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流浪狗小萨:从雅江到拉萨(3)

2012-07-04 15:00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7期
即便做了美容,小萨也不是初次见面就讨人喜欢的狗。它是一条串串,外八字,趴下来的时候很容易让人误会它有残疾。它不谄媚人,不会因为你给它吃喝就向你摇尾巴。大多数时候,它就安静地发呆,兴致好的时候,它会仰起头舔舔主人骑吉的下巴,这是它感情最外露的表现了。它是动物版的辛迪瑞拉。

川藏线是骑吉内心的一座高峰,他高中同学两年前就去过了,那时候骑吉一没钱,二没经验,没法成行。为了在毕业前完成这个愿望,从来不打工的骑吉找了一个兼职,在距离学校15公里远的快餐店送外卖。“他们要求早上10点上班,下午2点下班,我觉得时间很宽松,又可以骑自行车练习,很适合我。”做了一个月兼职,挣了600块钱。拿到钱后,他列了一个清单,去买了川藏线的装备。然后从武汉坐硬座到成都,从那里出发骑向拉萨。

8万“粉丝”的超级狗

小萨在路上只洗过两次澡,骑吉告诉本刊记者,路上条件差,他们有时候都洗不上澡。好不容易有条件给小萨洗时,它还反抗,它恨吹风机,风筒一响它就能窜出旅馆,好几个骑友围堵都抓不着它。它路上一直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但是这不妨碍骑友们喜欢它,川藏线上流传着它的故事,如果有幸遇上它,骑友们就会跟它合影留念。骑吉和队友们为了好玩,还认真讨论过要不要给小萨做一个背包,里面放上火腿肠,路上没有条件实现这个想法,为了表示小萨也是骑友中的一员,骑吉和队友们帮它开了一个名字是GOGO小萨的微博。最开始小萨的“粉丝”只是骑吉认识的几个朋友。

5月21日,一条关于小萨跑了接近2000公里,如今已经到达拉萨的微博在网上广为转载,骑吉和小萨就成了网友和记者们追逐的目标。还没到拉萨,小萨的微博“粉丝”就涨到了三四万,也有媒体通过各种途径联系还在路上的骑吉。“距离拉萨还有100多公里时候,我接到电话说中央电视台要采访骑吉,联系不上他。”陆波说。距离拉萨还有20公里的时候,电视台拍摄了小萨奔跑的影像,它跑在最前面,骑吉、小张、高虹和陆波按照骑行服颜色的由浅入深依次排在后面。影像资料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传播,BBC、YouTube、日本的新闻节目都对小萨进行了报道。“在拉萨的那几天,‘粉丝’每天都是几千几千地涨,我离开拉萨的时候,小萨的‘粉丝’已经达到了8万多。”骑吉说。

流浪狗小萨:从雅江到拉萨

武汉当地一家宠物美容店为小萨提供终身免费的美容服务和狗粮,每周小萨都去洗一次澡,修剪指甲和毛发

小萨红了。除了对它跑了1000多公里,翻了2座5000米以上的高山,10座4000米以上高山的惊叹,也有质疑骑吉的声音。一个影响力很大的城市流浪动物救助非政府组织在微博上发出号召,要骑吉立刻停止让小萨跟随跑,狗狗的心脏在高原负荷很重,它只能通过舌头散热。如果真爱它,就让它上车,它只想有个家,它不是猎豹,不享受奔跑。媒体对骑吉的访问也转向有是否虐狗的提问。骑吉告诉本刊记者,他一看这个微博号“粉丝”那么多,影响力大,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势,当时很生气也很激动。队友们安慰他,一件事情有两种声音很正常。王梓也给在微博上给骑吉作证,不要再说虐狗什么的,小萨是路上的野狗,自己一路跑上来的。骑吉是个放得下的人,他在微博上澄清了一条,然后继续做自己的事,不理指责的留言。

