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流浪狗小萨:从雅江到拉萨(2)

2012-07-04 15:00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7期
即便做了美容,小萨也不是初次见面就讨人喜欢的狗。它是一条串串,外八字,趴下来的时候很容易让人误会它有残疾。它不谄媚人,不会因为你给它吃喝就向你摇尾巴。大多数时候,它就安静地发呆,兴致好的时候,它会仰起头舔舔主人骑吉的下巴,这是它感情最外露的表现了。它是动物版的辛迪瑞拉。

要带着狗上路,就得想些办法,上坡路小萨的速度在大约每小时10到12公里,骑行队伍的速度是每小时5公里,小萨能够跑在骑行队伍前面,下坡路它就跟不上了。高虹告诉本刊记者,当时队伍里只有骑吉的驮包东西最少,他就让骑吉下坡路时候把小萨装在包里。“骑吉还是个小孩,小孩天然就喜欢小动物,我说你要是带着它就得路上负责照顾它,他非常乐意,很高兴。”高虹说。

雅江到理塘的路确如改装面包车老板宣传的那样烂,漫天的灰尘让口罩失去了作用,沿路的小石子颠得特别厉害,爆胎、颠丢装备都是常有的事情。骑吉也两次把驮包颠到了地上,连累小萨也摔了下来,小萨就跟骑吉生气了。“骑吉怎么叫它,它都不理,也不围着骑吉转了,那天晚上跟着我睡在一起。”高虹说。小萨很会照顾自己,它平时趴在地上睡,可是高海拔地区即便是5月份晚上也下雪,天冷的时候它就自己趴到骑友脚边的被子上。“这条狗当时特别脏,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不愿意,可是那个条件下,它也可怜。”高虹说

极端条件下的朝夕相处,让骑友们也对小萨产生了感情,它真正成了队伍中的一员,上坡的时候它就跑在队伍的前面,如果跑得太远离开视线,它就停下来等后面的队员,跑到山顶它就不走了,等着队伍到齐后拍照留念和带它下山。“骑川藏线团队很重要,你要给你的队友希望,前面的人等后面的人,让他知道不是孤零零一个。我有几次都是骑得特别艰难,体力到了极限,小萨就趴在上面瞄着我。我就知道队友在前面不远了,坚持骑上去。”陆波说。如果小萨掉队了,骑行队伍也会惊慌。有一次下冰雹,路上没有躲避的地方,队伍还要向前,突然骑吉发现小萨不在队伍里。“我打电话给最前面的人,他没看见小萨,我又往后面看也没有,我就很着急,如果找不到,就想搭车下山去找了。”骑吉说。还好是虚惊一场,小萨最先跑到了山顶,躲在经幡里,骑友到达山顶后,它才出现。

流浪狗小萨:从雅江到拉萨

结束流浪,过上安稳的城市生活让小萨长胖了,这一周它的体重有13斤多

决定带小萨上路,驮包不是一个办法,到了理塘高虹陪着骑吉去给小萨定做了一个笼子。“转遍了理塘,也没有做笼子的地方,卖铁丝网的商铺也不肯做。后来我们找到一个四川人开的五金店,我在四川当过兵,跟老板攀老乡,拉近感情才同意给我做一个,笼子做到了夜里1点。”高虹告诉本刊记者。笼子安在骑吉的车上,日常用品背在背包里,骑吉说,骑车背包特别累,时间久了腰会疼,背包不透气,后背非常热,再加上笼子和狗,负重增加了十几斤,但是为了小萨,这些都可以忍受。

骑吉队伍里再也没人舍得把小萨留下,藏区里一位四川的胖大嫂喜欢小萨,对骑吉说,让小萨留下给自己的女儿。骑吉不说话。“我当时已经喝酒喝得七荤八素了,胖大嫂就来跟我说,酒钱算她的,让我去游说,我说不行。”陆波说。胖大嫂晚上又到骑吉的房间逗弄小萨,游说骑吉。本来说好第二天早上去胖大嫂的店里吃早餐,骑吉为了躲避游说,没吃饭就带着小萨先走了。

奔跑的小萨也经常给骑行队伍带来乐趣。“我们都骑得筋疲力尽的时候,路边藏民刚把羊群牧到一起,它还很有精力突然就冲出骑行路线,向着羊群跑过去,把羊都吓散。藏民看着它,拿它没办法。还有一次三只土狗堵着它的路,不让它往前走,它也不害怕,冲着三只狗叫。我们在后面不敢靠近,只能向土狗扔石头给它助威,后来是汽车的鸣笛才把土狗吓走。”骑吉说。

