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穆尔西:埃及的选择

2012-06-28 12:10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6期
“穆尔西也许比沙特尔更适合承担这样的角色。在一些穆斯林兄弟会成员眼里,穆尔西‘是穆兄会内部极端主义者的偶像’。”

谁是穆尔西

2010年5月,美国布鲁金斯研究会多哈研究中心主任沙迪·哈米德在开罗见到穆罕默德·穆尔西。那时,他还是穆兄会最高权力机构“指导办公室”成员。谈到穆兄会的政治身份,这位高级领导人显得十分谨慎,他甚至不愿被称为“反对派”:“‘反对派’这个词隐含着夺取权力的野心。但目前,我们没有寻求权力,因为这要求大量的准备工作。现在,社会还没有准备好。”没人料到,就在一年后,穆兄会建立的新党派成为埃及议会的第一大党,而穆尔西更是登上了总统的宝座。

在选战之初,穆尔西并不被一些人看好。去年4月,穆斯林兄弟会组建了自由正义党,参与埃及政治重组。穆尔西成为该党主席。在早期的民调中,有4位候选人不分伯仲,穆尔西的排名甚至在前两位之后。

穆尔西不是穆兄会的第一选择。现年61岁的沙特尔是这一团体3名副主席之一,曾因穆兄会活动多次入狱。外界视他为实权人物,主导竞选议员、与军方对话和与海湾国家谈判等重要事务。从去年开始,包括投资商和美国高级官员在内的权贵就踏破了沙特尔私人办公室的门槛。在那里,能言善辩的沙特尔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成功打消了他们的诸多疑虑。但由于此前的入狱经历,沙特尔在是否已经得到完全赦免、是否拥有政治权利等问题上存在争议,失去了参选总统的资格。

徐菁菁

6月24日,埃及最高总统选举委员会宣布,穆斯林兄弟会下属自由正义党主席穆尔西赢得穆巴拉克下台后的首次埃及民主总统大选

穆尔西虽已有十余年的政治经验,但与其他候选人相比,他从事的多是后台工作,曝光率很低。在选战中,和其他那些努力展现个性的候选人相比,穆尔西很少说话。在集会上,他甚至因为自己成为焦点而感到不自在。他一度被认为是最缺乏个人魅力的候选人。“穆尔西乏味得令人沮丧。”埃及的记者们常常抱怨他的讲话无可引用。

反对派嘲笑穆尔西是沙特尔的“备胎”。在他出席的一些集会上,甚至有人挥舞着旧轮胎来讽刺他。对于这些批评,穆尔西镇定自若。2000年,他第一次以独立候选人身份进入埃及议会。根据穆兄会前成员穆罕默德·阿凡的说法,那是因为“其他的穆兄会参选人被捕了”。但穆尔西不负众望。2002年,开罗阿斯旺列车在途经距开罗约75公里的卢克索起火,造成370余名乘客死亡。他成功地在议会中推动了对公职人员的调查和审理。2005年的大选之后,舞弊传言四起。他领导了盛大的示威活动,支持法官们独立裁决的权力,为此他在监狱里待了7个月。

在穆巴拉克政权的最后5年里,穆尔西是穆兄会和埃及政府国家安全部门接洽的首要人选。国家安全部门是埃及前政府监控和管理反对派别的主要机构。穆尔西的任务是和他们谈判,保证穆兄会在议会选举等政治参与活动中的安全。在2011年3月的见面中,穆兄会前最高执行指导人穆罕默德·哈比比告诉美国近东政策研究中心学者埃里克·特拉杰,穆尔西干得很不错:一方面,他在意识形态上非常坚定,不必担心他在同当局的谈判中做出太多的让步;另外,穆尔西从1992年就开始进入穆兄会的政治系统,并在2000到2005年担任穆兄会在议会中的领袖,丰富的政治经验使他成为一个有效率的谈判家。

