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勒夫的美丽足球

2012-06-20 12:30 作者:左勒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5期
35岁的时候拿着1.5万马克的月薪,在球队夺冠后以剃光头的方式来庆祝,如今他52岁,年薪250万欧元,全世界都认识了他的白衬衫和简洁美妙的战术。如今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练之一。 勒夫说:“足球实际上是一项娱乐性的行业,球员们在其中一直扮演着喧哗的、怪诞的和亮闪闪的角色,所以现在人们会抱怨我,说我看起来实在太平凡了。”

1979年的约阿希姆·勒夫又瘦又高,喜欢喇叭裤和花衬衫,胡子拉碴,左耳还打了耳洞。这一年他19岁,在乙级球队弗赖堡已经坐稳了主力前锋的位置,被认为是南巴登地区最有足球天赋的年轻人。和如今在人前呈现出的淡定气质不同,那时候他急于走出家乡的黑森林来到慕尼黑或者斯图加特这样的花花世界闯荡一番。10月10日,当年任德国U21国家队主教练的福格茨首次将他选入队中,队友包括马特乌斯、沃勒尔、利特巴尔斯基和后来成为皇马主帅的舒斯特尔。1979年和1980年的上半年,勒夫过得都不错,他在福格茨手下和未来巨星们踢了4场比赛,也收到了包括拜仁慕尼黑在内的数份邀请函并最终以50万马克的身价加盟了劲旅斯图加特。直到新赛季德甲联赛开赛前4天,他的球队在热身赛里对阵利物浦。当时勒夫在禁区内寻找机会,在抢球的时候和对方门将雷·克莱门斯重重地撞到一起。雷·克莱门斯是利物浦队的传奇人物之一,他不会记得这场友谊赛,那一年他和他的球队获得了慈善盾杯的冠军,次年又拿下了欧洲优胜者杯,但勒夫的命运却因这一撞完全改变,他还没有踢上德甲就胫骨骨折,在医院躺了4个星期,打了8个星期的石膏,到赛季结束,他总共才上场4次,而且他发现自己跑得没法像过去那么快了。总的来说,前锋勒夫还没有绽放就凋谢了。他从马特乌斯和利特巴尔斯基的视野中淡出,和他们的下一次近距离接触要到20年后。

勒夫后来回忆说,这次受伤是他教练生涯的一个重要伏笔,他不得不比以前更加注重抬头观察而不是闷头带球。他在斯图加特踢球的日子很快就到头了,接着在法兰克福和卡尔斯鲁厄,最后他回到了家乡球队、德乙的弗赖堡踢完了第九个赛季,总共为弗赖堡打进了81个进球。1988~1989赛季,他踢进了第80和第81个,都是点球。但29岁的他已经再也不能在运动战中进球了,甚至在训练中都感到体力不支,他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比如去紧邻家乡的足球小国瑞士碰碰运气。勒夫和他的千万同乡被德国其他地区的人有些揶揄地称为“施瓦本人”,说他们不可救药地勤奋、节俭和爱干净,这些也是瑞士人的特点,而且施瓦本方言和瑞士德语一样,一般德国人听不懂,他们自己却乐在其中,好了,就去瑞士。1992年,勒夫在那里拿到了第一份教练证书。他在沙夫豪森队又踢中场又当助理教练,当时的主教练名叫弗林格,只比他大3岁。弗林格后来对《图片报》说,勒夫一开始根本没什么主意,他在德国学到的那些经验几乎完全不适用,德国球队强调在场上盯人防守,同时还有个自由人位置,而瑞士人更强调组织、位置和区域防守,这些理念奠定了未来勒夫成功的基础。3年后,弗林格到德甲的斯图加特当教练,把副手勒夫带回了德国。这一年,35岁的球员勒夫正式退役了,他离开了只有2500人口的小镇,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来到了斯图加特的训练基地。

