱角:关于杨宏伟艺术态度的一次对谈

2012-08-01 11:56 来源:搜狐

2006年,初识杨宏伟老师,当时他还在天津美院教学,他的“木口木刻”版画刀法纯熟精良,刀功富有张力。在木口木刻材料的使用上,他没有遵循一种传统的方式,而是在此基础上,揉合了他个人对木材的理解以及对当代艺术的理解。正如诗人翟永明所言“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杨宏伟用一种纯版画的语言,来表现版画艺术中的“当代性”,而不是仅仅将版画的版种,作为一种当代艺术的材质。版画由于材质原因,相当倚重技艺和材质,这与当代艺术中重观念、轻技巧的大势有所相悖;要将这样一种已经被定义为不具备当代艺术基因的传统语言,变成真正的当代艺术语言,是一项非常困难和不讨好的工作。杨宏伟正是想在这一局限中去寻找突破。

六年后,再次见到杨宏伟老师的作品是关于“硬伤”展览的采访,杨宏伟像我介绍“硬伤”是他的在读博士生导师徐冰给确定的主题,似乎对这一主题下近两年的作品他并不想有更多的语言解读和阐释,杨宏伟更愿意让我们去看作品本身。春天来临前,我走进他在北京五环外的北皋工作室里,只有三种颜色,黑白灰长期陪伴着一个艺术家在这里不断地刻着、寻找着。一百平米的工作室里挂着巨幅版画,《水》、《火》、《石》、《仙境》等作品画面单纯而充满变化,抽象中隐约具象,打破了六年前他对具象的刻画,这个访谈似乎要揭开他以漫长的时间投入其中的自我考验及其对世界新的认识。——高敬

搜狐艺术:无论是木刻版画,还是铜版画,如今在展示方面都与当代空间发生了很多变化,选择在今日美术馆这种有空间挑战性的展厅做展览,你如何处理作品与展示空间的关系?

杨宏伟:其实当代艺术必须要和空间结合得特别紧密,如果先设定一个空间并与空间发生关系,有这样的前提,做作品的时候更有针对性、更有趣味、更有意思。

这次展览“硬伤”展出作品不是很多,但突破了原来展出的版画作品,还有装置的展出。《仙境》、《野火》、《天一生水》大型版画作品等,其背后更多的是我长期关注中国山水画的思考呈现。在考美术学院之前,就一直在画国画,而现在你看到作品中的水面、一片树林、山林是我追求的中国山水画意境,我不会刻意强调作品具体的指向性。

搜狐艺术:从中国传统中吸取营养基础之上再创作当代艺术作品,你如何转换情感、语言,而不是对传统符号化的运用?

杨宏伟:曾经我们处在一窝蜂地学习西方的阶段,观念艺术、后现代艺术等,学习的同时我们发现了很多问题从而进行了反思,如丢失了自己的语言,就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因素,找符号,又挪用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山水画、人物画,以及很多形式,现在处于学习、寻找精神性的阶段。

我的导师徐冰先生,他就有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他的作品也随之带有东方文化气质。蔡国强的作品也是同样,他们并不是简单的挪用某个中国传统元素,变成一种潮流,重要的是对文化的理解之后的再创造。在我的作品中不会将某个符号直接移植过来,我并不是拒绝具象的表现,在我新的作品里之所以看不到具体的形象,如果了解我作品,就会从我以前的版画里可以找到线索,在我看来对传统的汲取在于意与形的变化关系上,东方式的写意与求工在我的版画上具有统一性。

搜狐艺术:你的巨幅版画作品是否有追随某一个古人的绘画风格或者受到精神气质所影响?

杨宏伟:我不会追某一个古人,是作品里面带着东方的气质,这种气质包括悠远的韵味,空灵的虚幻以及禅宗的意味。

搜狐艺术:在嘈杂的信息世界中,浮躁的现实社会中大家都会寻找一种内心比较安静,或者奢求在欣赏某件作品,听某段音乐能够静下来,所以你的作品是否有通过这种比较幽静给人一种冥想,以这种艺术思维去质疑另外一种现实的存在?

杨宏伟:我觉得这种质疑没有意义,现实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与现在的这种生活节奏相匹配的,它就是这样的。质疑的目的是什么呢?你评判它,你的意义在哪?我只是用我的方式去呈现出另外一种生活方式,观者可以选择哪件作品更具有艺术表达?