“在选战中,穆尔西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具有快速学习能力的勤奋政治家。”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多哈研究中心主任沙迪·哈米德告诉本刊记者,“竞选助手们试图重新包装他,改变他的说话风格,让他在讲话中多使用手势。在这个过程中,他变得越来越自信。”5月30日,当穆尔西出现在一档电视节目中。他表现得极为坚定,言谈出奇地流利。一位穆兄会成员说:“今天的新穆尔西可不是我从前认识的那位。”

他也知道人们需要什么。在他的家乡,这位在美国求学生活多年的工程师总是强调自己卑微的草根出身。“这里是埃及的起源,尼罗河三角洲。”他对记者说,“因此,我们最好说阿拉伯语。如果他们听到我说英文,他们会生气。当然,你明白这个情况。”

穆尔西背后的穆斯林兄弟会或许是世界上最具争议的组织。西方和自由派将他们视作邪恶的伊斯兰极端组织;而“基地”组织等极端派别又仇视他们背弃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走到聚光灯下的穆尔西同样充满了西方语境下难以理解的悖论。

1951年,穆尔西出生于尼罗河三角洲的一个小村庄。在开罗大学获得工程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后,他前往美国,于1982年在南加州大学获得工程学博士学位,随后在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获得教职。这位精密合金方面的专家甚至曾在80年代早期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工作,专攻航天飞机引擎。穆尔西的两个孩子都出生在美国,并且是美国公民。

“穆斯林兄弟会一直是坚定的反美反以色列组织。但是它的领导人,包括沙特尔在内都避免在公开场合尖锐地谴责美国和以色列,也谨慎地不去讨论那些阴谋论。但穆尔西不同。”沙迪·哈米德在一篇文章中回忆,“在一次谈话中,他主动谈到对‘9·11’事件的看法:‘你们告诉我那驾飞机撞向大楼如同刀插进黄油,这是很无理的。飞机怎么可能那样撞进钢铁铸成的大厦里?大厦里面一定还发生了什么。’这样的观点在埃及十分普遍,无论是在左派中还是在自由派中。但讽刺的是,穆尔西在美国生活过多年。”在近期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穆尔西谈起自己在海外的生活,描绘了一幅道德败坏、家庭破裂的景象:年轻的未婚母亲在医院里不得不“使用自己母家的姓氏”,生活在一起的伴侣却没有婚姻。“在埃及我们没有这些问题。”穆尔西的语调升高了,混合着骄傲和怨恨。

在革命发生后,面对外界的疑虑和变化莫测的政治局势,穆兄会一度收缩了自己的宗教主张。他们抹去了使用多年的口号“《古兰经》是解决办法”,表示埃及应该同美国保持各领域合作,遵守《埃及以色列和平条约》。但一些观察家注意到,在激烈权力争夺过程中,穆兄会不得不转向保守。

穆尔西也许比沙特尔更适合承担这样的角色。在一些穆兄会成员眼里,穆尔西“是穆斯林兄弟会内部极端主义者的偶像”。在过去的10年里,他担任穆斯林兄弟会政治系统的发言人。2011年,他领导了一次对埃及主要移动电话公司的抵制活动。因为它的创立人纳吉布·萨韦利斯——一名基督教徒——在他的Twitter上贴了一张卡通画像:米老鼠和他的女朋友——一只留着长胡子,另一只戴着蒙面的头巾。穆尔西说,这是对伊斯兰的亵渎。

穆尔西在公共集会中带头吟诵伊斯兰法,把自己的政治纲领塑造成伊斯兰的提取物。他重申穆兄会的政治纲领,那是他在2007年时主导起草的。这份纲领的内容包括规定埃及总统只能是穆斯林男子,组建由伊斯兰学者组成的委员会就伊斯兰法问题向议会提供咨询服务。当年轻的穆兄会成员在博客上提出异议时,穆尔西惩戒了他们。两年后,穆尔西还领衔将两名“指导办公室”成员驱逐了出去。因为他们不赞成这一政治纲领。他还曾经批评以色列,把他们称作“杀手和僵尸”。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