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旗袍的生命力(2)

2012-06-25 15:40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西方礼服是塑造人的,旗袍却是一种很柔软的面料,它只能去放大你的美。当你有足够的自信和丰富的内心,才会穿出它的味道。”100年来,旗袍不断融会着时尚元素,发生各种微妙的改变。它却总能让人想起中国女性独有的美丽。

中国女性与旗袍

旗袍从来不是仅仅局限为旗女的穿着。这是除了旗袍本身的特点外,又一个让它可以仍然流行的原因。本次展览策展人、丝博馆研究馆员薛雁向我介绍,女性在上世纪20年代初开始大规模穿着旗袍,出乎了反清革命者的意料。“主流的解释是和女权相关,民国女子最早的旗袍就是完整的男式长衫,或者是男子长衫经过女性化后的改良形式。”这也能在张爱玲的《更衣记》中得到印证:“五族共和以后,全国女子突然一致采用旗袍,倒不是为了效忠于满清,提倡复辟运动,而是因为女子蓄意要模仿男子。在中国,自古以来女人的代名词是‘三绺梳头,两截穿衣’。一截穿衣与两截穿衣是很细微的区别,似乎没有什么不公平之处,可是1920年的女人很容易地就多了心。她们初受西方文化的熏陶,醉心于男女平权之说,可是在四周的实际情形与理想相差太远了,羞愤之下,她们排斥女性化的一切……因此初兴的旗袍是严冷方正的,具有清教徒的风格。”

旗袍也继承了中国数千年来的袍服元素。薛雁说:“在展览之初看到的‘旗女之袍’,样式宽大平直,面料厚重,图案纤细繁缛,在领口、袖口、衣襟和下摆处都装饰有花边,并且更以多镶为美,这样的袍,看其形制与之后更加修身、质地较轻薄的‘旗袍’有一定的相似,但事实上,从服装细节分析,相差甚远,‘旗袍’吸取了西洋服装裁剪方法,是一种东西方服饰文化结合后的产物。”

旗袍的生命力

“中国百年旗袍展”现场

到了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制定了《服制条例》,规定了女子礼服分袄裙和旗袍两种。里面没有用到“旗袍”的称呼,但却描述了它的特征:齐领,前襟右掩,长至膝与踝之中点,与裤下端齐,袖长过肘与手脉之中点,质用丝麻棉毛织品,色蓝,纽扣六。旗袍由此被确立为现代中国女性的“国服”。可以找到的最早关于“旗袍”的称谓存在于1925年一张五位民国女子身着长袍的合影中。“倘若把旗袍定义为曾是满族妇女所穿的服装也并不准确。八旗中除了爱新觉罗的宗室、觉罗之外,还有八旗满洲、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清代八旗的成分是以满族为主体,融合了汉族与蒙古族等其他民族在内。旗袍至今,也还是‘国服’的一个很好选项。”包铭新这样说。

在属于旗袍黄金年代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几乎每位中国女性都穿旗袍。只是身份不同,面料、质地、做工和穿着方式有所差异。展览中就有一件比较难得的当时上层女子穿着的镂空旗袍,用蓝底上面起白色花卉纹样的进口蕾丝做面料,并以同样蓝色缎四周滚边。与此相对,条格棉布和阴丹士林布做成的旗袍多为女学生或者职员所青睐,国产毛蓝布或者称作“爱国布”制成的旗袍则是平民女工们的常见衣着。“我曾经看过一张老照片,拍的是缫丝女工。她们穿的棉布旗袍并不收身,小开衩,长度在膝盖上下,这可以让她们自由地在机器面前跑来跑去。”包铭新告诉我。他出生于1947年,童年已经是旗袍凋零的年代,他却仍然有着生动的记忆,“政治气候变化,街上已经难以寻觅身着旗袍的女性。但阿姨在家做工时仍然会穿。那是一件已经穿旧了的香云纱的旗袍,背后的纬线断掉了一点。她坐在一只木盆前搓洗衣服,旗袍后腰位置的一条小裂缝,便随着搓洗的节奏,有规律地绽开、合上。”

也是展览主办方代表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茅威涛是旗袍的拥趸,同时致力推崇旗袍成为中国女性的礼仪着装。展览中就有她曾经穿过的两身旗袍。一件是乳白色织锦缎的面料,“是80年代在孩儿巷的一个老裁缝那里定做的。一共去修改了3次,直到整件旗袍与身体能够严丝合缝起来”。另一件则是在淡蓝色的丝绸上用立体绣花的工艺绣出了灵动的花与蝶,出自电影《金陵十三钗》的服装设计师王秋平之手。

旗袍的生命力

“中国百年旗袍展”开幕式上,小百花越剧团的演员展示旗袍

“巧合的是,旗袍的发展史与越剧的历史是同步的。”茅威涛告诉我。1906年,越剧诞生于浙江嵊县香火堂前的空地,叫做“小歌班”,或者因为只有鼓板、胡琴几种简单的伴奏乐器,也叫“的笃班”。到了1938年7月,一共八班女子越剧班进入到上海,终于在那座孤岛城市站稳了脚跟。“我形容她们,打着两只麻花辫子、穿着粗布花衣,还以装金牙为时髦的村姑,经过都市文明的洗礼之后,摇身一变,成为鸳鸯蝴蝶派文人笔下身着旗袍的曼妙的摩登女子。”这种转变,也寓意了在上海进步文化名流推进下,越剧突破传统地方戏范畴而进行的文学化的改造。1946年,越剧《山河恋》在上海黄金大戏院义演之前,十位参加演出的著名演员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她们后来被人们称作“越剧十姐妹”。那正是越剧发展最繁盛的时期,十位越剧前辈全部身着旗袍。

“我一进越剧这个行当学习,看到的就是这张照片,它让我印象深刻。前辈们就是这样优雅的形象。在我当上团长后,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为越剧团里的女演员每人定做一身旗袍。”茅威涛告诉我。2010年的德国威斯巴顿艺术节,中国只有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和台湾云门舞集舞蹈团两个艺术团体受到邀请。“在表演完新版《梁祝》后,我们有晚宴要参加。我特地和主办方说定,一定要给所有演员留出半小时换装时间。接着所有演员身着定做的旗袍鱼贯而出,全场惊艳。这种中国女性独有的美丽,让所有人赞赏。”

(参考书目:袁仄、胡月著《百年衣裳》,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包铭新著《中国旗袍》,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