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旗袍的生命力

2012-06-25 15:40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西方礼服是塑造人的,旗袍却是一种很柔软的面料,它只能去放大你的美。当你有足够的自信和丰富的内心,才会穿出它的味道。”100年来,旗袍不断融会着时尚元素,发生各种微妙的改变。它却总能让人想起中国女性独有的美丽。

时尚化的100年

一袭制作于上世纪20年代末或是30年代初期的旗袍,即使没有细致勾勒出女性的体态,在展馆里平常地挂着,看上去也是美的。这种美不仅来自面料,比如机器印花或者提花工艺带来了复杂的纹样,还在于它的剪裁。设计师郭培的作品收录在这次中国丝绸博物馆的百年旗袍展当中。她告诉我,为新版《小城之春》的人物来制作服装,让她得以理解老式旗袍。“我以为穿旗袍一定要有很完美的S形侧曲线。编剧阿城对我讲,那时的女人是要欣赏两条曲线,颈部至脊背的,和颈部往肩膀的。所以你看早期旗袍的立领与肩部的衔接,最能想象民国女子削肩长项的韵致。”结果,已经习惯了胸腰省等改良旗袍技艺的郭培说她还不会做这种最初的旗袍。“难度在于它没有肩缝,是一块整布,中间挖了一个领口,大襟搭过来,底摆的地方最多搭上有4厘米。我们从旧货市场专门买了7条或素色或条纹的老旗袍一丝一丝抽布纱来研究剪裁,最终才做出了件一模一样的。”电影开头,看到女主人公玉纹穿着自己做的白色旗袍在颓败的城垛中出场,有一种恹恹的美丽,郭培才顿悟了阿城和她讲的话。

受到西式剪裁的影响以及现代审美意识的注入,旗袍还是朝着更加贴体的方向发展去了。这也许和西式内衣进入中国市场有关。早期报纸上的小说还可以找到这样的描写:“她吸完了香烟,慢慢立起身脱去旗袍,露出洋府绸的短衫裤来。”或者:“她嚷着热,脱去夹旗袍,单着件纺绸短衫,当胸密密钉着一排翡翠纽扣。”舶来的内衣放大了女性身材凹凸有致的特征,于是胸省和腰省这样立体剪裁的工艺手段也就成为必须。但这种技艺被中国裁缝运用起来也是十分审慎和含蓄,更多是将收省与熨烫归拔(归是将织物熨烫收缩,拔是将织物拉伸)工艺结合。旗袍的形制结构随时尚逐年变化,最主要的变化集中在下摆的长短,领子的高低,纽扣的多寡,侧开衩的高低等方面。

旗袍的生命力

中国丝绸博物馆内的织丝展示厅展出的织机

旗袍的长短便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方面,以至于曹聚仁在《上海春秋》中感叹:“一部旗袍史,离不开长了短,短了长,长了又短,这张伸缩表也和交易所的统计图相去不远。”上世纪20年代,欧美服饰的特点是裙子长度至膝盖,衣身和裙子的分界线降至臀围以下。受此影响,旗袍的下摆也一升再升,20年代末已经上升至膝盖处。30年代开始,旗袍下摆又开始趋长,也许是当时女性意识到搭配了流行的丝袜与高跟皮鞋,旗袍的修长才更能展示东方女性的线条。这也使得旗袍的下摆开衩成为方便走路的必须。于是女性着丝袜的小腿在有限的步伐中若隐若现,旗袍也就成为中国女装史中少见的性感形式。极端的例子像当红明星顾梅君出入交际场时所穿的高衩旗袍,衩高过膝甚至到臀。大多数家教严格的女子则不允许穿开衩很高的旗袍。等到40年代,随着抗日战争进程的深入,生活变得动荡,旗袍回到了利于快步行走的长度。在那个经济萧条、物资匮乏的年代,短旗袍节省出来的布料可以再去做其他的衣裳。

很少有传统服饰在和西方的潮流元素结合时,能呈现出一种恰当的效果。旗袍无疑是这方面最完美的。此次展览的开幕式嘉宾、上海东华大学从事服装史研究的包铭新教授告诉我,30年代有一个“别裁派”的旗袍制作派别就是把旗袍的某些局部做西化。“比如在领、袖处采用西式服装的装饰,如荷叶领、开衩领、西式翻领以及荷叶袖、开衩袖,有的下摆也缀荷叶边并做夸张变形。”展览中有两件旗袍很能说明这样的特点。它们暂时从海宁市博物馆借过来,是导演史东山的夫人华旦妮女士的捐赠。“海宁人史东山以他的电影《八千里路云和月》闻名。她的夫人华旦妮1928年在上海创办了美美公司,里面专营妇女的物品,包括服装、饰品和坤包。女性走进去再出来,从头到脚便可以焕然一新。华旦妮本人是名很出色的设计师,不仅为史东山的作品设计了大量的戏服,美美公司经营的服装也多出自她手。”丝博馆的馆长赵丰向我介绍。其中一件暗绿色米粒点印花纱旗袍,衣领就采用了西式翻领,还装饰有飘带。填心盘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有机玻璃纽扣。另外一件红色花卉纹印花纱旗袍,前胸和衣领缀有双排布纽扣,两侧开衩,长袖显出喇叭口形状。

旗袍和西式外套相结合也能够相得益彰。广为流传的一张照片是1933年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会与萧伯纳的合影,其中宋庆龄女士的旗袍外,罩了件对襟毛线编织的背心。这种旗袍与毛背心的“黄金组合”是当时知识女性喜好的装束,可以弱化旗袍的媚感,更增添几分端庄。“冬天在旗袍外面穿裘皮大衣,领、袖处加以皮毛饰边,都是时髦的穿法。就算一般人家穿不起裘皮,也可以选择一种叫海虎绒质地的大衣代替。”包铭新说。50年代以后,旗袍在大陆逐渐绝迹,海外华人依旧在一些庄重的场合穿着旗袍。由于是在国外,她们的穿着方式更加中西合璧。展览中来自“船王”包玉刚夫人的捐赠,就是几身旗袍与西服的组合搭配。

旗袍的生命力

中国丝绸博物馆内的织丝展示

旗袍在百年的演进过程中,形成了它的四个特征:立领、盘扣、收腰和下摆开衩。“拿它去衡量当代的旗袍作品,未必全都具备。但至少有两点能够概括归类为旗袍的服装:首先是一件完整的衣服(one-piece dress),不是上下分体;另外就是有足够的中国元素(with significant Chinese elements)。在某些固定场合穿着的旗袍,样式需要固定下来以代表一种传统,可以是四个元素都有的一件标准的旗袍;另外一方面,旗袍则可以融会时尚元素,不断来演变。旗袍本身就具有这样的空间。”另一展览主办方代表、中国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院长吴海燕这样说。

郭培为章子怡参加奥运圣火采集仪式而设计的礼服,一直被媒体形容为“一件精美的中式旗袍”,这次也收入在展览中。“能给人带来束缚、拘谨视觉效果的立领已经不存在了,它的上面更像是一片抹胸。但它会勾起你对旗袍的记忆,也许是那块有着龙、祥云和鹤的长条绣片,也许是裙摆的长度或者收腰的处理,你会感到这就是一件旗袍。”郭培告诉我,“如果称之为旗袍,变通的基础一定是旗袍,而不是在一件西方礼服的基础上加入旗袍的元素。西方礼服是塑造人的,它会赋予你一种美,人人穿上它都会是耀目的公主;旗袍却是一种很柔软的面料,它只能去放大你的美。当你有足够的自信和丰富的内心,才会穿出它的味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