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黄金大盗”宋文代与企业兴衰

2012-06-28 16:30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6期
从自治区高院的行政人员一跃成为黄金加工大厂的老总,宋文代窃取了权力和金钱,同时也夺走了一个企业的光明前途。

插图 张曦

鸠占鹊巢

2001年2月结识吴根喜时,宋文代与吴根喜的第三任妻子认识仅两个多月,他和吴妻是麻将桌上的“麻友”。吴根喜时任内蒙古乾坤金银精炼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下属内蒙古金店的一名业务员因虚开增值税发票被当地公安部门调查,他担心公司受牵连,正急着找门路疏通关系。“很多法院里都有这样的人,能帮别人协调法律关系,宋文代就是这其中的一个。”一位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在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培训中心从事行政工作的宋文代就是这样的“诉讼掮客”。“宋文代吹嘘自己在公检法系统都有熟人,跟吴根喜打包票说,‘拿脑袋做保证’,一定能给解决。”

吴根喜告诉本刊记者,一开始对宋文代并没有什么坏印象。“说话很好,脑子也活。”虽然对宋文代并无更深了解,但吴根喜还是信任了他,并允诺说,如果税票问题能得到公正解决,可以让宋文代到乾坤公司来上班,“给他一个副总经理的职位干干,正好我们这没有懂法律的高层干部”。

“我们聘业务员的时候都签订了聘任、担保协议书,工作过程中如果有任何违法违纪的行为,都由业务员个人承担,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这个人开了虚假的增值税发票,我们无从辨别,国税局检验之后盖了章我们才签的字,现在又说发票有问题,怎么能说是我们的责任?”吴根喜害怕公司业务因此受阻,在当时,乾坤公司正是鼎盛期。

乾坤公司成立于1999年3月19日,由原内蒙古金店和内蒙古贵金属冶炼厂转制成立,这两个单位原属于中国人民银行内蒙古分行,1999年国家规定银行不能办企业,吴根喜被任命对两个单位进行改制。1987年,他以团职军官的身份从部队转业,进入内蒙古金店工作,第二年任金店经理,1991年任贵金属冶炼厂厂长,两个企业合并改制成立公司后,他任公司董事长。

“吴根喜虽然是军人出身,但招聘了一批懂业务、会经营的人才。当时如果想从哪个单位调人,他都要亲自去对方单位政审,看你的档案,了解背景,确保每个人都是干干净净的才能调来。”上述知情人说。吴根喜任董事长期间,乾坤公司最为辉煌的是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公司生产的“乾坤”牌马头标志金锭400盎司、银锭1000盎司分别获得伦敦黄金交易市场协会(LBMA)国际优质交易锭资格认证,被评为国际市场免检产品。吴根喜对此也颇为得意,他告诉本刊,当时国内没有任何一家黄金精炼厂的产品能获准进入国际优质金、银交易市场,“我的产品拿到伦敦和瑞士银行的金锭一起去检验,检验结果是和瑞士的没有任何差别”。2001年出事前,乾坤公司在国内同行业中排名第一,年产精炼、提纯标准黄金锭80吨、白银100吨,年创利税3600多万元,是中国人民银行定点的黄金、白银冶炼厂,也是上海黄金、白银交易所的首批会员。“当时是满负荷生产,甩开膀子干都干不完。只要一来料,在家休息的工人就算是打车也要赶紧来加班加点地生产,每个人都没有怨言。”上述知情者说,2000年,200多个工人的平均工资就达到每月3000多元,环节干部每月4000多元,高管中最低的每月也上5000元。“节日奖、安全奖,单位想出各种名目给大家发钱,反正钱是大家挣来的,每个工人在单位都有股份,公司的自然人股份占到60%。”

宋文代的到来打破了公司平静而稳定的局面。2001年5月,吴根喜得了带状疱疹,到北京治病,吴根喜说,7天后,宋文代来了,“他说自己在海军总医院有熟人,让我过去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我觉得挺好,在那住了半个月,之后他又让我去青岛的海军疗养院,说那有个项目不错,让我去考察一下,顺便疗养一段时间,我又在那住了20天”。在此期间,宋文代向吴根喜提出,想当乾坤公司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并以自己控制的呼和浩特章盖营乡根堡村450亩土地使用权入股,获得100万元股份和350万元现金。吴根喜至今仍气愤不已:“我不同意,实际上就相当于在青岛被软禁起来了。宋文代吓唬我说,现在各地的车站、码头都贴着抓你的通缉令。6月13日我偷偷坐飞机到了北京,再坐火车到呼和浩特,看看是不是被人通缉了。”

后来吴根喜查明,所谓的根堡村450亩土地,实际上只有237亩,土地使用权也并不属于宋文代,土地是自治区高院承包的,但这并不能阻止宋文代窃取权力的脚步。按照吴根喜的说法,他曾写过一份委托书。“只有四五行字,内容大致是乾坤公司委托宋文代与国税局专项联系协调解决金店涉税问题,但之后这份委托书变成了聘任宋文代为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全权行使法定代表人的一切权利,上面还有我的签名。”2001年10月,吴根喜被自治区公安厅取保候审,2002年3月,他收到呼和浩特市委组织部文件,文件批准了乾坤公司股东大会的选举结果,宋文代任公司董事长。

至此,吴根喜被宋文代清除出了公司董事会,他按照工人的级别“被退休”,每月工资1000多元。10年来他不断申诉,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过行政复议,虽然工商总局下达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了内蒙古工商局变更乾坤公司法人为宋文代的文件,但内蒙古工商局拒不执行;他又向法院起诉,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吴根喜胜诉,法院认定宋文代提交的全权行使法人权利的“委托书”,以及确立宋为董事长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等相关资料不具备真实性。但在2004年7月12日,呼市中级人民法院又做出裁定,撤销一审判决,维持内蒙古工商局变更法人的行政行为。

上位之后

宋文代的老家在原呼伦贝尔盟,长辈是闯关东的山东人,当兵后来到呼市。“东北人能吃苦、能说,又能写笔好字,得到了部队领导的器重,送到内蒙古师大读书,后来成了部队的宣传干部。有一段时间公检法部队系统的人热衷做生意,当时宋文代调到了呼市的北京军区物资转运站,他在那里面也开始做生意。”上述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宋文代成为部队干部之后,找了呼市本地的老婆,转业后可以留在当地,后来进入了内蒙古自治区高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