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不要动不动就假设他们是害虫——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谈上半年中国电影产业(2)

2012-06-28 12:40 作者:刘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6期
票房下滑只是整个产业危机的冰山一角,在这轮进口分账大片制造的市场洗牌中,那些一直存在,却不容触碰、不可提及的问题也进入更多人的视野:票价调控、排片比例、收益分成、题材审查、舆论偏见、政治解读……中国电影产业已经到了必须扯下那块“遮羞布”的时候。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反过来,如果使用行政手段强制规定,又会有人指责市场竞争不公平,影院的压力会更大。

王长田:这种情况也肯定会有。我觉得有时候采用一些行政手段是因为现有的竞争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必须主动地去纠正它。比如现在的影院排片如果完全靠利益驱动,对国产影片是公平的吗?对有一些品质不错又没有放映机会的影片是公平的吗?我看不一定。所以,对公平和调控一定要拿捏好尺度,既不能过分,也不能一点调控都没有,否则国产影片就没有空间了,就像一些国家一样,我们只能看进口影片。我们且不说国家政治安全和文化安全,就说中国人看不到自己的电影,难道观众就没有损失吗?

最可怕的就是在市场经济里采取计划经济的思路

三联生活周刊:在所有调控手段之外,提高国产影片的质量恐怕才是目前扭转整个产业局面的关键所在。但现在的中国电影,科幻片与好莱坞相差太远,现实题材创作又有太多限制,有人把国产影片的困境归咎于现有的电影审查制度,你怎么看?

王长田:在题材的审查上,我们对国产影片和进口片有很大区别,对国产片的故事、人物、情节等等的要求远远高于进口影片,很多题材国产片是不能做的,这样会捆住国产片的手脚。比如现在正在上映的《饥饿游戏》,中国人可以拍《饥饿游戏》吗?不可以;再比如,有很多国外的警匪片进口到中国,中国人可以拍那样的警匪片吗?虽然说并不是我们一定不可以拍警匪片,但是不可以拍那样的警匪片。国外还有黑帮片,我们也不能做,一些恐怖片,我们也不能做,还有一些政治寓意片,我们更不能做……这样一来,我们的电影表现力就太弱了。

所以我们呼吁对电影的定位不能太意识形态化,否则就把电影当成现实了,这是不符合电影本质的。电影本质上是一种造梦的产品,它是超越现实的,只有极少数人会把电影当成现实来看。我们受了这么多年电影的熏陶,看了这么多电影,我们能把电影里的一切当成现实吗?如果这样的话,那科幻片算什么?那些这个侠那个侠算什么?人家能够在楼上跳来跳去的,那你就一定要去模仿吗?战争片又算什么?因为战争片里打枪了打仗了杀人了,我们就应该在现实中那样?不可以。不能按照这样的逻辑去想问题。

但是电影产业促进法征求意见稿规定的13条禁止拍摄内容,老实说我认为那就是把电影当成了一个媒体去管理。电影固然有社会责任,有引导作用,但它毕竟是一种娱乐产品,它有很强的商业属性,你不能把它等同于一个媒体,如果按这样的逻辑和标准,好多国外的影片我们都是不能引进的。

影片的品质越来越好是必然趋势,大家也会想办法,只要有竞争在,市场在,但是审查适当放松的话,中国电影会成长更快。在中国现行的体制下,我们的电影可以比其他国家的电影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但是不能把这些当成根本的标准,应该适当地降低一点要求。

不要动不动就假设他们是害虫

2010年1月,电影《阿凡达》在长沙万达国际影城上映,观众这样购票

三联生活周刊:说到电影是一种娱乐产品,实际上作为一个在市场上流通的文化产品,娱乐性是电影必须具备的一个属性,但这恰恰是官方和正统的电影评论一直比较避讳的说法。这是否是我们对电影认知和定位的一个重大偏差?

王长田:电影是必须娱乐的。原来大家一直希望能在国内推行电影分级制,虽然已经明确了国内目前不会分级,但对我们来说电影还是能够分成几个层面的:一种是有害无益的,这种东西确实是不能拍,也不应该引进;一种是有益无害的,这当然是很理想的状态;还有一种是无益无害的,实际上它就是一种娱乐产品,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的这种东西。

我认为这三种应该禁止第一种,剩下的两种应该让大家放开了去创作。我们鼓励有益无害,但是我们不禁止无益无害,我们应该禁止的是有害无益。而且怎么去判断这三个类别,应该制定出适当的标准。如果把电影当成一个纯粹的意识形态工具,那你可能觉得什么东西都是有害的,所以你就把它给禁止了。

其实大家上广电总局网站上的电影备案去看看就会发现,多数影片真的是在浪费钱,是不应该被拍摄的,如果当成内部观摩片还可以。献礼影片当然是一方面,还有一些完全没有市场价值的影片,观众都不会想看。

回过头来再看我们的商业片,题材扎堆的现象特别严重,比如爱情喜剧,到影院里都是一日游几日游,票房都特别惨。还有古装片,大家都知道观众会产生逆反心理,但是不拍古装别的不让拍。有一段时间大家又一哄而上拍年代戏,基本上都跟抗日有关,创作空间就非常有限。

有很多东西是中国电影不能碰的,有点血要去掉,有点尸体也要去掉,电影的震撼力就会减弱,观众会想怎么会拍这么幼稚的东西?不是创作人员幼稚,一是创作人员要去猜度审查的尺度,二是稍微有点创新可能就不能通过审查,就导致我们真的是放不开手脚。

我们原来把进口片关在门外的时候怎么都行,但是现在更多进口大片进来了,要么不要国产片,这是一种选择,但是观众的娱乐需求很大程度上满足不了;要么是只要国产片,大规模长期放映,大家必须去看,采取计划经济的手段。最可怕的就是在市场经济里采取计划经济的思路,这就麻烦大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