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不足惊异也”,北平沦陷

2012-07-05 13:42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7期
从蒋介石“卢沟桥事变”日记,到中国政府的外交努力,再到宋哲元等当事人的种种心结,说明了当时为落后弱国的中国,要与强暴野蛮的日本搏斗,下定进行一场全面抗击日本侵略的决心,是一件何其艰难的事情。

7月8日:中国军队集结

1937年7月8日是星期四,蒋介石到庐山休养已经有数月,住在海会寺大营房的团长室。7月8日上午,来自北平市长秦德纯的特急电报,摆在蒋介石的案头,也同时发给了正在重庆巡视的国民政府军政部部长何应钦。

“西安事变”中,蒋介石不慎摔伤了背部骨头,专门到庐山休养。每天下午,他会在观音桥别墅的茅草亭静静思考,宋美龄则在旁边钓鱼,钓到后,他会轻轻鼓掌。治疗期过了,马上就投入到第一期庐山暑期训练团的培训,专门把庐山海会寺大营房腾出来,集中了6000学员的庐山暑期训练团开学典礼在6月26日,他自任训练团团长,副团长兼教育长为陈诚。

开学还不到半个月,7月8日晨,“卢沟桥事变”的消息就传到了山上。早上升旗的时候,陈诚宣告诸学员:7月7日晚日军已借口向我卢沟桥发动了军事进攻,我军寸土不让,战斗激烈。他还说:“我辈军人,只有马革裹尸,为民牺牲,来保卫祖国。”当天,每人每餐只有一碗饭。他们谁也想不到,战争会来得如此仓促。

8日收到卢沟桥冲突的消息后,虽然对日军意图不很清楚,蒋介石还是立刻指示宋哲元:“宛平城固守勿退,并须全体动员,以备事态扩大。”为什么要防备事态扩大?何应钦报告蒋介石的密电里,提到了一个惊人数字。在深夜的冲突中,中国军队虽士气极盛,但是死伤人数已经达到180名,按照秦德纯向何应钦的密电汇报:日军在当地的示威已有多日,这次应该是有计划的行动。

1937年8月27日,法国《世界之镜》杂志关于抗日战争的报道。中国守军第29军大刀队士兵在战壕中准备拼杀的照片登上杂志的封面。中国士兵年轻的脸庞,视死如归的表情和闪亮的大刀,都向欧洲读者传递了中国人的抗日决心

向宋哲元发完第一份电报后,蒋介石随即向26军总指挥孙连仲发出向石家庄集中的电报。他要求孙连仲由平汉路发两个师的力量集结在石家庄和保定。然后又要求庞桂勋部和高桂滋部也向石家庄集中。这之后,他要求宋哲元立刻回保定指挥,此时的宋哲元还在山东乐陵老家休养。

为什么要求宋哲元去保定?实际上,蒋介石对宋哲元回到北平后与日本谈判非常担心。他不能确定宋哲元会对日本人做多大的让步,他在日记里问自己:日本人是要“与宋哲元为难乎?使华北独立乎?”而战争准备尚未完成,他接着问自己:“决心应战,此其时乎?”不过,他认为日本尚未准备好,“此时倭无与我开战之利”。

与此同时,蒋介石决定要“以事实来确定解决的办法”,除了调集军队,他还抽调了高射炮部队,在长江沿岸实行戒严。

当时驻守宛平县城的是37师219团的年仅28岁的团长吉星文,吉鸿昌的侄子。7月8日凌晨5点30分,日本军队大队人马占据了龙马庙和永定河铁路桥头堡,吉星文在8日入夜后,冒着小雨去自己在城外的第3营,率领一支150人的敢死队,带着手枪和大刀,利用夜色掩护,终于在9日凌晨夺回了阵地,恢复了永定河东岸的态势,不过突击队员损失了将近大半。

吉星文率部守卫卢沟桥一带直到7月26日换防为止,撤离数小时后,卢沟桥失陷。

8日,宋哲元在收到蒋介石电报后,立刻回电。除了表示自己秉承“钧座‘不丧权,不失土’的意旨”继续周旋外,还试探性询问,中枢大战是否准备完成。10日,蒋介石又发电报给宋哲元,告诉他,守土要具“决死决战之决心与积极精神应付,至谈判,尤须防其奸诈之惯伎,务期不丧丝毫主权之原则”。还要求宋哲元赶紧构筑工事,接着,他又于12、13、16、17日,一直到28日,11次发电报给宋哲元,原则始终不变,就是丝毫不能丧失主权——“刻刻严防,步步留神。”

7月11日:日本内阁决定出兵中国

当7月9日,首鼠两端的石友三保安队开进卢沟桥后,蒋介石的思路已经清晰:“惟我已积极进兵,北上备战,或可戢其野心。”10日,他在庐山写道:我军已开始北进,彼或于明日停战乎?他有每周做一反省录的习惯,他告诫自己,中国已经到了存亡关头,万不能失守也。

蒋介石的和平解决之心,在7月11日彻底消除。7月11日,日本参谋本部将派兵5个师团的方案首先提交五相(首、外、陆、海、藏)会议讨论,以便随后在内阁会议上提交,上午11时30分,在首相近卫文麿官邸召开了五相会议,陆相杉山元的态度强硬,要求中国方面确保道歉,所以应该火速抽调关东军和朝鲜军中准备好的军队增援驻屯军。同时,日本国内军队放弃退伍,抽调5个师团迅速派往华北,海相军内光政支持陆相,事实上,派兵等于全面战争的开始。

其实,在两天前,陆军部就提出了派兵计划,只是在临时内阁会议上被其他阁僚否决了。当时日本内阁分为扩大派和不扩大派,不扩大派主要观点是,日本最大的敌人是苏联,如果在准备不充分情况下派兵,会陷入长期作战的泥潭。但是,扩大派人数众多,以陆相杉山元为首的扩大派认为,只要日本宣布进入内地动员,或者集中大批兵力进行保定会战,则可以解决一切问题。7月9日,不扩大派的观点曾占据上风,他们要求中国方面道歉,处罚当事人,中国军队撤退,并且发电报给天津驻屯军,要求他们从丰台撤退到丰县,勿使冲突扩大。

而天津的牟田口廉也联队认为,撤退是交战军队的最大耻辱,他们没有遵守命令,而日本军部也对内阁不扩大方针非常不满,于是有了11日的会议,陆相的方案被通过,“卢沟桥事变”改为“华北事变”。下午的内阁会议,只用了40分钟,就决定要“举国一致来处理事件”,并且说服天皇:苏联不会从背后进攻,中国将会迅速屈服。这一天18时24分,日本政府正式发表了《关于向华北派兵的政府声明》,随即,日本陆海空各军种都做了紧急动员。标志着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

这一天18时30分,宋哲元已经到达了天津站。当时日本虽然通过了派兵的决定,但因尚未完成部署,一直在散布“现地解决不扩大”的烟雾。12日,宋哲元在天津发表声明,声称自己主张和平,他说:“此次卢沟桥事件发生,实为东亚之不幸,局部之冲突,能随时解决,尚为不幸中之大幸。”

蒋介石认为,即使与日本谈判,也应中央掌握主导权,他不断提醒宋哲元“必不能和平解决”、“中央决定宣战”,并要求宋哲元与中央保持一致,但是宋哲元还是派出张自忠等人作为自己的代表,与日方谈判。

蒋介石一方面认为日本人系“外强中干”,另一方面也在日记里写上了“但势必扩大,不能避战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