在拉萨,小萨终于过了几天安稳生活,它甚至有了地盘的意识,堵在门口冲着客栈老板养的站起来能把前爪搭人肩膀上的庞然大物阿拉斯加雪橇犬狂叫,不许它进门。下一站,小萨要去哪里,决定着它今后的生活。王梓曾经在路上跟骑吉提出,希望带着小萨去他下一站的珠峰大本营,等他离开的时候再交给别的骑友或者带到他去支教的怒江大峡谷。王梓告诉本刊记者,他认为每个灵魂都是自由的,小萨应该像从前一样奔跑在高原上。而且,小萨是高原狗,回到内地会不会不适应?骑吉跟小萨朝夕相处20多天,舍不得小萨离开自己。“武汉的朋友们都支持我把小萨带回来,费用可以凑。如果最后实在不行,就在拉萨给它找个好人家。”骑吉告诉记者,小萨红了后,它的去留就变得很微妙。如果不是他主动托养,谁也不好意思张口要小萨了。当地一家宠物医院免费为小萨做了全身的体检,还承担了小萨回武汉的费用。它从拉萨起飞,在成都转机又飞往武汉。它的新主人骑吉没有钱坐飞机,也没有向医院开口跟小萨同行,买了一张硬座火车票,坐了40多个小时,经过了两个夜晚回到武汉。

小萨的故事没有告一段落,“粉丝”们关心着它的生活。骑吉几乎每天都要在小萨的微博上发它当天的生活照片,就连手机出问题没法拍照都向“粉丝”解释。骑吉毕业了,其他同学都在忙着面试找工作,骑吉却必须围着小萨转。每天有各种人给他发私信,谈跟他合作写书的,邀请他参加各种节目,还有流浪狗的公益组织要他带着小萨去参加活动。骑吉的生活一直很单纯,突然多了五花八门的邀约,他辨不清楚。远景的事务,比如出书,他会打电话给远在贵州的高虹询问意见。临时性的邀请他就糊里糊涂了。

上一周,武汉一家广播电台的模仿秀节目邀请骑吉带着小萨去做嘉宾,地点是当地一家不错的游乐场。骑吉没有问节目的目的、时间和流程就答应下来,他自己花了45块钱打车按照节目组的要求上午10点到游乐场,才知道自己的访问是在晚上19点45分,他要带着小萨在演播厅里徘徊8个小时以上,等到中午12点半也没有节目组的人出来告诉他,中午有没有午饭,几点吃饭,还是在别人的提醒下才去找节目组要求报销往返车费。晚上访谈结束后,他带着小萨站在游乐场门口打不到车的画面被网友拍下发在了网上。第二天上午,小萨的“粉丝”开始攻击游乐场的官方微博。

回到城市里,小萨和骑吉不再是一个男孩捡了一条狗那么简单的故事。小萨的身后站着8万“粉丝”。游乐场的市场部要骑吉澄清事情跟他们没关系,骑吉这时才想着去问这个节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怀疑骑吉采用了娱乐圈的手段故意制造事端炒作。还有不少人给骑吉留言质疑他:为什么不安静地生活,要参加这些活动?

自己搭了一天时间和辛苦,得到这样的揣测,骑吉感觉很委屈,可是为什么要参加这样的活动他自己也想不清楚,他还没有学会说拒绝,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在媒体面前以他经纪人自居,他当面也不澄清。他告诉本刊记者,他不好意思当面反驳人,他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不需要经纪人,需要怎么样的人帮他把关。经过这次风波,小萨要过平静的生活,还是成为公益组织的象征,或者去创造商业价值,必须是骑吉要思考的问题了。

无论未来如何选择,小萨在武汉过上了城里宠物狗的生活。它虽然跟着骑吉住在狭窄的群租房里,可是地上摆着“粉丝”寄来的零食、玩具、脚掌护理液和宠物浴液。当地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宠物美容店承担了小萨终身的狗粮和美容服务。“我们私信他很多次,希望能够帮助小萨,因为我们平时也会救助一些流浪狗。有些狗生来就很幸运,在一个很好的家庭,享受服务,我们愿意把从这些幸运狗身上赚到的钱在能力范围内去救助流浪狗,小萨就是流浪狗群体的放大,可以通过帮助它,让更多的人关注流浪狗。”宠物店负责人徐亮告诉本刊记者。骑吉一开始没有答应,有一天他突然发短信给徐亮:小萨的热度只能维持一两个月,以后它被人们遗忘了,你们也愿意资助它吗?骑吉告诉本刊记者,他第一次带着小萨去店里取狗粮的时候,看到狗粮的价格都不敢拿。在他那里,这还是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孩路上捡了一条狗的事情,没有想到这变成了一个奇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