勒夫的美丽足球

一年后弗林格被聘为瑞士国家队主教练,菜鸟教练勒夫则得到了斯图加特主教练的职位,你可以想见当时德国足球界对他的不屑,直到他带领球队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取得成功之后,这种怀疑依然存在。德国最重要的足球杂志之一《11个朋友》还是会对他提出这样的问题:“你是在瑞士学习的教练课程,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在德国足球界是一个局外人?”勒夫对这段经历轻描淡写,但他执教斯图加特这段经历的开头并不容易。当时这支队伍不缺少球星,埃尔伯、博比奇和巴拉科夫组成的前场铁三角具有很强的攻击力,却只在1995~1996赛季拿了第十名,弗林格在赛季开始前甩手离开,留给勒夫的时间并不多。虽然他执教的球队在赛季初一直赢球,但《图片报》和《踢球者》这样的媒体给他的评语仅仅是“好脾气的勒夫先生”,他从不斥责队员,也不爱出风头。人们不觉得他的胜利有什么了不起,就像柏林爱乐乐团不用指挥一样能演得很好。“刚开始那会儿我的确挺困扰的……人们拿‘可爱’、‘和善’、‘天真’这些词来形容我。但我在做事时可是毫不妥协的。”事实上要让这些大牌球员团结并不容易,勒夫友好、细致,他的专业素养和悉心传授使球队信服。博比奇回忆说:“教练观察到了我们的优势,并向每个人说明,他同时也给了我们一定程度的自由。”他正式执教的第一个赛季,斯图加特虽然没有在联赛中超越拜仁慕尼黑和勒沃库森,但也在德国杯决赛里击败科特布斯夺得冠军。同时他的球队还在欧洲优胜者杯里打进决赛,只以0比1输给了切尔西。当时切尔西队里拥有佐拉、马克·休斯、佩特雷斯库和如今的切尔西教练迪马特奥,主教练是古力特。不管怎么说,勒夫以另一个身份重返斯图加特的计划成功了,这里的球迷记住了他,他的前途看起来一片光明。可是斯图加特又一次和他开了玩笑,次年他就因为和老板不和被炒了鱿鱼,后来去过费内巴切、奥地利蒂罗尔和维也纳,2001年他带领蒂罗尔获得奥地利联赛冠军,但这个俱乐部第二年就破产了。此后勒夫再也没有带领任何球队拿过冠军。《11个朋友》问他:“如果2004年克林斯曼没有邀请你和他一起执教国家队,你现在会在哪里?”勒夫老实地说:“可能在莱奥本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吧。”莱奥本位于奥地利中部,这个矿业小城只有2.5万人。

2000年,被一支土耳其球队解雇的勒夫出现在科隆东南部的一个叫亨内夫(Hennef)的小镇上。在这里他再次见到了自己青年时代的队友马特乌斯和利特巴尔斯基,他们都是来这里参加德国足协创办的一个特别教练培训班的。课程创办人福格茨说,他希望借此把德国足球史上的一些功勋球员留在德国,萨默尔(曾夺得1996年欧洲杯冠军,时任队长,现任德国国家队技术总监)、科普克(1996年欧洲杯冠军,任守门员)、布赫瓦尔德(1990年世界杯冠军,中后卫)甚至勒夫以前的手下巴拉科夫也参加了这个课程。在教练这门学问上,勒夫比他的这些同学都要熟悉得多,他只是来这里补领一张德国足协认可的教练执照。240个学时后他写完了论文,带走了这张纸,他的论文题目是《区域进攻战术的各种可能》,像是如今德国队战术推演的一颗种子。这个训练班上最杰出的学生是勒夫和克林斯曼,其他的学生至今也从未获得像执教德国队这样的机会,而克林斯曼对勒夫的信任也是从那个时候就建立了,这个踢球时代默默无闻的球员向世界冠军前锋讲解了什么是链式防守和四后卫战术,克林斯曼被震撼了——这些是他自踏入职业足球界以来听到过的最清晰的讲解。培训班结束后大家各奔东西。这一年,德国队在欧洲杯上惨败,连小组出线权都没获得。尽管2002年德国队在日韩世界杯上获得亚军,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德国足球的冬天来了。沃勒尔在2004年兵败欧洲杯后辞职,德国足协当然愿意邀请名帅希斯菲尔德,可后者拒绝了,除了克林斯曼,没人愿意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于是新手克林斯曼回到德国,他需要一个助手,这个人就是曾经那个脑子无比清晰却又低调的同学勒夫。于是我们的主人公一下子从奥地利中部联赛来到了一支三夺世界杯的球队。感谢克林斯曼。勒夫后来回忆说:“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天降大运。2000年我和克林斯曼一起完成了教练课程,并且我相信,是我在课程中的表现说服了他。”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