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电视 > 正文

盛世下的欲望(2)

2012-07-12 15:30 作者:孟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浮沉》想讨论一个命题:盛世下的欲望,是教育重要还是人的本质重要。徐晓鸥认为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本质,道和谋的角力结果,走到最后的是持正道者。

修改二稿时正好发生了“动车事件”,对她触动很大,她借助剧本写进自己的愤怒,问出一个很“幼稚”的问题。“官为什么会贪?他贪这么多钱干什么?”剧中的于志德工人出身,娶了市委书记的女儿,家中女尊男卑,他的外室也是他的初恋。他一直强调捞钱是为了情人,但结局实质上还是为了自己。鲍鲸鲸认为,这类人是为了自己回不到的过去,想洗白自己,用金钱把时光买回来。

虽然这个问题很学生气,但她担心自己十几年后已经不会在乎这些问题,因为已经麻木了。

《浮沉》有两种观念的撞击,一种是外企文化与国企文化的对话。有一段情节是乔莉给王贵林讲他们的产品,她使用的是一种翻译化的中文,王贵林说:“你能不能用人话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书中乔莉更被人提起的是她的英文名字“安妮”,而在电视剧中,这个英文名字没有使用;书里的乔莉在公司没有一个朋友,所有人都是对手,电视剧相对更温情一些。

盛世下的欲望

电视剧《浮沉》剧照

最大的改编是人物的感情线,书里没有谈恋爱,但乔莉和陆帆有暧昧情愫。滕华涛对鲍鲸鲸提出的剧本要求之一就是把乔莉和王贵林的感情发展起来,以原著看,这是不可能的,一个外企洋气小白领和平庸相貌土大叔,观众看了也会很别扭。滕华涛认为,能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应该是价值观趋同的,乔莉和王贵林是一路人,她和陆帆有巨大的隔阂。

不过这一切建立在电视剧中的乔莉宁折不弯,和原著里的她价值观并不太一样。同样的一个桥段,上司需要乔莉来背黑锅,书中的她想好对策,很主动地接受了,电视剧里的她虽然委曲求全,但内心有巨大的不满,并敢于指斥上级,并没有被外企的企业文化所同化。鲍鲸鲸也说:不懂得趋利避害的乔莉不知在生活中能撑多久。

在为剧本准备的采访中囊括了上、中、下三个层面,经历过国企改制的中高层、外企的销售、经济学家。徐晓鸥说:“国企改制是太复杂的命题,我们没有正面撞击的能力,故事也会显得苦哈哈,还讲不透,所以要通过外企这条线,侧面表现改制的一部分。”她了解到三个层面的心态:底层工人对外企员工很排斥;中层想着怎样占个坑;高层则根据他们的胸怀不同,走的路就不一样。

高层是改制过程中受到的诱惑最大,风险和利益也最大的一类人。《浮沉》想讨论一个命题:盛世下的欲望,是教育重要还是人的本质重要。徐晓鸥认为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本质,道和谋的角力结果,走到最后的是持正道者。

有道少谋的王贵林和有谋无道的于志德,其实最终都没有品尝到改革的胜利果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