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第欧根尼的欧洲杯

2012-06-27 15:17 作者:陆晶靖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6期
哲学家第欧根尼是古希腊最出名的失业者,除了木桶、斗篷、棍子和面包袋外什么财产都没有。有一天他躺在木桶里,亚历山大大帝走到他面前问他要些什么,他只是请皇帝让开,不要挡了他的阳光。这种酷劲儿感动了皇帝,但感动不了默克尔。

6月22日19点50分,默克尔走下直升机,一辆银色的豪华轿车把她送到格但斯克球场。在一群打着黑伞的保镖簇拥下,欧洲最有权势的女人来到这里看球。当晚在这里进行的是欧洲杯的第二场四分之一决赛,由夺冠大热门德国队对战爆冷小组出线的希腊队。《南德意志报》说,有个德国球迷认出了默克尔并大声喊她的名字,总理优雅地打了个招呼,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包厢。5天前,希腊大选结束,提倡紧缩、要求留在欧元区的右翼新民主党领导人萨马拉斯当选新总理,让整个欧洲暂时松了一口气。大选结果一出来,默克尔就伸出橄榄枝,邀请萨马拉斯一起看球并随后访问德国,但后者就在6月22日比赛当天忽然视网膜脱落,不得不住院手术。

新总理刚上任就住院,财政部长急得晕倒,这对于希腊当然不是好兆头。但现在什么兆头可能已经不重要。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说,希腊已经无药可救。目前主流的悲观论调认为,这场大选不会改变欧洲的未来。美国许多经济学家甚至认为,希腊就是欧洲的雷曼兄弟。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该国公共债务总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013年将达到160%,比2008年高出50%。至2012年初,希腊国内失业率从2008年5月的7%飙升至22%,年轻人的状况更糟,25岁以下人群失业率从21%飙升至51%。失业后每天都是星期天,希腊人有大把的时间用于无所事事。很多人看到来此度假的德国人,开始抱怨他们挡住了自己面前的阳光。一份调查显示,希腊是欧洲国家中对德国负面情绪最重的国家。2月下旬希腊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超过七成的受访者对德国感到厌恶。77%的受访者甚至认为德国现在的目标是要建立“第四帝国”,81%的受访者觉得德国现在正试图通过金融手段来主导欧洲。对德国持正面评价的受访者仅占8.6%。极端的报纸公开直呼默克尔是“希特勒的女儿”,并利用PS手段让默克尔在照片里穿上纳粹军服。默克尔实在有些冤枉,她曾经在今年2月斥责要求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内政部长,并且坚持给希腊发放1300亿欧元的贷款,但她对希腊政府对经济采取紧缩政策的要求让很多人的直接利益受损。直接的影响就是工人的薪水和养老补助被降低,税收增加,企业的倒闭带来的是更高的失业率。所以尽管德国带领欧盟一直给希腊发放贷款,一些希腊人对德国的仇恨却越来越强烈。

陆晶靖

6月2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波兰格但斯克球场观看欧洲杯第二场1/4决赛——德国VS希腊

希腊人感受不到欧盟对自己的帮助,他们继续失业、欠债、买不起新电器和家具。同样的通货紧缩政策很容易让人想起70年前的战争。调查显示32%的受访者直接将默克尔的计划与纳粹时期的经济政策相提并论。1942年,在墨索里尼遭到抵抗后,希特勒只用了4天就占领了雅典,希腊人不得不中断了商船贸易这一主要的经济渠道,加上纳粹对粮食、烟草的掠夺,整个国家迅速进入通货膨胀。当时的德国人也用了通货紧缩政策来控制市场。《希特勒的民族帝国》一书说,德国人同时还从希腊的犹太人那里掠夺了总共数十吨黄金,再把这些黄金酌量投入交易所用以稳定当时的纸币德拉克马。令人不快的是纳粹的经济政策居然卓有成效,德拉克马成功维持住了支付功能。在这个背景下,他们觉得如今来自欧盟(其中德国是最大的债权国)的贷款显得有些不怀好意,希腊前财长维尼泽洛斯甚至说,德国正在利用希腊的债务危机发财。因为信用良好,德国目前在金融市场借贷利息几乎为零,融资后再以较高利息交给希腊,德国以这种方式从中获利数亿欧元。

