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流浪狗小萨:从雅江到拉萨

2012-07-04 15:00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7期
即便做了美容,小萨也不是初次见面就讨人喜欢的狗。它是一条串串,外八字,趴下来的时候很容易让人误会它有残疾。它不谄媚人,不会因为你给它吃喝就向你摇尾巴。大多数时候,它就安静地发呆,兴致好的时候,它会仰起头舔舔主人骑吉的下巴,这是它感情最外露的表现了。它是动物版的辛迪瑞拉。

流浪狗

今年沿着318国道从四川往拉萨骑自行车的人特别多。“客栈老板们都很震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如果不提前预订,雅江这么小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床位。”骑吉告诉本刊记者。骑友们都等在雅江县城外的警务岗亭边上,边休息边等待检查身份证。一只又瘦又脏的流浪狗也趴在警务岗亭旁休息,有些骑友顺手喂它一些吃食,骑吉说他当时没有特别注意这只狗,他连续两天高原反应都很剧烈,体力消耗很大。现在回忆,他告诉本刊记者,对小萨的第一印象是,它可能是条残疾狗,趴着的时候两只前爪往外拐。检查完身份证,前面的骑友都快速离开了,骑吉发现自己的车爆了胎,在四川认识的旅伴小邓陪他一起推车进县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那狗就无声无息地跟在他们后面。“我后来回想,别人都是骑车走的,它跟不上;我爆胎了,它才跟上我。”骑吉说。

雅江是一个山城,有些房子依着悬崖而建,骑吉说,他们住的客栈楼梯很陡,几乎要手脚并用爬上去。先期到旅馆的陆波看见一只狗跟着骑吉和小邓回来,觉得很惊奇:“我当时就说,如果它能爬上去,我们今晚就收留它。结果它就真的爬上去了,跟着我们进了房间,自己趴在门后面。”骑吉说,他从驮包里翻出了真空包装的鸡腿吃,流浪狗也凑了过来。“它睁着两只大眼睛直直地望着我,我也不好意思吃下去了,分了一半给它,它也不吱声就把鸡腿给吃完了。”骑吉说,当天晚上,狗就黏上了他们,跟他们一起去饭馆吃饭,又跟着他们回到旅馆,睡在他们房间里。

流浪狗小萨:从雅江到拉萨

翻了10座4000米以上的高山,奔跑了1000公里,小萨终于跟着新主人骑吉到达目的地拉萨

“小邓的高原反应很厉害,他决定第二天早上坐车走。我和老陆继续骑车,我们特意躲着这只狗,早上7点就出发了,把狗留给小邓善后。”骑吉说,不能带着狗走,是骑行队伍不需要讨论的问题。 

川藏线不像外人想象的那么凶险,但也不是全无准备就可以通过。陆波告诉本刊记者,全程骑下来,凭的是毅力。从成都出发时候是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到了雅安就开始有人掉队,山东的一个骑友连变速都不会就来骑川藏线,结果越骑越累。在雅江之前已经过了折多山和高尔寺山两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相当多高原反应剧烈的人都放弃了。雅江又是一个转折点,从雅江到理塘的路况很差,石子和土能堆出半尺厚,只要有货车通过,扬起的灰尘让人窒息,能见度只有5米左右。雅江当地人已经把运输骑友做成了一项产业,到处有改装的小面包车喊着路况差,搭车通过招揽生意。“意志薄弱的人就听信传言搭车走了,还有一些人打着照顾旅伴的旗号给自己一个借口也搭车走了。我们前一天进入雅江还有好多人,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人就很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前面1000多公里路是什么样子我们心里都没有底,怎么可能还带着一条狗走?”陆波说。 

全程骑下川藏线对陆波和骑吉来说都有特别的意义。陆波是户外和极限运动爱好者,武汉市最早玩滑板的那批人之一,1995到1998年江滩公园的滑板场上就有他的身影。10年前,他30岁的时候跟同事一起骑车走过川藏线,刚到康定就因为同事搭车放弃还打不通手机以为失踪而放弃了骑行。为了给自己40岁生日一个隆重礼物,他从去年11月份就在论坛里发帖子寻找旅伴。“当时响应的人很多,到了3月份什么家里有事儿、单位请不了假,各种借口都来了,最后就只剩下骑吉。”陆波告诉本刊记者。骑吉今年22岁,是武汉一所大专的学生,他从“大一”开始迷上骑车运动,经验已经累积了不少,骑吉告诉本刊记者,他早就打算在毕业前利用同学们实习找工作的时间去把川藏线骑下来。

陆波和骑吉在出发前约出来见过两次面,两人都很随和,互相商量出每天的骑行计划和骑行策略,约定互相鼓励和支持,不轻言放弃,坚持到底。

小萨

对骑吉和他的队友来说,流浪狗是艰苦的川藏骑行中一个小插曲,流浪狗跟着回雅江旅馆的路上,他们就讨论着给小狗起个名字。“有人说叫拉萨吧,我觉得不好,就喊它小萨。”骑吉说。小萨从哪里来,为什么趴在雅江县城外警务站的边上,谁也说不清楚。

骑吉后来从摄影师王梓的微博上发现了小萨的踪迹,王梓也是从成都出发的骑友,比骑吉晚一天,但是速度快,一直骑在骑吉队伍的前面。他在雅江之前的高尔寺山海拔4412米的蓝牌子下抱着小萨拍过一张照片,还发微博告诉后面的骑友,狗没有跟上,希望后面的骑友能捡到它。王梓告诉本刊记者,他是在下瓦斯遇到了小萨,当时小萨和另一只比它大1/3、黑白相间的狗一起,总跑在他的前面,黑白狗跑了一阵就不见了,小萨一路翻过了4298米的康巴第一关折多山,又到了高尔寺山。“在川藏线上骑车其实最怕的就是有狗跟着,经常有土狗叫着跟在后面咬驮包,小萨这样跑在前面的还从来没见过。”王梓说。

川藏线上的骑行队伍络绎不绝,就像王梓队伍在骑吉队伍前面一样,贵州高虹的队伍在骑吉后面。“我们那天早上6点半起床,不到7点就在旅馆旁边的小餐馆吃早饭,小狗就趴在桌子底下,吃别人扔在地上不要的东西。”高虹告诉本刊记者,他也没有特别留意这条狗,等他出了雅江县城的时候,发现狗也跟着出来了。“我以为这是餐馆里养的狗,觉得这样被我们带出来不好,就撵它回去,可是怎么撵它都不走,就只好不管它。”高虹说。

高虹说,小萨一路跑在他的前面,大约跑了5公里左右,赶上了早出发的骑吉队伍。小萨突然加速往前跑,这个动作打动了骑吉。在50岁的高虹看来,小萨之前也有过加速向前跑的举动,客观说不能解释为跑向骑吉。但是骑吉觉得,小萨跟着他们住了一晚,就认了他们,所以才会跑向他。

两队人汇成一队,在相克宗村藏民布珠家里吃午饭。高虹告诉本刊记者,带着狗走川藏线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人很麻烦狗也辛苦,他就想把小萨留给布珠家养,也算是给小萨找到一个归宿。但是,布珠的老婆不愿意要,藏民不养宠物狗,这条狗太小了,什么都干不了。骑吉告诉本刊记者,从那时候起,他心里开始不舍得小萨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