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伦敦2012,英国如何走向年轻(2)

2012-07-30 11:30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即将开幕的伦敦奥运会,是英国在彻底告别帝国时代后的一届奥运会。它渴望向世界传达年轻和活力,期待通过这个全球最受瞩目的国家营销舞台重新寻找身份认同。虽然仅靠半个月的体育比赛完成这个转身不太可能,但这是一个老帝国渴望走向年轻的起点。

庞大的福利重担,高额的税收,不断外流的资本,使得英国经济在70年代末期跌至谷底。1952年,英国的GDP还高于联邦德国1/3,到了1977年,竟下降到只有联邦德国的一半左右。1979年10月,英国驻法国大使尼古拉·韩德森在离任演说中悲观地说:“我们与欧洲伙伴各国相比起来,竟衰落得如此显著,时至今日,我们再也算不上世界强国了,甚至连欧洲强国也算不上。英国的人均收入已经低于法国,这在300多年来还是头一次,在经济上,我们现在已经很难和德、法相提并论了。”

如果我们以GDP、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来检视战后英国的经济发展,就会发现这个国家已经成为资本主义世界里最跌宕起伏的经济体。“二战”刚结束的时候,人们通常说英国“赢得了两次世界大战却失去了一个帝国”,但随着强势的丘吉尔时代落幕,帝国的衰落开始走上快车道,“英国病”一词开始悄然流行。

1969年3月,抗议者在法庭外游行,抗议福特公司对运输和普通工人联合会颁发的临时禁止处分命令的请求

对内,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的田德文向本刊分析:主导战后英国经济发展的方向有两点——工业国有化和国家福利化。政府过于迷信凯恩斯主义,把注意力单纯放在供求关系上,而忽视了社会基本矛盾,片面追求高福利,从而背上了大包袱。工党和保守党之间的争斗又频繁以经济作为交换条件,执政党为了兑现竞选时提出的承诺,纷纷选择用凯恩斯理论来制造短期的经济繁荣,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越来越多,政策像碎片一样变换。

对外,英国开始在国际舞台全面崩溃,不仅昔日的殖民地纷纷独立,即便在欧洲,英国也开始走向边缘化。丘吉尔当年总结英国的欧洲政策时自豪地说:“英国400年来的对外政策,就是反对大陆上出现最强大、最富于侵略性和最霸道的国家,特别是防止低地国家落入这个国家手中,这是英国对外政策的不自觉的优良传统。”这位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英国强人甚至一直不承认“欧洲的英国”(of Europe)这一说法,他坚持使用“欧洲和英国”(with Europe)。可是,到了上世纪60年代后期,随着法国“戴高乐主义”在欧洲的崛起,英国连续两次试图加入欧共体的努力都被戴高乐否决了。无奈之下,英国还曾拉上瑞典、挪威等国组成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尝试与当时的欧共体抗衡,可是,随着中东石油危机带给英镑的冲击,到1972年,反而是英国最早退出欧洲自由贸易联盟,转身投靠欧共体。

内外交困,英国期待一位铁腕人物来重振大英帝国当年的雄风,虽然要回到过去已经不再可能。“不满的冬天”过后,保守党领袖撒切尔夫人正式登台。

1979年5月4日的下午,在拜谒完女王离开白金汉宫后,撒切尔夫人乘坐新配备的首相专车来到唐宁街10号,她走下车,对着人群中递过来的话筒,引用圣弗朗西斯的一段著名的祷文作为开场白:“在那些混乱的地方,我们才可能带来和平;有错误的地方,我们才可能带来真理;有疑虑的地方,我们才可能带来信任;有绝望的地方,我们才可能带来希望。”

(本篇全文见693期《三联生活周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