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纸黄金”第一案:谁的2193万?

2012-07-06 13:57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7期
通过“纸黄金”业务的126笔买入卖出交易,只用了10天,宋荣贵的账户上就赚到了2193万多元。这钱来得快去得更快,几天内就被银行强行划走。拿到钱后,银行才把宋荣贵告上法庭,以“显失公平”和“重大误解”为由,主张126笔交易的撤销权。看似简单的官司,从一审到二审耗时6年。案件中最基本的核心事实,交易过程中到底存在什么问题?两份判决书始终语焉不详,可这并不妨碍最后的结果,胜诉的都是银行。

炒金

电话那端,宋荣贵的声音斯文平和,最强烈的情绪,也仅止于叹气,他不是慷慨激昂的抗议者,只是茫然无助的工薪族。来得快也去得快的2000多万元,像他人生里的南柯一梦。可惜,梦醒了,等着他的,是一场已经持续了6年、或许还将继续下去的官司。

宋荣贵告诉本刊,到工商银行开户投资“纸黄金”交易,是他和樊文达共同的主意,他们是大学三年同班同宿舍的好朋友,毕业后关系也没有疏远。2006年5月,就是他们决定一起凑钱开户的时候,彼此已经在社会上闯荡了五六年。他们的学校一般,自己主修的工程类专业也不算热门,走入社会后的求职,自然也是各种不如意。宋荣贵这边,“换了几次工作,还在济南打工”;樊文达那边,情况也差不多,不过工作地点在江西。穷则思变,再回想起来,宋荣贵也并不掩饰,“当时想得也比较简单,看到银行在宣传纸黄金业务,觉得是个新的投资机会”。

2006年5月30日,他们一起凑了2.7万元,用宋荣贵的身份证在山东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泺源支行申请开立了个人银行结算账户,同时办理了灵通卡。他们打算尝试的投资,是工行的“个人账户黄金买卖”,俗称“纸黄金”。顾名思义,“纸黄金”就是只发生在纸面上的黄金买卖,不发生实物黄金的交割和提取,投资者根据银行提供的金价波动,决定买入和卖出的时机,低买高卖,以此盈利。他们对这项新生业务的理解,仅仅来自银行的宣传,报纸和电视的各种“炒金”消息,得出的判断是,“网上炒黄金比炒股票风险要低,也没有印花税,比较划得来”。

插图 张曦

虽然银行户头属于宋荣贵,但“纸黄金”投资操作主要由樊文达来完成。低买高卖,理论上很简单,进入实战,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开户后的第一个月,从2006年5月31日到2006年6月28日,这个账户进行了5笔交易,3笔买入,2笔卖出,不仅没赚,还亏了好几百块。转机从6月29日开始。和以往一样,樊文达还是选择电话委托的方式,与柜台的即时交易相比,委托交易并不是立刻完成,投资者选定了自己的买卖参考价格后,再选择一个有效的委托时间,在这个时间内,如果金价波动和投资者的价格设定相符合,则交易成功,否则交易失败。工行的黄金操作系统提供的委托有效时间,包括24小时、48小时、72小时、96小时、120小时五种。电话委托的操作,必须完全依据工行的语音提示系统,输入正确的操作指令,才能被识别和接受。根据宋荣贵和樊文达的记忆,6月29日的这一笔关键交易,他们选择的是买入,输入的委托价格是145元/克,委托时间是120小时,也就是5天,而当时的即时金价是160元/克。

在樊文达指定的5天委托期里,金价当然有过上下波动,但是从来没有低到过他指定的145元的委托价格,可是5天之后他去查询,这笔买入的委托交易竟然成功了,而当时的即时金价依旧在160元左右。145元的买入,接下来再用即时价160元抛售出去,实在是太简单的数学题。理论上的低卖高卖,在宋荣贵的账户上第一次成为现实。接下来的10天,截至2006年7月8日,类似的低卖高卖操作被一再复制,总共126笔交易,65笔买入,61笔卖出,盈利差价高达21930382.25元,宋荣贵的账户完成了从亏到赚的惊天逆转。跻身千万富翁的机会,简直像天降财神,离奇又迅猛地朝着两个年轻人砸下来。

变数

只不过一切都是纸面富贵,宋荣贵和樊文达还来不及取出一分钱,情况就全变了。2006年7月12日,宋荣贵接到了开户行济南泺源支行的电话。“只是说请我到银行去核对一下账户,”宋荣贵回忆,“我也没多想,以为是银行的正常工作程序,第二天早上就去了。”结果在银行等待他的,却是一场“鸿门宴”。“我一到,银行好几个工作人员就开始给我扣罪名,说我侵占国家资产、涉嫌洗钱、扰乱国际黄金市场什么的,然后他们就拿出已经准备好的一份协议书,让我签字,还要我把所有资金转到银行的账户里。”虽然被这突发情况吓得有点蒙,宋荣贵并不肯依从银行的吩咐,于是他就被银行软硬兼施地扣留了。“我想走,门口总有人拦着,派了好多保安来,连去卫生间也有人盯着,午饭银行的人就买了包子进来。”这种惊吓太不寻常,所以宋荣贵至今记忆深刻,“实在是吓得有点蒙了”。

账面上有2193万多元的那张工行灵通卡,当时并不在宋荣贵手里,而在樊文达身上。银行让宋荣贵联系樊文达,可是当时樊文达的手机就是关机打不通,樊文达后来的解释,是他当时休假回东北老家,就换了卡。银行显然非常担心这笔钱被取走,所以在僵局中,银行提出了另一个方案,要求宋荣贵挂失这张灵通卡。“挂失了卡,钱就冻结在账户里,谁也取不走。”宋荣贵回忆,“当时银行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我想了想也觉得可以接受,至少钱在卡里就是安全的。”

办理了挂失手续,银行依旧不肯让宋荣贵离开。不仅如此,还要求他马上再办理一个解挂手续,宋荣贵心生疑惑,没有同意。僵局中,宋荣贵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求助,他老家在山东东营,盘根错节总有些亲戚在济南,刚好还有一位是法律系的老师,接到电话之后,亲戚迅速带了律师赶来银行。在律师的强烈要求下,银行最终让步,允许已经被困超过6小时的宋荣贵离开。

面对面的僵局之后,银行方面的行动还在继续。2006年8月3日,宋荣贵收到银行《关于取消个人账户黄金买卖委托交易的通知》,工行泺源支行认定宋荣贵二人的交易“具有明显的恶意操作性质”,根据《中国工商银行个人账户黄金买卖章程》的相关规定予以取消。宋荣贵赶去银行交涉才发现,他已经挂失冻结的账户上那笔有争议的财富,没有经过自己的任何签字授权,7月27日就已经被银行强行划走。

对于宋荣贵的质疑,银行工作人员的态度很坦然,只告诉他,这是银行的决定。他挂失的灵通卡,银行已经单方面给他更换了新卡,他原来的账户被强行划走2193万多元之后的余额,已经转到了那张新卡上,可是银行并不肯把这张新卡给他,理由是事情还没有最后的处理结果。交涉无果,宋荣贵和樊文达能选择的抗议方式,只是投诉,向工行总行投诉。而银行采取的手段,则是向警方报案,介入调查的是济南市公安局经侦队一大队。面对工行泺源支行、中国工商银行济南市分行、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三重名义报案的诸多压力,济南警方最终并没有立案,理由是找不到相应的法律依据。宋荣贵实在应该觉得庆幸,他与银行之间的僵持,最终只停留在民事合同纠纷层面,而不是刑事案件。悬而未决的只是财富归属,而不是他和樊文达的自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