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一场灾难的定价困局——“9·21”紫金溃坝案回访

2012-06-21 16:30 作者: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5期
如何为一场灾难定价?紫金企业,当地政府和受灾村民,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对这些问题有着截然相反的答案。城乡差别,村庄与矿山的相互不信任,公权力强力但并不专业的介入,让各方对灾难的定价难以达成共识。

僵局

2012年6月,信宜紫金有限责任公司向信宜市法院递交了现场勘验方案和和解方案。这个曾因标的巨大、诉讼主体众多而引人注目的“9·21”紫金矿业溃坝案,刚在两个月前结束第一次开庭。除了22名死者的案件以紫金矿业按被告方提出的最高赔偿金额进行偿付而结案外,其他的民事诉讼一宗未判,所有灾民除了按户领取了政府发放的4.5万元赈灾款外,尚未得到一分赔偿。当初声势浩大的诉讼运动,如今正陷入一个僵局。

灾难发生在两年前。2010年9月21日,受11号台风“凡亚比”环流的影响,紫金矿业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所属的广东信宜市钱排镇银岩锡矿矿区遭遇罕见的强降雨。此次降雨集中在高山环抱、地理位置特殊、集雨能力强的山区,形成了很强的“水涡”冲击力。由于山洪猛烈,大量的土石及河沟两侧的风化岩、树木杂草等被冲入库区沟谷,造成库区水位急剧上升,导致高旗岭尾矿库初期坝漫坝后坝体右侧决口。

山洪冲垮了尾矿坝,并席卷在矿山脚下的村庄达垌村,几乎冲垮了大半个村庄的房屋,造成5人死亡。随后沿着当地一条主要河流钱排河向下游流泻。几公里外的石花地水电站在约2个小时后也溃坝,冲垮了水电站附近的村庄双合村,17人因此丧命。在双合村下游,还有一座钱丰水电站。虽然“9·21”当日并没有垮溃,但汹涌的水势仍然袭击了钱丰水电站附近村庄。这些下游村庄的村民都成为此后一场规模巨大的民事诉讼案的原告。

一场灾难的定价困局

巨大的尾矿坑,堆积在这里的矿渣大部分被洪水冲到村子和粮田里(摄于2011年7月)

因溃坝导致的巨大损害,在当地掀起了一个诉讼潮。据法院统计,紫金溃坝灾民索赔系列案共2501宗,已立案2494宗,索赔总金额约3.4亿元。2011年7月11日上午,“9·21”紫金矿业公司溃坝系列索赔案件在信宜市人民法院开庭。开庭的第一批案件是距离矿山最近的达垌村5位死者人身损害赔偿案。因为死亡事实存在,且村庄就在矿山脚下,距离溃坝的尾矿库只有几百米的距离。这是诉讼中争议最小的一部分案件。

但诉讼还没有结束。导致“9·21”事故的强降雨,被当地官方媒体称为“千年不遇”。巨大的水量加上沿路溃坝,房屋垮塌等建筑物,使水流冲出原来的河道,肆意横流,所到之处的村民皆为原告。诉讼的数量在不断增加。直到2012年1月,还有下游钱新村的3位村民起诉紫金矿业在“9·21”事故中对自己造成的财务损伤案。这个位于距离紫金尾矿库约好几公里以外的下游村庄,本来并不紧邻肇事河流钱排河的流域。当洪水冲垮石花地水电站后,河水漫出河道,涌入钱新村地界。这3位村民是最新增加的原告。

案子的结束似乎遥遥无期。除了诉讼数量的巨大,案件事实的混乱也是一个原因。紫金尾矿库溃坝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下游石花地水电站的拦水大坝崩塌是受紫金溃坝的洪水冲击,还是水电站本身存在致命的质量问题?经过5年建设,才刚进入试运行期的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并没有足够的赔偿能力,其财力雄厚的母集团紫金矿业集团是否应该负法律上的连带责任?紫金企业,当地政府和受灾村民,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对这些问题有着截然相反的答案。

责任

看起来责任的厘清非常容易。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广东省纪委就出具了一份事故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将紫金矿业作为这起多米诺式连环灾难事件中唯一的肇事方,需要承担尾矿坝溃坝、下游水电站拦河坝被冲垮导致的所有事故责任。以这份调查报告为依托,企业与当地政府因这场灾难中的责任划分,站在了对立的立场上。

2010年,信宜市政府启动对紫金企业的大规模诉讼。政府组成了一个50多人的律师援助团,帮助村民们确定财产损失,写上诉状。截至2011年2月17日,信宜市政府公布材料显示,信宜市政府及灾民已向紫金矿业等7名被告提起诉讼,涉案索赔金额超过3亿元。茂名、信宜本地多名律师组成律师团,为逾1000名受灾村民提供法律支持。这是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法律援助行动。如果逐件分开审理,案件在一年内都难以完成庭审结案。作为第一个案子的代理律师,广东正大律所的高级合伙人王志卫告诉本刊记者,虽然诉讼案高达2000多宗,但性质相似,主要分为三类:人身损害赔偿案、房屋损失赔偿案、个人财务损失赔偿案。而广东省纪委出具的事故调查报告是所有案件的通用证据。如果能确立广东省“9·21”溃坝事件调查报告的合法性,并证明紫金集团与信宜紫金之间的连带赔偿责任,官司就好打多了。

一场灾难的定价困局

村民们开始重建房屋(摄于2011年7月)

但这份为平民怨、雷厉风行且措辞严厉出具的调查报告,却存在着一些程序和取证上的硬伤。制作调查报告的主体是广东省纪委,而非负责处理重大安全事故的安监局。负责去现场勘验,调查取证的专家绝大部分在广东省本地研究所或者技术院校就职,这也让紫金矿业方面质疑调查报告的中立与客观。他们还找出了报告中一些数据上的错误。比如关于石花地水电站的责任认定,是此次灾难的重要部分。水电站的溃坝,导致临近村庄17人死亡,大面积房屋倒塌,大部分的诉讼案件位于这个区域。但在广东省纪委火速出台的事故调查报告中,对石花地水电站防洪能力的测算,一些关键数据并不准确。比如其中一个数据——石花地水电站拦河坝非溢流段坝高,调查报告中的引用数据是18.8米,但水电站在运行后的几年内,为增加发电能力,曾几次加高拦河坝,实际高度约为38米。这类数据错误在调查报告中并不是孤例。因此,在证据的合法性、案件定性等各方面都遭到了被告方紫金矿业的强力抗辩。 

甚至在赔偿金额上也有不同的说法。按被告方对诉讼金额的统计,紫金矿业被提起诉讼赔偿的金额是1.92亿元。而钱排镇镇长梁志毅告诉本刊记者,政府统计的灾民诉讼金额是3.42个亿。这些自相矛盾之处,让被告方质疑诉讼的公正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