骑吉

骑吉是男孩子的微博名,骑代表骑自行车,吉是吉他,自行车和吉他是他最醒目的两样家当。骑吉又同“奇迹”谐音,注册微博的时候,他并没想到一年后,奇迹真的发生在他身上。骑吉是特别普通的县城男孩,上一个普通高中,成绩中等。高考时候,他比报考的武汉铁路学校低5分,只能等待补录。他不是一个有强烈的出人头地愿望的孩子,他说:“我不会复读的,我的能力就是这些了,再学一年可能也是这个结果。我就从补录单子上按顺序写了三个学校,也没有对学校考察过。”

他随波逐流式地被补录到武汉市一所职业技术大专,分到了汽车专业。“最开始是有点失望的,大学校园还没有我高中学校大,学校里也没有学习气氛,我算是高分的我都不学习,其他同学就是打游戏、打球,没意思。”骑吉的世界在校园之外。“我高中同学买了一辆自行车,他让我也买一辆,以后就可以跟着他一起骑车回家。”骑吉说,于是他就跟着同学去买了一辆1000多块钱的自行车,对于学生来说,这是一笔很高的消费。“当时刚过完年,我手里有点钱。没跟家里人说,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他们不会舍得让我买这么贵的车。”骑吉对自行车爱不释手。“一开始很疯狂,每天要骑30公里,早上8点上课,我6点起床出去骑一圈。晚上我也要骑车到八九点钟回宿舍,连下雨都骑。”他没有电脑,这在大学里并不多见。他说:“我‘大二’买了一台电脑,没多久就拿回家了。我对玩游戏没兴趣,上网就是聊QQ,有时间都去外面骑车了,如果要用电脑就跟宿舍同学借一下。”

骑吉很快加入了骑友俱乐部。“我在南湖大道骑车,一队三四十岁的人也在骑车,我看他们戴着头盔,穿着骑行服,看起来很专业,就上前打招呼。”骑吉告诉本刊记者,他在学校里是一个从来没有举手发言过的人,班级里有他没他都没什么区别,可是在骑友里,他很外向。“他们都是三四十岁的人,有的年轻人参加几次活动就不来了,但是我愿意跟他们一起骑车。他们带我入门,介绍卖装备的老板给我认识,还会谈论一些社会上的事情,我爱听他们聊天。认识这些朋友,我觉得骑车上花的钱很值得。”

对学生来说,骑车的花费不小,骑吉家里每月固定给他500元生活费,自从骑车开始,每月的实际花销就得在1000块以上,车的零件有时候要换,每次骑车活动后还要聚餐。骑吉说,他不愿意因为自己还是学生,就不跟大家分摊费用。“第一次大家觉得我不挣钱,不让我出,第二次、第三次我就不能去了,我不想当个蹭饭的。”骑吉对钱不算计,也不太看重。他告诉本刊记者,其他同学吃炒饭就行,他必须得点菜,平时还要吃水果。他的第一辆车在昆山丢了,他跟亲戚朋友们借了2000块钱买了第二辆。这辆车在产品序列里比第一辆车高一个档次,带快拆功能。他跟亲戚们借钱的前提是,不能告诉他爸妈,他工作后就有钱还给大家。钱一定能挣到的,不在这上面费心思。

刚买车的时候,骑吉就跃跃欲试骑车回家。“第一次打电话给我爸说,我爸觉得我疯了,从武汉到家里100多公里,骑车太不安全。他说我要是敢骑车回家,他就把我的车砸了。”但父亲没阻止儿子,骑到离家20公里的时候,骑吉把车存放在同学家,然后坐车回家。第二次回家,他事先没告诉父母,直接骑车回去了。父母看他好好的,从此就没有反对过。更长途的骑车是利用劳动节的三天假期从武汉骑车去荆州。“下午出发,晚上在仙桃住了一晚,那还是我这辈子头一次在外面住宿,虽然是十几块钱的旅馆,但是体验一下感觉也很好。第二天晚上到荆州看了一下古城墙上的灯,住了一夜就往回走了。其实目的地和风景都不重要,吸引我的主要是在路上那种感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