搜狐艺术:或许你就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

杨宏伟:不。

西方的强暴总是要推翻一个东西,其实中国儒家的思想更是往内的,内收的。

对抗需要那种强烈的表达,它才能产生更好的效果,然后引起某种程度的关注或结果。而这就是我的方法,我就是这种态度去创作,包括我去思考问题,这样挺好的,更多的是提供了另外一种方式以及艺术的可能性,这样很健康,或者更健康。最根本的目的是想呈现更符合中国人传统的思想观,或者这种文化内涵。

 搜狐艺术:美国价值观中对权利、物欲的追求是核心,英国更有一个统治、或者占领的主导意识,中国儒家在追求中庸、和谐,禅宗里追求有为或者无为之间的状态。而你的作品很有禅宗的精神,作品图像看似没有棱角,而棱角恰恰在抽象的概念里。

杨宏伟:作品的力量恰恰是在棱角里面的,这种含蓄的力量更大,就像太极的力量,它是内在的,是种包围。但是我的出发点不是想包围,这才能够符合它本身的价值观。因为它的目的不是要占据,不是要统治,或者不是要击碎。

搜狐艺术:你的作品与现实社会,现实文化的相连点是什么?

杨宏伟:我不可能考虑那么多,只是觉得我内心深处需要这种氛围,很多朋友来看我的作品也都特别喜欢,因为这是所追求的生活环境,一个是物质环境,一个是精神层面的环境,现实生活对他们来说伤害都挺大的。其实每个人如果没有生活压力,都想轻轻松松,看看书,多舒服啊。

前段时间,我去印度感受很深,印度的生活环境差距大,大多数地方又脏又乱,你会觉得不是现代人想要的生活环境。但从另外的角度看,我觉得他们幸福极了,印度人的幸福指数一定比中国高,中国人和印度人的生活标准是不一样的,印度不是这么简单能理解的,因为它的宗教历史对他们国民的影响非常大,在印度几乎每个人都是有信仰的。正因为有信仰,使他们对生活的看法和对人生观、价值观有评判。他们有一个仪式,每天晚上在恒河边祈祷,祈祷的内容大概是恒河快快睡吧,你要休息了,每天有这样一个仪式,从而看出他们注重的并非是生活物质,更多的是精神上质量,但是这种精神质量又不是来自于每个人真正内心的精神,而是来自于宗教,

印度的当代艺术发展脉络很完整,至少是印度当代艺术看上去比中国所谓的当代艺术厚重,会更有宗教感,更真诚,更有它信仰的态度。如果一个民族有信仰的话,它对任何事情都是抱着这种态度去完成的,当然在中国人,中国艺术家,也会有人是真诚的去做艺术,但是总体来说性质不一样,中国的艺术热更多的是带有功利主义的,用我的直觉来说,通过看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能传达出他的内心欲望与诉求,从印度的很多当代艺术中我能感受到他们作品散发的力量,和他们对艺术的思考方式。

从文化方面,印度的诗歌这么好,长诗在人物塑造、心理刻画、景物描写、语言运用、诗歌韵律等方面也都有自己的想象力。对诗歌的这种贡献,包括他们对一种虚拟世界的想象极其丰富。从科技方面,印度的软件是非常发达的,编程人员是世界第一,都来自于他们的文化基因,包括他们对宗教的理解,他们对神像的化身的描述和刻画,都是从那儿来的,这是一个体系都是很连贯的。

 搜狐艺术:反观思考,追求经济、物质、名利的当今社会反而是价值观倒退?

杨宏伟:对物质的追求、想拥有更多的财富也不是错事,错在你利用这么短的时间想获得不平等的财富,因为任何事情的积累,任何财富、知识的积累,都是需要时间的。人类违反了这个客观规律,背后一定会出现问题。这个问题给你带来的是一个负面的影响,导致你会从某一些方面丧失你的原则,这才会出现很多造假、贪官污吏等社会事件。背后是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对一个人造成的影响特别大,可以反思资本主义到底给人们带来了什么?是加速你的生活质量,还是加速你的死亡?

 搜狐艺术:如今社会何尝不是一个身体、脑力透支的状态,从个人追求财富权利的争夺,到森林的砍伐,环保的破坏,能源问题等等?

杨宏伟:我在印度看到乞丐的眼神透出来他们很开心,他们不会因为是一个乞丐而很悲伤。他们会与牛做一段嬉戏,然后博取你的欢心给他钱。小孩也会有乞求的眼光,如果你不给钱,他不会给你仇视的眼光看你。没有仇富心。

搜狐艺术:你觉得这种状态是你精神上比较向往的。

杨宏伟:不是向往贫穷,是自由的精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夏夏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