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旅游与地理 > 正文

带着梦想去南极

2012-06-28 18:40 作者:吴丽玮 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6期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南极,有的人有勇气到达那个地方,而有的人只能永远在梦中遥望。

2012年1月8日,刘润终于登上了从上海浦东出发的航班,之后的48小时53分钟里,他将经停迪拜、里约热内卢,到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入境后经停卡拉法特,最后抵达乌斯怀亚——而这个“世界的尽头”才是南极之行的起点。1月11日,他和来自14个国家的98位探险者还将乘坐俄罗斯科考船在海上飘荡两天,才能靠近梦想中的那片“最后的大陆”。

从2009年萌生去南极的愿望,刘润用了3年的时间才得以成行。刘润算不上一名驴友,身为外企高管的他和更多的城市白领一样,每周平均要出差三四天,夜宿在两三个不同的城市,十几年的生活都在处理事务和参加会议中度过。“虽然压力很大,但是时间越长也会觉得平淡,我渴望找另一种方式锤炼自己。”2009年,当他意外听到一位朋友讲起穿越戈壁滩的经历时,兴奋至极,这正是他希望做出的人生改变。“通过忍受挑战带来的痛苦,去获得完成你认为无法完成的任务之后极端的快乐。”

2009年5月,刘润和250名“戈友”一起走进戈壁滩,4天的行程是120公里。从没有参加过专业训练,刘润的膝盖和脚踝在第二天就受了重伤,几乎不能挪动,而当天距离目的地还有28公里。“十几年没有哭过。想哭,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我可能无法完成对自己的承诺:走完全程。”刘润坚持拒绝上收容车,拿着医生给的云南白药,他只告诉自己:“一定要迈出左脚。”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就变成了:一定要迈出右脚。头上是狂风暴雨,走过盐碱地,最后的6公里戈壁滩上是密布的骆驼刺。因为收容车不能开进去,体能师提醒刘润:如果出了事情,谁也救不了他。刘润还是拒绝上收容车,体能师没有办法,只能陪着他一起往里走,因为他已经是队伍的最后一个人。晚上21点大家都已经睡下时,他终于到达了营地。“跨过终点那一瞬间,你就像完全跨出了自己。被沙石、雨水、恐惧、绝望洗礼过的我,兑现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能完成的承诺。”这次戈壁之旅中,250位探险者中成功完成全程的有186人。“四五十岁的人抱在一起痛哭,我想我明白他们的心情。”

带着梦想去南极

当科考船在“天堂湾”登陆后,呈现在刘润眼中的是一个蓝白色的童话世界

在征服戈壁后,南极成为刘润梦想的下一站。从酷热到严寒,相比于南极的独特景致,对他来说,需要跋山涉水冒一定风险去体验的象征意义远大于旅行本身。回归日常工作的3年中,面对周边朋友听到“南极”的惊讶、羡慕和怀疑,刘润从没放弃过这个梦想。2012年,儿子3岁了,行期终于定在了春节假期:因为南极只有每年11月至下一年2月的夏季气候相对温和、开放旅行。“但是当真要拨付近20天的生命给梦想时,很多人都发现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刘润预先召集的近20名同行者中最终确认同去的只有一人,这个结果让他自己也感到惊讶。“甚至有人对我说,去南极是对家庭不负责任的行为。”

梦想是要有实现的时间表的,2012年春节成了他36年里唯一没有与家人共度的节日。订船票、办签证、订机票,因为去过的人太少,网上本来就很少的攻略一般粗略地讲到如何订票,关于之后行程种种就鲜有提及。同样面临的还有语言障碍,只会讲英语的刘润要在讲西班牙语的阿根廷“碰运气”。刘润觉得这些不确定性也恰恰增加了对未知旅行的向往。

出发前一个月,刘润突然有了个精彩的想法:为什么不借这次旅行践行公益梦想呢?2005年,刘润就和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了公益组织“捐献时间”:志愿者可以捐献自己的“时间”来参与公益活动。这一次,刘润发出了邀请:如果谁愿意承诺在2012年捐献20小时做公益事业,他就替他前往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把他的祝福从世界的尽头寄回给最爱的人。“如果我替100个人把祝福绕地球一圈寄回来,每人捐献20小时,那就一共有2000小时,正好相当于一个人全职为公益事业工作一年!”最终,刘润从乌斯怀亚寄出了480张明信片。

刘润说,船离开乌斯怀亚不久,一切个人通讯工具就没有用了。每个探险者只能在与世隔绝的静寂中去体验德雷克海峡带来的痛苦。德雷克海峡素以狂涛巨浪闻名,一年365天的风力都在8级以上,有时浪高可达一二十米。刘润事先并没有充分认识到要用两天时间穿越“杀人西风带”的艰险。“第二天早上我就爬不起来了。我要吃药,努力保持头的位置不动,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摸出晕船药。想吃药没有水,只好坐起来,拿水赶紧吃下去,立刻五味翻腾,直冲卫生间,狂吐!”不吃药就晕船,吃药就吐,刘润一天里都只能静静躺在床上,看着舷窗外大浪翻腾、不断拍打着舷窗。“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前来,只有经过像德雷克海峡这样的困难才能得到的梦想,才是值得拥有的成就吧。”

带着梦想去南极

刘润

1月14日,科考船终于进入南极海域,酝酿多年的梦想就在眼前。当登陆艇最终在“天堂湾”登陆,刘润想不到还有比这里更美的天堂。“天,是天蓝色;雪,是雪白色;海,是海蓝色。一切的色彩,都是被定义成它本来应该是的颜色。在阳光下,几艘冲锋艇划破深蓝色的海面,从浮冰身边擦肩而过,驶向南极大陆,远处的雪山静静地坐着,蓝天、白云、阳光,装扮着这个蓝白色的神话世界。”“有很多景象,你在电视里看一千遍,都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你从心里面没有把它当成是‘真实的’,那些离生活太远的美丽现实,和电影里的美丽虚假,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可是只要你能亲眼看到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只是远远地看到,那种震撼也会是刻骨铭心。”

国际南极旅游组织协会(IAATO)针对私人、商业前往南极的访问做出了行为约束。任何访客都不允许带食物登陆;乘冲锋艇登陆前,每个人的背包都会被严格检查,用吸尘器从里到外吸一遍,以防一些外地带来的种子破坏南极的生态链。从南极大陆带任何东西回来也是不允许的,包括石头。“石头是企鹅筑巢的主要材料,一年大约有2万人去南极。如果都带回一块石头,企鹅无法筑巢导致灭绝,也将会改变南极的生态链。”每次回船,探险者们都要用刷子把靴子洗干净,不能从南极带回土壤、种子。让刘润感动的是,在这片最后的净土上,大概因为从没有受到过伤害,企鹅们完全无视来访者的存在。“你让路,它会毫不客气地先走过去;万一不小心你挡在了它的前面,它好像很鄙视地、很无奈地绕过你。”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