但同时,在雅典学习德语的人也越来越多,因为人们相信德语可能会帮他们得到更多的就业机会。这场比赛前,有的希腊媒体甚至用德语来写富有挑衅意味的标题,他们写道:“让德国退出Euro(这个词兼有欧元和欧洲杯的意思)吧!”比赛被附加了极重的政治意味和民族情绪,人们很容易想到1986年阿根廷与英格兰的那场比赛。1982年,阿根廷在马岛战争中耻辱地输给英国,至今仍然未放弃对马岛的领土要求,而在墨西哥世界杯上,马拉多纳打进两球,一粒是著名的“上帝之手”入球,另一粒则精彩绝伦,在中场带球50多米连过6名英格兰队员将球打进,最终阿根廷获得了世界杯,马拉多纳在自传里写道:“就好像我们击败了一个国家,而不是一支球队……这就像是复仇,就像是从马岛的阴影中重新站了起来。赛前采访时我们都会说足球和政治无关,但那是谎言,我们满脑子都是复仇!”

在如今的欧洲,足球可能是和政治最有关的事情之一,1967年欧洲共同体在布鲁塞尔诞生,次年欧洲国家杯正式改名为欧锦赛,欧盟与欧洲杯的发展在时间上并行,但方向却相反,一条的终点是挂起12星旗,淡化边界、采用统一货币,最终成为一个统一国家;而另一条则导向民族意识的高扬,球迷们在脸上涂上油彩,跨越国界来给自己的球队加油,除了欧洲杯,再也没有哪个场合会有这么多人同时携带着国家符号。在不同的国旗下,希腊球迷穿成斯巴达战士,瑞典球迷戴上维京头盔,人们谈论的是“宿敌”和“世仇”,在语言里享受着战争的快感。欧洲杯是足球节日,也是政治节日,人们的爱国之心被4年一次地激发出来,当欧冠和五大联赛里拥有越来越多的外援时,欧洲杯的每场比赛都在强调国家队的存在感。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盟“后进生”希腊和“班长”德国的比赛显得尤为引人注目,在经济、政治、国力上都落后的希腊人极其看重这场比赛,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打击德国并挽回尊严的机会,他们曾有机会让默克尔像一个球迷那样悲伤。第39分钟,德国队面对希腊全队收缩的防守,在错过了几次良机后由队长拉姆打进一球,《时代》报在希腊看球的记者开始同情自己身边的这些欧盟兄弟,“我知道这时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这些人每天都在听着类似于紧缩和失业这样的词语,生活中没有好消息,连赢一场比赛高兴几天的机会都没了”。就在当天早上,德国《图片报》的标题是:《再见,这次不能救你们了》。强大的德国队在场上占尽优势,经常10人压过半场进攻,门将诺伊尔有一次甚至到中圈附近接球,最终德国队以4比2获胜。

陆晶靖

德国球迷手持“德国妈妈”的海报,别有意味

欧洲杯4年一届,人们只记得胜利者,希腊是2004年的冠军,但参加过那届比赛的卡拉古尼斯还没有领到冠军奖金。比赛的结束不意味着冲突的告终。不用多久,手术成功的希腊新总理萨马拉斯依旧会和面如冰霜的默克尔坐在同一张谈判桌前。他们的身后可能是欧盟的蓝底黄星旗,也可能是各自的国旗。去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说,欧洲现在就像建国初期的美国,急需一个像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美国首任财政部长)一样的人物来接管所有联邦州的债务。欧洲现在的政治机制已经不再适合1999年建立的货币联盟,克鲁格曼说南欧国家仍有希望,但条件之一是德国这样的国家愿意提供无限度的融资。2000年制定的《欧盟宪章》里写道:“欧洲联盟对于上述共同价值之发展与保存有所贡献,但是其亦尊重欧洲人民文化与传统之多元性、各会员国国民之自我意识及国家、区域与地方层级之公权力组织。”这个宪章没有得到所有国家的认同,并且默克尔正在打算说服其他国家同意修改宪章,加强欧盟对其成员国财政的控制力。《金融时报》的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说,要么采取重大举措建立更强大的联盟,要么在未来面对无穷无尽的危机。欧元区必须变成一个更强大的联盟,否则它就将灰飞烟灭。这种联盟是建立在政治和主权意义上的,只有这种层面的联盟才能够保障现有的货币联盟。但人们也通过欧洲杯这样的节日看到,民族国家的意识在目前依然非常强大,除此之外,希腊人不认同德国人的工作伦理,北欧人也无法忍受西班牙慢悠悠的踢法,国旗飘扬的地方没有欧盟旗帜的位置,民族文化的差异性永远不会被消除,45岁退休的希腊人和67岁退休的德国人用着一样的钞票,但他们能成为一个国家吗?来自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说,他愿意放弃皇位成为第欧根尼那样的人,但他真的能做到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